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在家教育(2)|手扶着自行车向后看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

看起来在家教育研讨会暂时做不成。打算抽时间随便聊聊在家教育的事情。【免责声明:我不是什么专家或属灵权威。我所讨论的是我自己的经验,不用于任何专业指导。任何参考这里的意见教育孩子的,请自行承担责任。】

No Looking-back, Education is muddy.

第一件事情,大约是“作为项目(而非产品)的教育”。我从前大概想过,比如“我们下一代的吗哪”,“我们下下一代的吗哪”,“我们下下一代的下一代的吗哪”之类。但这个概念值得再说说。

从国家的角度,甚至从学校的角度,教育是一种产品。Pink Floyd的MV,“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主要就谈这个问题。看看就了解了。

但对于家庭而言,教育是一个项目Project),不是为社会化大生产提供可替代劳动力的产品Product)。我觉得想清楚这个问题,是做不做在家教育的基本出发点。

现代社会的大规模生产线是很成熟的,连高考题目都有专门的团队可以来猜题,各种培训流水线一应俱全,个体家庭的教育其实很难在学术上与之竞争。

另一方面,大家普遍感觉,现在的公立教育“产品”相当失败。我自己在高等教育行业做了20多年(1991-2011),也做过一点职业培训,对此算是有些见识体会。

项目是资源限制之下的一次性“产品”。产品是重复的生产过程(process),项目是独特而不可重复的阶段(phases),对于家庭而言,意义完全不同。如果你是一位幼儿教育老师(比如蒙氏教育机构),你是在做产品,一年一年地提升产品的平均性价比;如果你家里有一个幼儿,要考虑的问题完全不一样。


简单是说,教育是一个项目,每个阶段都很重要,而且不容易返工。如果在7岁的时候没有教会特定的认知与技能,10岁的时候是无法使用7岁的教材来回炉的。每个阶段的教材、教学法和互动方式,都是跟孩子的年龄高度匹配的。

我也不认为任何过去成功的项目可以用来抄作业。人家的孩子进了常青藤,并不意味着这条路径能走通(走通就成为产品线了。而个体教育是个独立风险项目)。因此,任何教育模式,都是一种必要的冒险——直到20-30年之后,才会有机会来最终评估这个项目是否可以算得成功。同时,有些路径一旦选择了,改换为其他路径的难度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指数增加。比如,我们家的孩子一开始就打算实施英语在家教育,现在基本上不太可能进入国内的公立学校,甚至连学堂、共学之类的形式都很难转换。从各种迹象看来,个体教育都具有项目特征。


总结一下,个体教育是一个历时性项目,是一种必要的冒险。每条路都有自己的沉没成本(牺牲了其他道路),最终你的孩子会在不同的路径上展现出不同的可能性。

对于我来说,尽可能保留孩子成长的各种可能性是优先考虑因素。我不是上帝,无权剥夺孩子们太多的可能,未来的人生是他们的(或者被双重预定的)。

手扶着自行车向后看的在家教育,大概会为父母和孩子增加许多负担。

其他相关文章:

在家教育(1):关于在家教育思潮的传来与滞后,以及处境化的提醒。


出品:Eddy@kuawentrans.com;eddyemma.com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或者https://paypay.me/eddyemma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