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神学翻译杂谈(32)|古今传奇之翻译心理学

accurate action adult aim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

昨天,朋友圈里多位朋友推送一篇叫做“极端加尔文主义、理性主义和反预定论主义”(提取时间,2022年5月7日。当然,本文之后,这段话可能会有所修改……我就不截屏了,没啥意思)。

十年前,有一位博学的浸信会历史学家艾斯特普(William Estep)曾发表了一篇误导性很强的论文。我感到惊讶的原因并非因为他反对加尔文主义。反对的声音已经司空见惯了。要知道,在十六世纪,坚持加尔文主义的基督徒每个星期被杀的数目过万。如果你还没准备好面对各种攻击,千万别当加尔文主义者!让我惊讶的是许多学术界已经确认的历史事实竟然公然被忽略掉。如果他们愿意出版这类书籍,很难想象在课堂上会对学生说出什么东西来。成千上万的学生已经被这种偏颇的课程误导了,他们得到的信息就是这些,这实在令人惋惜。

这篇文章译自“Hyper-Calvinism, Rationalism, and Anti-Predestinarians”,作者是司考特·克拉克,翻译者是王一。其中的黑体和斜体强调是我所增加,不属于原文。


我读到“要知道,在十六世纪,坚持加尔文主义的基督徒每个星期被杀的数目过万如果你还没准备好面对各种攻击,千万别当加尔文主义者!”这句话时,非常诧异。我的数学不太好,但也知道16世纪一共100年,一年有52个星期——每个星期被杀数万,这得多少加尔文主义者才够呀……

钰炜说,怕是指“圣巴多罗买日前后”吧(你是对的)。

古今传奇的前资深编辑穆桑(嗯,他是我的朋友圈里第一个转这文章的)给了几个问号。

秀丽姐说,“因为没有人像你这么认真读一篇公众号文章”(我对此评论大吃一惊,因为我这要也算认真阅读,woe to those 读了标题就转文章的人)。

子玉说,“向你学习”(我疑心他是第二个转这文章的人)……


查了一下原文,是这样写的:

We’re part of a tradition in which tens of thousands were killed in one week in 1572. If you’re not ready for rejection, don’t become a Calvinist!

我对圣辅不太感兴趣,但对翻译心理学有兴趣。我认为,讨论翻译心理学,有助于培养更好的翻译。所以,在出现翻译失误的时候,我通常会分析一个译者究竟是(1)语言表达能力不好,(2)神学理解不充分,(3)最近心情或灵性有些搅扰,(4)在时间压力下技术变形。或者,(5)有意误译以安插自己的神学,也是有可能的。

先说一下”rejection“。这个词的意思是”拒绝“,不是”攻击“。把别人的拒绝视为攻击,是不好的——这样的翻译也不太好。

把”1572“翻译为十六世纪,我不评论了。把in one week翻译为”每个星期“,大概是中文表述上的技术问题。

part of tradition,意思应当是说”我们只占了一部分传统“。翻译为”坚持加尔文主义的基督徒“,大概是历史的误会。

当然,连起来读这句话还是很有力,值得再重复一遍:

要知道,在十六世纪,坚持加尔文主义的基督徒每个星期被杀的数目过万如果你还没准备好面对各种攻击,千万别当加尔文主义者


作为一个心理分析案例,我就不给结论了。读者可以自行判断分析。当然,重复一遍,这样的例子,最好不要用圣辅来分析。


更正说明:

  1. 穆桑先生从前并不是“古今传奇”的资深编辑,而是“今古传奇”杂志的编辑(非资深)。
  2. Clark博士的文章是2013年写的。我讨论的这段里涉及1997年Dr. Estep和Roger Nicole的文章,原始链接已经失效。我检查了一下,如今的链接应当是“Founders Journal: Issue 29”。

版权所有:跨文翻译(Eddy Zhang)

出品:kuawentrans.com;eddyemma.com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