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不用句号的写作

small pebbles on sandy beach in daylight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

看了几位基督徒的原创作品(非翻译作品)。一个印象,他们不太使用句号。大体上,他们的每一段只使用一个句号,最多两个,似乎句号用多了会造成心梗。

韩老夫子曰:句读之不知,惑之不解,或师焉,或不焉,小学而大遗,吾未见其明也。意思是说,古时候的文字没有句读,老师是有责任带着学生把标点符号搞清楚的。但这算是基本功,还不算传道受业解惑。

好吧,随手截取三个文本:

必须说明一下,我对这三篇文章的内容毫无意见。如果这是听演讲或博客,看不到文字和标点,我应该正在不断点头称是吧。但一旦诉诸文字,文意转换之处不用句号,我总是觉得一口气顺不过来。

从前有位读者对我的文章不满,留言用了5个惊叹号3个问号,但一个句号也不用。我没有心情回复她(他),就只能说,你可以使用句号吗?似乎是另一种不用句号的形态。

还有一种不好好使用句号的方式是写新体诗,只要在一句话中插入几个回车符,最好是两句话中间插入三个回车符,比如:

我的属于主的,我的

整个人都属于他。我的

一生都要跟随他……直到

永永远远

这就算是形式上的新诗了。至于诗意,那真是提都不要提,什么意象与修辞,根本不在“句号派”的考量范围之内。

或者是写旧体诗一派,按照王国维老先生的说法,“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楚之骚,汉之赋,六代之骈语,唐之诗,宋之词,元之曲,皆所谓一代之文学,而后世莫能继焉者也。” 我看来似乎确实如此,所读的旧体诗无一不是体格陈腐,想象乏味,用词油腻。

也许我们这一代(谢谢,我们是最后一代)之文学,就是不要句号的文学吧,是不是应该称为短视频文学或贯口文学。

嗯,我就不分析许多传道人的讲章了。


版权所有。

出品:kuawentrans.com;eddyemma.com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或者https://paypay.me/eddyemma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