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非“主(zhu)内(liu)”写作

aerial photography of concrete road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

昨天在微信上扫描了一遍曾经订阅的公众号,将已经退出历史舞台(自愿或非受迫失误全部算在其中)的号挪去。大约一半左右的号已经关停,而曾经丰富有质量的号也有许多停留在一年没有更新的状态。

我的号还小心翼翼地活着,但读者很少。

2018年回国之前,我一定在讲道的时候用过朋霍费尔写给尼布尔的话:

I have come to the conclusion that I made a mistake in coming to America. I must live through this difficult period in our national history with the people of Germany. I will have no right to participate in the reconstruction of Christian life in Germany after the war if I do not share the trials of this time with my people … Christians in Germany will have to face the terrible alternative of either willing the defeat of their nation in order that Christian civilization may survive or willing the victory of their nation and thereby destroying civilization. I know which of these alternatives I must choose but I cannot make that choice from securit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ietrich_Bonhoeffer#cite_note-35

那天老徐说,他逐渐理解了朋霍费尔这种道德上的诚实。这句话似乎曾经也影响了我。

当然,朋霍费尔还能期待战后重建某种有意义的生活(事实上,他留下的文字的确有助于重建),但这几个月的走势,似乎已经造成了大面积的失望。我已经把口头禅从“你是对的”改为“What’s Run With You?”,因为所谓”润学“,似乎已经是我的朋友圈和聊天群里挥之不去的主题。当然,Run sounds Like Wrong In Some Ears.


即使在重庆(嗯,我的ip总是指向这里),我也不知道这时还能写什么。昨天去体育公园打了篮球,和外滩长草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甚至在这时说出来也有一种道德上的不好意思。

而讨论神学,翻译,政治,似乎都没有了意思。


又到了五月,该写NewsLetter的时候。打开mailchimp看了一眼,上一封中文版的NewsLetter仅有两位朋友打开看过。大多数时候,我们的生活不过如此而已。

这两个月做了两次公开的讲座,事先小心翼翼地声明是”主日学“级别,不希望”道学硕士“以上的朋友(not unfriended)来砸场子。钰伟说我的讲座是”主日学“的天花板——就算是过誉吧,上面还有真正的神学研究,以及为了预备将来的神学建设而提前回国的朋霍费尔。

当然,”传道人的自我关顾“这种主题由我来讲,本来是很不合适的。但竟然参加者众,zoom爆满,不知道如何评论。

本质上,我的写作是为了照顾我自己的心理健康。我曾经解释过为何我不是”主内公号“,比如

但最近看了一下,这里面引用的公号文章已经不再了——主内公号都是短暂的。而倡导不靠谱阴谋论、末日将至论或别的什么天谴论的,虽然活得长一点,也是会在等待中慢慢老去的。

最近唯一兴旺的主内公号,似乎是情感婚姻类以及反科学护教类,比如昨天我一直关注的一个公众号在结尾处振聋发聩地呼吁说:

可以多看公号的文字,或者会有些醒悟过来的机会,看透这个世界真相的可能。

这真是太积极了,虽然我认为作者还能更肯定一些,比如:

必须多看我的公号(以及https://eddyemma.com.或者两个都看,或者先看一个,再跳转另一个),你一定会醒悟过来,看透这个世界的真相。为此,引用我最爱的女歌手之一苏芮的”迷失“(如果你有同感,请看我的公号):

就象那弓箭迷失了速度的追求
就象那流星寻找着坠落的方向
我奔跑在那寂寞的单行道
我对着茫茫的空间拥抱
没有天没有地没有边也没有际
没有爱没有情没有过去和憧憬
在梦与梦的边缘里
没有开始也没有结局
在冷与暧的城市里
没有绝对也没有或许
单纯的日子你为何放弃
过去的朋友 你为何远离

嗯,我常常听这首歌,甚至会哼了。我觉得这首杰作同时指涉了朋霍费尔的选择和这里无法讨论的许多事情。比如,”单纯的日子你为何放弃……“,”没有绝对也没有或许“的态度……


版权所有:跨文翻译(Eddy Zhang)

出品:kuawentrans.com;eddyemma.com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