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低端护教学(17)|不说谎会死吗?中国考古队发现假方舟!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9 分钟

按:准备“救赎科学”的读书会。看到一位朋友发表的视频,还在吹嘘中国考古队2010年在土耳其亚拉腊山顶发现方舟的消息,似乎是作为护教,似乎是作为夸耀。我问了一句,“你还信这个?”我的朋友回答说,“难道不信吗?”想想也是。还是解释一下吧。
首发的狐狸新闻,一向不太靠谱。这次新闻发得快,但很快就打脸辟谣了。这都12年前的事情,如果你作为一个基督徒,今天才知道中国考古队发现了方舟,不用说也知道,这一定是假新闻,大家都不好意思说,你才过了12年才听说。如果这是真事,早就成为从公元前20世纪到公元后20世纪最大的考古发现了,应当进入一切媒体和教科书了。不是吗?
而且,这新闻出来不到一年,我们英文世界顶级学术期刊“创造杂志”就说,A downloadable video interview with Donald Patton from the Price team gives the most definitive indications yet to confirm our long-stated view that this was almost certainly a fraud.
我一直觉得,中国的创造论者比美国的同行更加不诚实,或者信息滞后。创造论或许是很好的东西(毕竟,一个人的信念是无可厚非的),但靠着说谎和造假,是无法让人接受创造论的。做点正事吧。
看看我翻译的这些文章就知道,说谎的创造论者在别人眼中是多么可笑,几乎没有人认真对待他们,尽都是嘲笑挖苦。是呀,何苦呢?


狐狸新闻(Fox News)上气不接下气地报道说,中国研究人员发现了诺亚方舟。”土耳其的某个山顶发现了诺亚方舟?”他们呆呆地问。
没有。”懒人行动主义者(slacktivist)回答。

对此,高科耳(Gawker)做了更为详尽的说明

一群福音派人士在亚拉腊山顶发现了一些4800年前的木材。他们 “99.9%”确定这是诺亚方舟。这完全是真实的,因此它出现在福克斯新闻的 “科技 “栏目的头版上。

实际上,懒人并不只是说了”没有”两个字,他还略微解释了一句,指出:

探险队似乎发现了一个木质结构。他们听到了马蹄声,所以他们 “99.9%”肯定这是一匹斑马,或者是一只带有斑马条纹的独角兽。

配合“诺亚方舟事工”提供证据的一贯风格,他继续说道:

如果你让这些人读一读伊索《蚂蚁和蚱蜢》的故事,然后问他们这个故事意味着什么,他们会回答说,这意味着他们应该立刻为前往希腊的昆虫学探险队筹集资金,因为,我的天哪!——会说话的昆虫!”

阿特里奥斯(Atrios)感到困惑,表示自己想知道:

不是已经有15部关于《寻找诺亚方舟》的纪录片,甚至还有一部关于他们如何完全找到诺亚方舟的电影吗?对哟,他们还找到大脚怪了。

各位科学博主都对这一事件作出了可以预见的反应,其中PZ Myers对中国的创造论者声称这些木材被碳-14测定为4800年的说法进行了抨击

欧耶!现在创造论者终于愿意承认碳-14测年有效了。

你想得美!田纳西州代顿市威廉-詹宁斯-布莱恩学院的创造分类学家(baraminologist,一群知道最好不要直接拒绝进化论的创造论者)托德-C-伍德拒绝了这一发现,(Todd C. Wood, a baraminologist at William Jennings Bryan College in Dayton, TN)指出:

1. 他们声称放射性碳-14测定的木材年代是距今4800年,但方舟是用洪水前的木材建造的,这就意味着碳-14测定的年代应该要早得多。

2. 现代的 “亚拉腊山”(Agri Dagh)是一座大洪水后才出现的火山。方舟不可能降落在这座亚拉腊山,因为它在大洪水结束时并不存在。即使它真的降落在现代的亚格里达赫,它也会被大洪水以来亚拉腊山的多次喷发所摧毁。你可以在谷歌地图上观察阿格里达赫上所有的新鲜熔岩流。

3. 鉴于大洪水的幸存者离开方舟后发现世界已经被破坏,方舟将是最初十年左右的最佳木材来源。我认为,方舟极有可能被(挪亚)拆除,以便为不断增长的人口提供建筑材料,供其居住。

不管你对创造论者有何成见,他们中的一些人有着真正的批判性思维能力。但俗话说得好,垃圾进,垃圾出。伍德假设大洪水让放射性同位素发生了神奇的变化,所以洪水前的木材应该像恐龙化石或者前寒武纪化石一样,有着数百万年的表观年龄。

于是,整件事彻底崩溃了。伍德后来报道了某人的评论,并标记了某些方舟考古队,彻底否认了这个故事的真实性。他总结说,

如你们所愿。你知道,像皮尔登这样的神创论者通过造假和骗局让进化论者难堪,但坦率地说,我们的柜子里也有同样多的骷髅。Paluxy 脚印(创造论者相信,在这里可以发现人类和恐龙同时生活的脚印)、杜鲁普纳尔遗址(Durupinar site,那里曾经发现了另一个方舟)、Burdick大脚印(一个造假的圣经时代巨人脚印),等等,莫不如此。

我认为,在创造论者的数学中,三个骗局和一个骗局 “一样多”。伍德给出了一些相当好的建议(如果你编辑得当):

这里为我的读者提供一点友好建议。请不要再把钱投入到寻找诺亚方舟的无果工作中。你知道这些钱可以用来做一点真正有益的事,而不是赌博在一座不可能存在的山上找到诺亚方舟。如果你真的喜欢神创论,就投资神创论的教育或研究吧。有很多神创论科学家陷入了困境,几乎没有研究经费。看到人们在荒谬的方舟探险中被骗走成千上万的经费,我感到非常恶心。不喜欢研究?那就捐给创造博物馆吧。或者把你的钱捐给合法的传教组织,比如圣经联盟。支持你当地的慈善救济所、受虐妇女庇护所或者戒毒所。你可以用这些钱祝福做很多善事。

没有方舟。从来就没有,如果有的话,它也不会还留在亚拉腊山上。有这點精神,做一些有用的事情吧。还记得2007年,懒人行动主义者对此提出的一个观点

令人吃惊的是,有多少人被淹没在这个故事的细节中。他们去亚拉腊山寻找方舟,或者纠结于方舟水文和存储空间的细节。对立一方——那些纠结于细节,使徒证明这个故事 “真的 “是假的——同样迷失在海上。(我不得不在这里把字面意思放在引号里,因为这是他们坚持使用的词,尽管他们的意思很不明确)。

这两种按照字面意思对待这个故事的人都仿佛听不懂笑话的人一样。他们问:”什么样的酒吧?”你试图不理会他们,继续说重点,但他们一直在打断。”一只鸭子?如果你带着一只鸭子,我想你是不会被允许进入酒吧的。”

当你想讲一个真正的好笑话时,这样的人特别让人生气。当你想讲一个真正重要的故事时,他们就更让人生气了。

请欣赏这个故事。研究这个故事。如果你在故事中找到了意义,就复述这个故事并帮助其他人理解它。但是,诺亚方舟的故事与一立方肘尺到底有多长、”歌斐木 “指的是哪种木材,或者如何清理船上动物的排泄物无关。Noah’s ark is a story about the dangers of selfishness, about the importance of being good to one another, and ultimately of honoring our ancestors. It’s also about the patriarchal society of the era in which it was written down, a culture in which the sins of the father pass to the children, and in which Noah’s religious devotion could save not only himself, but his family, just as Lot’s goodness (including a willingness to offer his virgin daughters to be raped by a mob to save a guest) was sufficient to save his family.

换句话说,这是一个好故事,但也是一个有问题的故事。而有时,有问题的故事是最好的故事,因为你需要更多地思考它们,并从中得益。但在土耳其漫山遍野地寻找烂木头,偷偷搬上山去造一艘假船,嗯,这个故事不能成为你的借口。


出品:Eddy@kuawentrans.com;eddyemma.com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或者https://paypay.me/eddyemma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