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神学翻译杂谈(43)|新手诊断

worms eye view of concrete building

大多数时候,新译者结句都比较长。比如:

He knew all too well that Scripture can be interpreted to bolster the interests of virtually anyone, and he seems to have imagined a legitimate reading of Scripture among Jesus-followers that emerges from a prior and continuing transformation of the Spirit.

他非常清楚地知道圣经会被错误诠释来满足任何人的利益,因此他似乎想在基督徒中间提出一种合法阅读旧约的规则,这规则来自圣灵预先存在并持续进行的转化工作。

他非常清楚地知道圣经可能被人错误诠释,以满足人的私利,因此他似乎想依托圣灵之前所作、并且持续进行的生命更新工作,在基督徒中间提出一种合乎规范的解经。

这句话的翻译,在编辑的时候,调整了几处。1)can be的语气弱化,从“会被”调整为“可能会”;2)缩短“来满足任何人的利益”;3)a prior and continuing transformation of the Spirit,“先存”不太明确,动感不足。调整为“圣灵之前所作、并且持续进行的生命更新工作”;4)调整语序,把重复的“这规则”去掉,把状语提前。


译者往往会把英语的后置定语、状语按照原文语序笨拙地翻译出来,但在处理类似带有前置词的冗长状语时,后置的翻译一般不太容易处理,可以考虑提前。比如:

Ethos is more about the atmosphere that operates within a group, informing the character of its corporate life, from which ethical decisions are made.

而道德气质是更多在一个群体的气氛中发挥作用,塑造这个群体共同生活的特点,而人们在此氛围中做出道德决定。

而道德风气更偏重群体氛围,旨在塑造共同体生活特质,帮助人们在此氛围中做出具体道德决定。

在定语从句中,带有前置词的定语从句是新译者的难点,在我合作的译者中几乎没有例外。在翻译的时候,大概需要一点自由度和创意,这是一开始翻译的时候拘谨的译者不太容易把握的地方。修改的句子里增加了一个动词,将定语从句变成了比较容易阅读的形式。


成语翻译。“危险”没有必要翻译。

Although Paul frequently embedded Scripture within his discourse, he well knew that being immersed in Scripture does not necessarily guard against the dangers of unwisely interpreting and applying Scripture to the lives of Christians.

虽然保罗频繁地在他的讲论中引用旧约,但他深知沉浸在旧约经文中并不一定能使人免于不明智地诠释旧约并将其错用在基督徒生活上的危险。

虽然保罗频繁地在他的讲论中引用旧约,但他深知,单纯地沉浸在旧约经文中并不一定能使人免于不明智地诠释旧约,或者将其错用在基督徒生活上。


句式零散。太多的“并”字,并不能很好地黏合句子。

“Of course Paul knows that ‘seed’ [in Gal 3:16] is a collective noun, but it was necessary for him first to break down the old collectivity of race in order to establish the new collectivity which is coming into being, in an inconceivable unity, with and in Christ.

“保罗当然知道加拉太书3:16提到的‘后裔’是一个集体名词,但是他必须要先拆毁那个旧的以民族为本的集体,好建立起那个正在成形的新集体,这新集体是同着基督,并在基督里成形,并有令人不可思议的合一性。

“保罗当然知道加拉太书 3:16提到的‘后裔’是一个集体名词,但是他必须要先拆毁那个旧的以民族为本的集体,以便建立起一个正在成形的新集体——这新集体令人不可思议与基督合一、同在,并在基督里成为一体。


英语的句子只会有一个主语,但主语可能是一个难以处理的名词从句。

For instance, when he cites Hab 2:4 in Rom 1:17 as a means to introduce his gospel, is the “informed reader” to appreciate the scriptural context in which the claim “the righteous will live by faith” is embedded?

例如他在罗马书1:17引用哈巴谷书2:4来引介他所传的福音,当保罗从这引文来支撑他对“义人必因信得生”的宣称,“熟悉旧约的读者”会认同这引文的上下文是合适的吗?

例如他在罗马书 1:17中引用了哈巴谷书 2:4,以介绍他自己所传的福音。当保罗用这句引文来支撑他对“义人必因信得生”的宣告时,“熟悉旧约的读者”会认同这引文的上下文是合适的吗?


成语的翻译。大多数时候,不应该直译英语中的成语。

At times Paul expects his audience to understand his use of a scriptural quotation with the fuller scriptural context resonating in their ears.

有时,保罗希望他的听众能够理解他对旧约引文的使用,并在他们耳中唤起更完整的经文语境。

有时,保罗希望他的听众能够理解他对旧约引文的使用,并联想到经文更完整的语境。


太多定语。这些定语之间最好用顿号标识。但更好的方式,是调整表述。

If the “oracles of God” have been entrusted to the ethnic people of Israel (Rom 3:2), can Scripture rightly be applied to audiences of predominantly Gentile Jesus-followers who feed on it to inform their lives and understanding?

如果“上帝的圣言”交托给了以色列这个族群(罗马书3:2),那么旧约圣经可以被正确地应用到以外邦人为主的,以旧约为属灵的粮食,并由其来指导他们的生活和认识的基督徒身上吗?

如果“上帝的圣言”交托给了以色列这个族群(罗 3:2),那么旧约圣经是否可以被正确地应用到以外邦人为主的基督徒群体之中,帮助他们以旧约为属灵的粮食,指导他们的生活和认识?


“被”、“让”、“使”等被动句式,若有可能,应考虑调整为主动。

Even if righteousness does not come through observing the stipulations of the law, Paul nonetheless thought it wholly appropriate for Jesus-groups to learn about their relationship with God by immersing themselves in the scriptural stories about God’s relationship with Israel.

即使基督徒的义并非来自遵守律法的规条,保罗也仍然认为让耶稣团体透过沉浸在旧约中上帝与以色列之关系的故事来认识他们与上帝的关系,乃是完全合宜的。

即使基督徒的义并非来自遵守律法的规条,保罗仍然认为他可以利用旧约中神与以色列建立圣约关系的故事,帮助耶稣团体认识他们自己与神的关系。

另一例。

As one whose gospel advocated “freedom” from nonessentials (Torah observance) and from the cosmic power that translates into chaotic self-interestedness, Paul’s choice of verb in the phrase “enslave yourselves to one another humbly in love” was no doubt as intentional as it was ironic.

作为一个主张福音是使人从像遵守妥拉这样并非核心之事,以及从体现在混乱的利己主义的宇宙性权势中“得自由”的人,保罗在“让你们在爱中谦卑地成为彼此的奴仆”这短句中选择的动词,无疑是有意为之,因为这有讽刺的效果。

作为一个宣讲“自由”的福音的宣教士,要使人从那些不要紧的规条(比如遵守妥拉)中释放出来,又脱离宇宙性权势所造成的混乱利己主义,保罗在“让你们在爱中谦卑地成为彼此的奴仆”这短句中选择的动词,无疑是有意为之,因为它带有强烈的讽刺效果。


最近在校对Mr. Nick Wu翻译的文本。他翻译得很好,对原文的理解和神学概念的把握都相当精确。我希望可以帮助他打磨一下译文,使得他的翻译更有光彩。

另一方面,顺便介绍一下我对高水平编辑的期待。我录制了几段校对编辑的视频,放在了youtube上。如果您对神学翻译感兴趣,也有不差钱的“梯子”,可以看看我的编辑过程。这个系列叫“神学翻译和校对实录”。当然,如果您愿意订阅我的频道,也是一件好事。据说有了1k订阅用户就可以广告分成了,但我是不会期待这样的事情发生的——也许直接请大家支持还容易一点。按照我的判断,神学翻译大概是5%的教会和基督徒奉献,让余下的95%白白地阅读,甚至盗版翻印,录制成为音频,或者收集在自己的移动硬盘上。另一方面,看现在的神学译著产出和质量,也许一线的神学译者人数还不到500人也未可知。

对了,订阅地址(又称为“抓手”或者“handler”)是https://www.youtube.com/@kuawentrans,很容易记忆。上面还有释经讲道工作坊,教育学讲座等几个系列,都是难得拿到微信上去的原生态视频。

通过这些视频,可以看到我实际校对编辑的速度。一个译者要活下来,最重要的就是在保持良好质量的前提下,尽可能提到自己的速度。以上的例子并非深思熟虑,往往是读到译文的第一反应。大家听我嘴上念念叨叨,可以知道我的心里活动。我给出的编辑不一定是最佳方案,许多翻译都可以进一步斟酌。但我相信,这是所谓“足够好”的方案——和我预备讲道的态度一样。


2 thoughts on “神学翻译杂谈(43)|新手诊断”

  1. 津轻海峡

    非常好的翻译讨论。感谢。以下是我的参与。

    【成语的翻译。大多数时候,不应该直译英语中的成语。】

    我的见解跟你的正相反。

    我认为,翻译的宗旨就是应当把外来的说法引入汉语(目的语)。实际上,汉语圣经的很多很多、多到数不胜数的说法都是通过直译引入外来的说法。这样的翻译丰富了母语是汉语的人的思想和语言(语言和思想其实本来就是一回事)。因此,我认为并强烈主张(而且有机会就要站在房顶上大喊大叫):在大多数时候,合格的翻译应该而且也必须竭尽全力直译,除非直译会导致可以预见的明显的误解、误导或困扰。

    以阁下的举例为例:

    ——At times Paul expects his audience to understand his use of a scriptural quotation with the fuller scriptural context resonating in their ears.

    假如尽力、竭力直译,可以把这句话翻译成:

    ——有时候,保罗预期他的听众会明白他所运用的圣经引文,因为有更完整的圣经上下文一直在他们耳中迴想。

    毫无疑问,以上的直译比不直译(包括阁下避免直译的翻译【有时,保罗希望他的听众能够理解他对旧约引文的使用,并联想到经文更完整的语境。】)要来得更生动,更有力,更精准,更有趣,更耐咀嚼。

    是的,我在这里就是斩钉截铁地把话说得这么绝对:毫无疑问。因为我说这话时信心超强大,因为我的论据来自圣经,圣经的翻译给我们提供了数不胜数的先例,榜样,见证,证明,模板,启示,教诲。

    的的确确,毫无疑问。我想,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假如没有比比皆是的、译者竭尽全力的直译,我们就不会有今天我们所能看到的圣经,我们的现代汉语就要贫瘠得多,贫瘠得可怕。这是我本人阅读圣经的一点心得。

    顺便说一句,阁下所批评的翻译【有时,保罗希望他的听众能够理解他对旧约引文的使用,并在他们耳中唤起更完整的经文语境】,我也认为翻译得不好,翻译得有错误。

    但在我看来很明显的是,其不好或错误不是来自直译,而是来自译者对原文语句和词语的理解不到位,因为译者理解不够到位,所以译者就要动用脑补来填补真空,结果就脑补出差错来。

    具体地说就是,原文并没有说【在他们耳中唤起…】。这种说法是来自译者的错误的脑补。其错误来自译者显然染上了中国翻译界的恶习,这就是动辄试图以脑补来闪烁其词,蒙混过关。

    这种以蒙混过关为能耐的恶习或心态是当今中国翻译的严重的流行病,神学翻译也不能免俗。

    既然是讨论神学翻译,我想,我说话直率也无可厚非。我要在这里直率地说,阁下给人纠错的翻译也有明显的错误——【有时,保罗希望他的听众能够理解他对旧约引文的使用,并联想到经文更完整的语境】。

    请注意,原文并没有说【联想】。在翻译里写出原文作者没说的话总是非常危险的。万分危险,因此需要万分小心,十万分小心,不到万万不得已不能随便写。

    此外,expect在阁下提出来讨论的这句话当中的意思大概不是希望,而是【预设/预期】。这就像是我们说,“疫情清零政策在一开始是有效的。但强硬坚持三年,不管不问情况变化,不管不问该政策造成的严重次生灾难,就是一种既无比可笑又无比残酷的守株待兔了。”我们在说这话的时候,不是期望我们的听众能够理解守株待兔这一成语,而是预期他们能够理解。

    只有我们事先知道他们能理解,我们才能说这话,我们说这话才有意义,才有力量,才有效果。这就是预期。这就是说话有针对性,就是有的放矢。这既是保罗传道的要诀,也是任何人有效地从事任何教学活动的要诀。这是我读圣经的又一个心得。

    1. 津轻海峡

      上文里有一个由拼音打字而来的错别字。【迴想】应为“迴响”。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