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闲征雅令穷经史,待取无云有月天(2022年如何避坑“名牧张胆”)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7 分钟

简单总结2022年。有些事工不能展开说,就像我一向坚持不发表“讲道稿”,尤其不发表那些用字母“代表”属灵黑话的二阶黑话形式的讲道或“灵修”。我的理由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柄。好吧,还是给个复杂代号总结一下,H2O不能谈,wireguard不能谈……嗯,许多事情都不能云总结,因为我不是“名牧张胆”,只能“待取无云有月天”。

唯一可谈的,大概是文字事工。2022年在eddyemma.com上一共发表了175篇文章,几乎是几年以来的历史新低——没有生活,就没有写作,大概说的就是这样的情况。时间都放在抢菜和排队核酸上,或者安慰无法外出的孩子们。作效率大约下降40%,但也并不奇怪。写作也很慢,留在草稿箱里无法完成的文章比例大大提高,两三天写完(而不是一蹴而就)的文章越来越多。主要的两个系列,一个是讨论在家教育,另一个是讨论翻译技术。获得的评语包括“能写点政治正确吗?”,“Eddy牧师似乎暴躁”,“Eddy我知道,观点偏极端”,同时也送出若干“你是对的”。最引人五味杂陈的是那篇“神学翻译有多烂”,看起来触动了“多烂兴教”的老梗,常常有人会用留言打上门来。只有苦笑地说,您是对的。

时间似乎过得缓慢,信息的输入大多重复无效,不提也罢。知识的更新也零碎缓慢,直到发现了张卜天以后,才开始很碎片地阅读“现代性的神学起源”。一年之中,似乎无什么可说的,也不能总是盯着几件事,让屠龙少年渐渐变成了恶龙。偶尔低入尘埃,但也不好意思总是降维打击。

一年几乎无法旅行,无法去别的城市访问,更加谈不上出国。“润学”甚嚣尘上之日,也是多少耿耿于怀之时。留下的大把时间都用来课子或翻译了。

这一年整理和翻译了不少书籍,交给橄榄华宣、橡树、研经工具网站、八福与微读书城出版,或者交付CIU教育项目作为教材。编辑校对出版的书籍包括《事工倍增循环》,《平衡的讲道》,《世界观传福音》,《职场门训101》,沃尔特•马歇尔的《成圣福音的奥秘》,《求主教导我们祷告》,《古代近东文献选读》,《透视保罗》(Thinking Through Paul),《ACSI圣经课程Pre-k to G6》,《创伤医治》(11-16课),《以基督为中心的幼儿灵性发展方法》,《救赎科学》,《广西宣教史》,John Piper《神的护理》, 《金苹果》等15本,都是我逐字在MemoQ上校对编辑过的。手中还没有校对编辑完成的有《The New Testament in Antiquity》,《赐予生命的领导力》,《圣经女性形成史》,《属灵生命手册》等。这其中涉及不少译者,有些书籍也是好几年之前翻译的。

今年在编辑上花费了大量的时间,我自己翻译的文字不是太多。合作了几个新译者,仔仔细细地修改文字,并择其要点总结他们在句法、理解、术语、成语等方面可能提高的地方。我自己翻译的主要精力都放在注释书上了,2022年完成了霍纳的《以弗所书注释》,希尔伯特的《彼得前书注释》(2-5章)。但出版社催促的书籍,往往特别补译一些部分。比如《广西宣教史》,有些图片和表格要翻译,附录和结语部分要翻译,但这个项目已经完成3年多了,再寻找当时的译者来做这事有些破碎,所以还是我自己停下手中的翻译,花费了好几个工作日来完成余下的工作。类似的项目还有《救赎科学》的部分章节,《透视保罗》的结语和附录,“ACSI”的目录和内容摘要的翻译等等。

因为临时编辑校对图书花费时间的地方太多,如果译者有些技术上的短板需要纠正,更加耗费时间;也因为今年疫情之下意外频发,大家的工作效率都下降得厉害,所以年终还要道歉,众筹的两本书(2/3)还没有做完,2023年暂时不做自选新书,先还旧账了。


2022年做了三次讲座,分别讨论和合本自我关顾属灵虐待。做了一个《救赎科学》的读书会,年初完成了“释经讲道工作坊”第4期,现在正在做第5期。上了一门讲道学的课程(是了,分数还没给学生)。在5个教会里讲道大概25-30次,工作量比起从前一年40到50周讲道,是大大轻省了。

在家教育又推进了一年,孩子们都在慢慢长大,消耗的时间、资源和精力也日渐增长。这一年经济毫无起色,但从岁首到岁末神的恩典都够用。在许多朋友的支持之下,圣诞节那一天正好收支平衡(感谢加略山的圣诞特别礼物)。

跨文翻译在2022年的各个项目大概部分支持了5位译者的工作吧,作为一个独立探索的Business As Mission事工,在创造工作机会上多少有一点贡献吧。

无法一一提名地特别感谢鱼饼爸,加略山,Foxiang,顺子,秀丽姐,晓天,悬壶杏林,美蜗,Jennifer,汝平,柯阿姨等朋友的支持,以及通过公众号结识的许多朋友对这些政治不正确的“暴躁”“极端”文字的留言和赞赏。每年的年终财务报告,都是在感恩和惊奇之中为了每一点支持而祷告感谢的日子——因为你们的赞赏和支持,许多乐于免费阅读“盗版”基督教书籍的基督徒们可以阅读跨文翻译参与、许多主内翻译机构贡献的低廉或免费正版阅读。关于这事的讨论,见“译者寻找恩格斯”以及2-98原则。

特别感谢虹莹和汉锋分别将他们在武汉和广州的微信公众号租借给我,“Reach2O”作为广州租界,“跨文Kuawen”作为汉口租界,都是帝国主义不平等条约的受惠人。微信上的文章一般会附上广告,因为我“需要”支付租界费用。

出品:Eddy@kuawentrans.com;eddyemma.com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或者https://paypay.me/eddyemma

2023年不做公开展望,唯一的希望是“济州岛五月花”可以顺利从泰国去到美国,在德州或弗州安顿下来。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