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June 2022

low angle view of cat on tree

事工哲学(128)|《信任崩塌》后的脆弱互信

我就要用“云端猫”做压图。来打我呀!
宗教创伤以后不容易建立信任感。而医治几乎完全取决于如何重建信任,如何安全地叙述和整理自己的经验。另一方面,被人信任是一个很大的负担。耶稣被人用石头打过,想要把他推下山。后来他也不大肯信任人了,甚至因为别人要信他而四处流窜(Jn 2:23-25)。

entry signage

低端护教学(20)|伤不起的”基因熵“?

我的朋友说,基因熵听起来像她妈妈买的价值5000元的纳米磁化洗脚盆。
顺便说一下,DeepL把”Genetic Entropy“ is BS中的”BS“翻译为胡说八道(大概它以为这是Bullshit的缩写),我是不赞成的。BS = Biblical Science,不接受反驳。

mirror with text overlay

贴经文

我很疑惑大段贴经文的人是不是都受过田园“以经解经”训练,以为将不同的经文抽离上下文,随意放在一起,就是宇宙最强的论证手段了。但最近的文化趋势时,贴经文将成为大家最为厌烦的事情。

tilt shift lens photography of stone

事工哲学(127)|一个Introvert对微信朋友圈的使用

我希望看到我的朋友都开自己的公众号,将自己的观点好好地呈现出来。这才是辩护的意义所在。朋友圈是分享、友谊和调侃的地方,我从来就没在朋友圈里正经过。至于辩护的时机,我也希望按照自己的时间和安排,不希望临时而勉强地回应。如果朋友圈有冒犯之处,再次恳求大家屏蔽这位“暴躁的”张牧师。

snow field winter animal

低端护教学(19)|救赎科学读书会

在我看来,这些改革宗高级知识分子仍然是以俯就的姿态来谈论创造科学。毕竟,一个人若是已经看见了创造科学在认识论上的荒诞、知识体系上的破碎以及在辩护逻辑上的力不从心,心里总是会涌起一点悲情。

person taking pill

低端护教学(18)|一位奇葩传道人对“唐山”的回应及其他花边

我认为他的文章之中有很大的败笔,不值得推崇,但他没有犯以色列王扫罗那样的错误。当然,可能有人会说,这人是传道人,不应该对他要求苛刻,他不知道圣经真理,至少知道陈继儒的《小窗》,还是很有文化。他想要这样“冷血”的观点颇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味道,就让他在自己的惊人之语中“社死”好了。主说,一粒稗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

light art water space

雨天的流水账

有人会将一切的情感都投射到我的经验上来——无论是愤怒、同情还是悲伤,都似乎偏离了我的本意。我在这个事件上已经得了医治,并不需要同情。事实上,讲述本身就是我的医治,帮助更多的人认识自己的经验,就是我所得的安慰和同情。

低端护教学(17)|不说谎会死吗?中国考古队发现假方舟!

我一直觉得,中国的创造论者比美国的同行更加不诚实,或者信息滞后。创造论或许是很好的东西(毕竟,一个人的信念是无可厚非的),但靠着说谎和造假,是无法让人接受创造论的。做点正事吧。 
看看我翻译的这些文章就知道,说谎的创造论者在别人眼中是多么可笑,几乎没有人认真对待他们,尽都是嘲笑挖苦。是呀,何苦呢?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