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June 15, 2022

snow field winter animal

低端护教学(19)|救赎科学读书会

在我看来,这些改革宗高级知识分子仍然是以俯就的姿态来谈论创造科学。毕竟,一个人若是已经看见了创造科学在认识论上的荒诞、知识体系上的破碎以及在辩护逻辑上的力不从心,心里总是会涌起一点悲情。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