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事工哲学(129)|释经和讲道仍然是唯一可以采取的现实步骤

green rice fields on misty mountains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

连着几天四十多度高温,仍然不得不每天出门。在轻轨上听“Ask N.T.Wright Anything”度日。我几乎只听N. T. Wright与Julie Roys,二人凡事几乎都是反着的,但加起来似乎正好满足我的属灵需要。洗碗的时候,则抽空听“Biblical Learning”的课程,作为日常的充实。唯一遗憾的是阅读量严重不够,或许是这个时期的瓶颈问题。无计可施,只能这样拖延着。


烦心的事情自然不少。教David七个基本度量,长度(米),时间(秒),光强(烛光),质量(千克),温度(开尔文),物质量(摩尔)、电流(安培)。于是想起那位刚刚去世的前首相。而513年的加尔文,自然使人联想到最近正在郁金香的那个省份……(对了,最近预备写一篇“改革宗润学”初探,计划加入加尔文,五月花,韩国济州岛五月花等伟大先驱。)

实在做不了什么,但不能采取行动的焦虑感似乎会更加强烈。最近几天精心做翻译,希望可以将手中这本书翻译完成之后,切换到下一个项目,带着孩子们去夏令营休息几天。

H2O的事情推动很慢,似乎也急不来,想起印度的同行们心里就深深地叹气。他们计划在今后3年内植堂2000家,而我这里什么也做不出来。


下面是严肃的广告。

9月初预备开一门“讲道学”线下密集课程。这是“释经讲道工作坊”之外的另一个计划。同时,水哥也开始一个主日学级别的“释经”培训

根据Emma的意见,我澄清一下。工作坊的报名不需要什么“国外安全邮箱”,QQ或三位数邮箱均可报名。也没有什么恐吓的条件,请报名的时候说明你的简单情况,服侍情况,平时是否讲道,对工作坊的期待等基本条件即可。

线下的“讲道学”这次也开放,欢迎感兴趣的(潜在)传道人(或神学生)报名。时间是9月第一周,密集课程。大量的阅读,作业和现场练习。课程免费,旅费自理。

做一点能做的事情,完成几件可以掌控进度的工作,也许是唯一可以抵抗现实焦虑的方式了。我要开始我的翻译了。


关于什么是释经式讲道,什么是对释经式讲道的“叶公好龙”式追求,我似乎有过一点讨论。”三种非释经性讲道“就是谈论这个问题。似乎资深传道人容易自己懈怠下来,一边在主日学上教导和强调”释经讲道“的重要性,甚至强调每次讲道都要以”JD为中心“——whatever, 愿意把JD理解为”讲道“,”箕斗“,”击倒“或者”教导“都行——但在实行的时候,日子久了就连基本的释经都不做,直接按照自己的”感动“讲了下去。

而听众似乎也不介意,只要”JD“符合自己的预设,并不在乎是否有释经,看见”名牧“的讲章就刷屏转发。举一个例子吧(免责申明:1)我的讨论只针对具体文本,并不是批评任何传道人或/和其卓有成效的事工2)因为这篇在我朋友圈刷屏了,所以点开看了一眼,顺手用来作为例子——just by chance):

昨日读到一篇讲章,经文是诗篇51,题目是”逃离与委身“。针对朋友圈里转发这篇讲道的朋友(特别是我的学生们)的点评如下:

如果想知道什麼不是”釋經式”講道,這是可以借鑑的。一句釋經也沒有,詩篇51就是個架子。剩下就是抖機靈和賣弄自己對金庸世界的學問。當然,這麼多人刷屏,看來是人民羣衆喜聞樂見的方式。你喜歡就好。我的學生這樣講道肯定是要被批評的。

至于语言风格的问题,我的很多朋友觉得”孕气不错“,”留守妇女“之类的言语略显轻浮,但不在我的讨论范畴之内,留给读者去感受了。


出品:Eddy@kuawentrans.com;eddyemma.com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或者https://paypay.me/eddyemma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