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事工哲学(127)|一个Introvert对微信朋友圈的使用

tilt shift lens photography of stone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7 分钟

我把自己定性为一个Introvert。10年前,在CIU的某个拖车屋里,依萍曾经对我说,“你并不内向,我觉得你是social型”——或许是从前被逼街头传福音的时候训练出来的面具吧。

当然,“内向”的判据是热闹一场之后,感觉兴奋还是需要安静的休息——据此看来,我是内向。


我喜欢生物、古代文物和NASA望远镜。纯粹从美学上,我就喜欢木星大红斑和土星环。

但我不喜欢微信聊天。

一对一聊天不仅对于我这样的内向者而言是一种“折磨”,而且在我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之下,相信对于对方也是一种折磨。此外,我觉得一对一的聊天实在太消耗时间。

我更不喜欢在一对一聊天的时候,在观念上直接碰撞。这种事情对于一个内向者而言,几乎是每日的噩梦。

我也不喜欢在朋友圈里和人严肃地抬杠。

早已经说过,朋友圈是我的内圈,我希望自由地发表感兴趣的内容(如果在朋友面前也端着,发些迎合的文字,似乎毫无意义)。如果我的朋友看不惯,请默默地屏蔽我。我也会屏蔽一些朋友,主要是一天发三次广告以上,推销的产品不在我消费区间的朋友;或者没有太多创见,又总是转发“低质量”网文(有时还不知道为何低质量)的朋友。


昨天看到阿甲宣布停更微信公众号,因为每篇文章都或不过24小时。下午听说我另一位好友去正教慕道去了——嗯,艾莉同学的锅……

而我在公众号、朋友圈、一对一聊天里收获了四个不同的回应。

关于“低端护教学(19)——普兰丁格”,一位老友留言说,

普兰丁格和溥伟恩这些人都没有受过地质学或生物学等领域的系统学术训练,更不是这些领域的一线科研工作者,主要靠耳食发表相关见解,而创造科学网站和中华创造科学协会网站上撰文的YEC’ers则相反。

这个论证听起来是很合理的,但比较弱。若是比较一线科研工作者的绝对数量,嗯,YEC’ers在诺贝尔奖提名者中占据的比例是”0.000%“。我一向认为,YEC不能称为科学,推广年轻地球论不能算是科研工作,勉强算是一线护教学好了。至于中文的两个创造科学网站,自然更加不科学。

朋友圈和私下聊天我就不直接引用了。一位老兄在我转发的”Bacteria bred for 2000 generations settle long-term evolution mystery“截图之后,留言希望知道这项研究是否带来了新的DNA。这是创造科学家们的常用思路:没有进化,任何有机组织的演化都只能算是”退化“。covid-19变成covid-Omicron是一种丢失关键蛋白的退化,2000代的细菌变异也是一种退化。这是一种很好的神学,罪带来退化,人类平均寿命从亚当的900岁退化到摩西80岁就开始劳苦愁烦,勉强活到120岁也进不了应许之地……

我弄不明白他是为了和我辩论还是真打算做一点研究。所以请他自己去考察原文。为了安全起见,原文在biorxiv预印本网站上,地址是”Experimental Test of the Contributions of Initial Variation and New Mutations to Adaptive Evolution in a Novel Environment“。我倒是希望创造科学家们能做一点这样的研究,证明一下细菌退化2000代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当然,最好是发表在当代顶级英文科学季刊《创造科学》上。

钰炜笑我说,”你的朋友圈有多少年轻地球论者哟?

回了他一句,你们教会的墙上挂了多久的”创造科学讲座“广告,比例就有多高。几年前,”创造科学“讲师团来重庆宣讲, 按照我的估计,37%……


昨天发了一张图片:

公元前3000年的石板。想起來就笑笑,這玩意是如何逃過發生於公元前2600年的洪水和洪水地質學的

当然,朋友圈是表示惊奇和调侃的地方。我并不打算为朋友圈的言论辩护。我昨天还发了一张关于Stepmother of Moses的图片:

摩西的養母用的化妝盒。

我也不打算为这张图辩护。

一位朋友特意来问我,可以分享一下前一张图片(泥版)的来源吗?

我想了一下,还是告诉了他。有了完整图片之后查询来源,本来是一件很容易做到的事情,也是做互联网时代做科研的基本素养吧——我用google lens查询了这张图,告诉他这是”the tablet of enkhegal“。

这件事花费了我5分钟,包括google lens,阅读一点基础文献,并在微信上留言等。

正如前面所说,这样的事情我是不太有时间做的,所以后面的问题我没有再私下回应(虽然是个很好的问题):

他国的起头是巴别、以力、亚甲(Accad)、甲尼,都在示拿地。
(创世记 10:10 和合本)
这应该是阿卡德(亚甲)文,根据圣经记载,是宁录所建立的古巴比伦国的产物,从家谱推算,宁录的国在距今不超过4600年,而根据考古研究,一般认为阿卡德文最早出现距今5500年。这是一个矛盾,张牧师你怎么看怎么解释这个矛盾?


简单地说,我目前认为这石版是3000年前的,奇迹般熬过了洪水地质学。这不是单纯的语言演化问题,还涉及考古发掘、文献、同位素测年等一系列disciplines。如果有”矛盾“,”从家谱推断“这个做法,大概是矛盾的关键。我不认为创世记1-11章的家谱是为了字面意义上给出详细的地球历史——从6000年前创世直到如今。家谱有其重要的神学意义,但拿这个数据来矛盾”the tablet of enkhegal“,我也不觉得有辩护的意义。这也涉及圣经文本的体裁,释经学等问题,我也不想讨论。

我希望看到我的朋友都开自己的公众号,将自己的观点好好地呈现出来。这才是辩护的意义所在。朋友圈是分享、友谊和调侃的地方,我从来就没在朋友圈里正经过。至于辩护的时机,我也希望按照自己的时间和安排,不希望临时而勉强地回应。如果朋友圈有冒犯之处,再次恳求大家屏蔽这位“暴躁的”张牧师。


版权所有。

出品:kuawentrans.com;eddyemma.com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