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贴经文

mirror with text overlay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

最近似乎微信公众号对于留言里贴经文有了一点限制。有些贴经文的留言,比如有这样一位老兄,在《低端护教学》一文下为我贴了大段经文。如图:

贴经文示意图

这只是他在这篇文章下贴出的三段经文里比较短的一段。但说实在话,我完全不知道这样贴经文有什么意思,也没看出来他/她想要表达什么意思。难道我住在哪个城市,那城就要上海化?

我也看不出来这段经文与我的文章有什么关系。

有趣的是,我按着基本的留言与回应规范,将这些胡乱无厘头的内容上了墙,但似乎腾讯AI并不太欣赏,所以不过5分钟,我选择上墙的经文就看不到了,除非我再操作一遍“取消上墙->重新上墙”,才能有片刻看见。从这一点看来,马老师有时候做起好事来,比巴兰的骡子还是更加靠谱。

好吧,既然我的小编并不热心做这事,我只好统一回复一下贴经文的朋友们,“你是对的”,“太高级了”,“敢问您是哪个教会的?”“您一定是传道人转世吧?……”


似乎2022年还有人不知道,贴经文在群聊和留言最让人厌烦的事情里排名第3,仅次于“内邦人”口吻和随意给人“定罪”/给人“属灵建议”。

我很疑惑大段贴经文的人是不是都受过田园“以经解经”训练,以为将不同的经文抽离上下文,随意放在一起,就是宇宙最强的论证手段了。但最近的文化趋势是,贴经文将成为大家最为厌烦的事情。

我很少加群,但在任何群里,我最厌烦的事情就是看到有人大段地贴经文。最近一个新的“属灵虐待医治”群,我在群里实质性的第一个发言就是提醒一位群友,“請營造一個安全的分享環境。不要貼經文,不要給建議”。

在说这句话之前,这位群友已经@另一位群友发送了一句【彼前2:24】……,并给了一个建议,大意是痛苦会过去的,我们将一天天成圣,越来越效法基督,因为我们已经在福音里有了天国的地位和名分。

我可以理解,许多人不贴经文就不知道如何对话,不用属灵大词包装,就不知道如何表达。“属灵虐待”的排毒,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反思这种话语模式,从经文严严实实、层层叠叠包装的思想中走出来,真实地表述自己的经验。没有人可以用贴经文来让自己得着医治的——但不排除有人因为贴了经文,自以为得着了真实的医治。

我的提醒也并无恶意。我多少理解,这位群友看到别人的痛苦,采用了自己认为最佳的方式来安慰人。

随后我也解释了我的想法,希望他可以慢慢地学习如何分享,如何对话,如何在分享和对话中得着医治。

事实上,群里之后的谈话氛围大为改善,大家都比较放得开,愿意分享亲身经验,而不是用经文来包装自己的感受。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的群体医治还是颇有效果。


感谢腾讯,感谢马老师,感谢微信机器人。既然留言已经按照新的“跟贴信用估值”方案进行,我可以放心地知道,日后不再有那么多贴经文的朋友来留言了。

或许这是一件好事吧。如今的微信写作已经是一种高度技巧性的表达,比如道生来留言,我不好意思回答,就会用他名字的缩写,你是DS,但你不体贴SD的意思……

当然,我是不大喜欢这样用缩写的写作方式。关于代码写作,去年父亲节我写过一篇“事工哲学(104)|代码管理”,讨论这个话题。我相信,代码写作会让基督徒的表达成为“黑话”,在破碎语言上,乃是口号、新话、语义侵占、数字型目标与低俗表述的同谋。


出品:Eddy@kuawentrans.com;eddyemma.com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或者https://paypay.me/eddyemma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