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ebruary 2023

还债式译书:《赋予生命的领导力》

拖了2年,《赋予生命的领导力》总算翻译完成,拿出了初稿——“翻译会迟到,但总会到来”。这书本来是为了做“领导力工作坊”的教材,用于我的“HHW-MMC-LGL”工作坊计划,但因为一直没有翻译出来,所以“领导力工作坊”一直没有做出来,而“释经讲道工作坊”(HHW)都已经做到第5期了,MMC去年也做过一期,书也已经在微读书城上了档。岁月无情,华发早生……

aged buildings in shallow water of tropical shore

职业伦理可以产生独立人格吗?

神学的底层逻辑出错,“人论”当然就错了。但律师的底层逻辑出错,倒还真不好说“整个案件就错了”——或者事实就错了。至于律师的底层逻辑是最大限度为当事人争取利益,还是最大程度满足当事人提出的要求,还是提供法律服务,或者是质疑公权力……我不是律师,倒是不知道如何是好。最近几天在哀悼的过程之中,心绪不佳,发散思维,不想收敛。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