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事工哲学(138)|留在知识生产的现场——降维打击与低端护教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5 分钟

最近生活显著地慢了下来,核酸和防疫占据的时间和关切越来越重。

2018年之后,因为国门关闭,许多事工都抛荒了,在宣教的版图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触目惊心的空洞。2022年突然流行起“润学”,眼目所及,这次是更多的城市教会抛荒。

这时候不是弘扬主旋律或者讨论大局的时候,而是每个原子家庭去留之间的道德选择与困境。

若有可能,我是希望尽量能留下来。虽然生活多有不便之处,事工上也处处制肘,但留在现场,总是好过在远远的地方观望。朋霍费尔的道德选择(对了,中文维基百科上的朋霍费尔词条缺少太多信息,我得找时间补充一下):

I have come to the conclusion that I made a mistake in coming to America. I must live through this difficult period in our national history with the people of Germany. I will have no right to participate in the reconstruction of Christian life in Germany after the war if I do not share the trials of this time with my people … Christians in Germany will have to face the terrible alternative of either willing the defeat of their nation in order that Christian civilization may survive or willing the victory of their nation and thereby destroying civilization. I know which of these alternatives I must choose but I cannot make that choice from security. (我渐渐相信,来美国是一个错误。在我们国家历史上至为困难的时期,我必须与德国人民生活在一起。如果我没有与我的人民一起度过试炼的时期,战后德国基督教生活的重建,我将无权参与……德国的基督徒面临着可怕的抉择,要么盼望自己的国家失败换来基督教文明的幸存,那么盼望自己的国家得胜,但坐视文明的毁灭。我知道我必须做出的选择,但我不能只顾及自己的安全。)

不过,大约从去年开始,我慢慢开始放慢事工的节奏,或者说延长事工效果的评估周期。最后,我发现自己已经在某些场合说,有些事工成果可能需要下一代人来衡量了(不是一周,不是一个月,不是一年……)。至少对于某些不可控的因素而言,我们这一代未必能看得到上帝之手动工加以改变。

实际上,我们甚至连朋霍费尔的选择也没有了。他可以选择站在胜利的一方,为了挽救他珍惜的文明而付出生命,而希特勒只是比他多坚持了21天而已。而我想要看到的事工成效,比如在家教育,会持续20年吧……

我使用“留在知识生产现场”,更多是希望那些学习了先进工具和方法论的神学硕士们和博士们能够擅用他们的方法论,生产一点有用的现场知识出来——无论是在时间上,还是在地理上,我们都需要尽量靠近现场,哪怕这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这里不是神学思潮的代理人战争试验田。


去掉术语含义的Incarnation的意思并不只是“道成肉身”,而是进入现场,“诚然担当”和“背负”(赛 53)。我更喜欢用“降维打击”这个意义更复杂术语。降生在马槽里无疑是一种“降维”,而婴孩的到来无疑对历史进程的一种“沉重打击”,甚至完全改变了整个历史。于我而言,Incarnation就是停留在这里,唠叨几句常识而已。

我很少在公众号上严肃地回应留言。近来增加了不少新读者,也许值得再说一次我使用微信的原则。

  • 朋友圈是针对私人朋友的。我会很自由地分享意见和感想。如果您加我的原因是真的希望成为朋友,请尽量包涵我的胡言乱语,或者设置隐私屏蔽。我不太喜欢“加个好友,防止失联”这种关系。但我也不好意思加上以后再删好友,现存的朋友圈暂且就是这样吧。但我鼓励您在好友列表上删除我,使得我的“维度”不至于降得那么低。
  • 微信群是为了交换信息。我很少发言,也几乎不做价值评论。我也不喜欢阅读脱离群聊共识的“灵修、感悟、短视频分享或者任何云牧养的企图”。我鼓励写作,但总是希望看到更综合而非更加碎片化的写作。
  • 一对一聊天我不大热心。如果有什么要紧事情,还是面对面或者直接电话(视频)联系为好。

昨天有人私信问我“这个公众号(Reach2O是做什么的”)?等我有时间要回答的时候,这人已经取关了,所以无法回复。但我大概也无法回复“是什么”的问题,只能用一些否定性陈述来界定,但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个公众号不是主内公众号。我不会刻意发表灵修、预言、讲道、教导、查经、赞美诗、(术语意义上的)见证、圣经辅导、护教(但我有一个“低端护教”标签)、书评之类,所以我不是一个典型的“主内公号”。

我觉得,“降维打击”和“低端护教”这两个词都是“Incarnation”的同义词,大概也是最能代表我租借的两个公众号的特征。所以,Reach2O = “He reaches to others from high”, Kuawen = “He crosses cultural barrier to communicate …”.


出品:Eddy@kuawentrans.com;eddyemma.com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或者https://paypay.me/eddyemma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