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November 2022

low light photography of brown window blinds

神学翻译杂谈(42)|神学译者的素养与心理

明年希望恢复神学翻译研讨会,有感兴趣的译者可以报名了。好吧,我也来强调一下,这可能是免费-公开的研讨会(嗯,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讲座要特别声明自己是免费公开讲座,难道讲座不应该默认全是免费公开吗?),但需要自带投名状——你的英汉对照译文,供大家讨论和批评。

wooden table and chair in room

在家教育(16)|教育心理学

由于幼童在前运算阶段的认知局限性,移情或理解他人的想法尚未完全出现。孩子看似同理心的行为,可能是因他或她自己过去的经历对刺激的习得反应,从这个意义上说,也是以自我为中心的。

german text on pieces of paper

神学翻译杂谈(41)|静默中的杂念

有的时候,技术细节上的失误无损整体的贡献,有的时候,精致的翻译也不能构成真正有价值的知识。

事工哲学(138)|留在知识生产的现场——降维打击与低端护教

我觉得,“降维打击”和“低端护教”这两个词都是“Incarnation”的同义词,大概也是最能代表我租借的两个公众号的特征。所以,Reach2O = “He reaches to others from high”, Kuawen = “He crosses cultural barrier to communicate …”.

bottle equipment factory fix

事工哲学(137)|万圣节的宣教意义(Hollowen as Mission)

按,本来不必细写。但“无法救赎的“单边”神学”似乎太隐晦了。这也是一个逐渐处境化的过程——尽量减少冒犯,渐渐地改变观念,争取更多的同意而不是对抗性思考。
我的叙事不一定是历史,所以不用和我争史实问题。我的资料来源就是维基百科,所谓下沉事工的脚手架而已。但从宣教策略上思考节日,无疑是有意义的,也是一种尽力的提拔,希望我们不至于沉得更深。

man standing beside train

不想冒犯你的悲哀

最近有个书城的库房被封了,无法发货。但很快就听说,这样的事情铺天盖地而来,或者并非个案。最近似乎没有什么值得说的好消息,唯有坚持当下、手中的小事,才能抵挡身边弥漫的抑郁情绪,安静地思考那些去国之人有些得意、有些内疚、有些不舍、有些不知所措的秋日红叶。 韩非子传道最近写了一篇《思想文士|一则让我不适的金句》。他一向写得很好,但唯有在面临被拉去酒店隔离的挣扎委屈之间,大概他才会想起这句话来,或者唯有在这样的处境之下,才有了酒壮心头志,意向胆边生的豪气,一抒胸意地写这样一段评论吧。我读了以后只是叹息而已,若干年之后,这些处境消失了,我们还会记得当年的写作动机吗?算了,不多说了。祝他在封控之中平安。 而我有点盼望天主教弥撒的“恩典注入”了。如果恩典和疫苗一样,打一针加强就可以管6个月,何必现在殚精竭虑有小心翼翼地想要在朋友圈注入一点盼望呢?一方面我不能说赞成“润学”甚至“难民润学”的得势,另一方面我又不太想冒犯许多亲爱的朋友那些悲观的情绪。事在两难,我只能想起大先生“破帽遮颜过闹市,漏船载酒泛中流”的近体古诗…… 昨天的释经讲道工作坊,讨论了约翰福音 5:35-40,自觉颇多新意。主日讲道则采用前一周分析的罗马书 5:1-11,都是为了注入盼望。这一期的释经讲道工作坊做完,要开始做新课了。或者就是新约概览-保罗书信吧。不多说了,最近要抓紧做文本编辑的工作,文债已经堆积如山。但说几句总是好些。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