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集体性抑郁与个体性创伤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

重庆全员核酸了。一时有点不知所措。事态发展倒是很快,回来不过3、4天而已。(今天已经出来结果,我所在的渝北区175万例核酸,一个阳性也没有……)

这时代的抑郁是不用治的,也治不好。疾病的根源大概是除不去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圣经辅导也许真的对路了。


昨天和一位有着创伤经历的朋友沟通。按着我一向的设想,总是要把人放在第一位的。照顾好自己,不逞英雄,慢慢地从打击和创伤中恢复过来,日后还有50年的事工可以慢慢地做。与压力对恃,burn-out的可能性实在太大,无论如何都得不偿失。我希望他可以照顾好自己和家人,先把手边的事情放下,到别处去休息几天。但不知道最终能否成行了。

当然,我这位朋友默默无闻,这事或许就这么过去了。但最近也有一些较为轰动的事情,哪怕曲笔,也值得略微讨论。这事在周日(8.21)早晨刷屏,晚间群像剪影(很快就被删了),第二天出来一份“误会声明”,以及北美一些曾为此而热心呼吁祷告的基督徒的失望反应:

看到這些話有些心寒……謝謝你告訴我,原來中國的……(此类事件),都是誤會而已。

肉眼可见的一道裂痕(也许这事的意义就在于创造这道裂痕),除了祷告,我暂时没有什么价值判断。现在最好不说太多,愿牵涉其中的诸位在主里平安。但整个事态的发展过程和如此走向,仍然值得我们这些暂时还有余裕关心之人(特别是不在当下处境的朋友们)深思。大概圣诞节前后,可以更清楚地看见这一系列事件所带来的影响。


出品:Eddy@kuawentrans.com;eddyemma.com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或者https://paypay.me/eddyemma

Tag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