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在家教育(8.5)|被猴子审判,也将被孩子审判

monkey head sketch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3 分钟

关于猴子审判的各种有趣细节,以及基要主义的兴起,请参考“Christian History (Issue 55): The Monkey Trial and the Rise of Fundamentalism”。这事说起来和在家教育运动有很大关系,和我们家确定在家教育的课纲也有很大关系,所以简单说一下。


我就是这样理解基要主义历史的。随着整个世界逐渐进入现代,某些500年前的古典神学和古典教育已经无法回应,所以有一些心中焦急的基督徒走上了基要主义。在猴子审判的惨败和公众形象受到很大损害的前景之下,他们开始走基要主义路线,提前抛弃了这个世界。(这是美国往事,实际上和我们断裂了1949之前传统的中国新兴城市基要派关系不大。)

但从教育的角度,有些州不断在推动公立学校教导创造论的议题,但没有哪一次的结果比猴子审判更好。年轻地球论、智能设计论、神导进化论都无法进入严守政教分离的美国公立学校体系。

在这个前提下,在家教育提供了一种教导年轻地球论的可能,一种防守反击,一种封闭的圈子以延缓被历史抛弃遗忘的日子到来。在家教育的家庭多了,自然也有相应的出版物配合。我见过BJU出版的精美画册,讲述各种恐龙是如何在6千年前尚与人共处,如何登上方舟,如何在洪水中失足……

我们家在确定在家教育的课纲时,我只设定了一个原则,不采用年轻地球论立场。在我看来,在家教育采用年轻地球论,无异于知识性自杀。我和一些实施在家教育的家长讨论这个问题时,曾经问他们,如果你的孩子进入(常青藤)大学之后,受到教授和同学的影响,会如何反思这段年轻地球为主题的在家教育经历?(年轻人在18-21岁时总是要自己选择一次世界观的;对于任何一个按着神的形象被造的人来说,“反叛”是青春期到成年人的应有之义。参见创世记3章和旧约每本书的第一章。)

我听过的最佳回答是,继续读BJU(或者Biola,惠顿)咯。对了,如果大家感兴趣,一定应当读一下杨腓力的新书,Where the Light Fell: A Memoir,大概就知道我在美国基要主义在家教育处境下,想要表达的是什么了。

不多说了。下周要上课了,不一定会更新。今天这算是中途岛,为了下一次讨论课纲做预备。如果大家无聊,就读我的“低端护教学系列”吧,我要说的许多话都在里面了。坦率地说,我不认为年轻地球论可以给人一种整合信仰与现代性的一致世界观。但这事真的需要家长自己来判断。盲目顺从教会里的“首席科学家”或“首席神学家”,不能说是对孩子一生负责的态度。


出品:Eddy@kuawentrans.com;eddyemma.com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或者https://paypay.me/eddyemma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