Skip to content

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

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笛中闻折柳,春色未曾看。
——唐·李白

五月行将近,三年客未回。梦成千里去,酒醒百忧来。
——唐·卢殷

悄悄月出树,东南若微霜。愁人不成寐,五月夜亦长。
——曹邺

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
——唐·白居易


今天,RFA发布独家消息,“五月花”在泰国被移送移民拘留中心,接受移民监禁,后续将进行驱逐出境听证。

具体情况我就不重复了,能读到文章的人就自行阅读。我从前针对“难民叙事”的几篇文章汇编如下,方便查询:

2018:《事工哲学(7)|为羊舍命,还是为狼舍命?》

2019:《“宗教难民”》

2021:《毫无意义的“五月花号”》

2022/02:《历史的另一条线索》

2022/09:《在家教育(9)|“五月花”的误解》

《在家教育(10)|以教育为理由的“难民”叙事》

关于今天的突发事件,我很难过,有点堵。事态还在发展之中,也不好说太多,为他们祷告,付出更多的同情,或者是更好的方法吧。

关于RFA的文章,今天简单地评论了几个字,略加修改后放在这里,说明我在忧伤祷告之余的态度:

這篇文章倒是可以說說,如何把一場結局在行动之时已经註定的事件寫出悲劇感,如何把一個自杀式带领会众进入当下困境的牧師寫成“不会自杀”的英雄,如何把整個教會的責任推給一位“软弱的”個體成員,……

言止于此。希望他们somehow,可以平安得救。唉,就是少年人也要疲乏困倦;强壮的也必全然跌倒。但那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