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维基百科与退烧药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

4月(嗯,但愿这个词不会和6月、7月、10月和12月一样成为敏感词),朋友圈弥漫着忧伤而滋的情绪。想从约帕移民他施的“约拿”数量明显增多,我甚至都忘记韩国还泊着一艏“五月花”——估计因为疫情,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吧。

这时候似乎说什么都不合适——当然,也许任何时候说什么都不会合适的。


从前简单翻译过《When Prophecy Fails》的维基百科词条。过去几年,我都固定为维基百科捐款,并编辑一两条词条,算是为人类知识的积累做点贡献。记得上次大容量编辑还是钢琴家“朱晓玫”。去年我想编辑词条,IP已经完全封锁了。我也知道是因为汉语世界突然分为了几个部分,大家都在争着编辑和修改关于香港的词条……

我没有太在意,不能编辑就算了吧,无法传播的知识存在心里也不会烂的。我就放在自己的博客上好了。


三年前回国的时候,带了一些儿童退烧药,无非是泰诺美林之类OPC的常备药。

去年药过期了,Emma就把剩下的全都扔了。再要想买的时候,已经成为管制药品的,需要登记信息。在京东上试了几次,都在填信息的时候放弃了——我不想找麻烦,也不想引起任何误会。

想起来,处境不同,似乎勇气的多少也不同了。


还是要回到4月。我的4月属于艾略特和保罗西蒙——他们一个说四月是个残忍的季节,另一个唱“April come she will”——我觉得他们应该分享炸药奖。

但那句黑暗中撕心裂肺的“有没有退烧药可以给我?”,突然把我触动了。

恐惧担心似乎不是办法。我没有发烧,为什么要害怕呢?所以我就去登记了信息,为孩子们买了3盒美林。在填写“症状”的地方,我填了“其他:无人发烧,为孩子们常备药……”以及上面哪一句话。


我也给维基百科的编辑发了邮件,要求解封我的IP,我要编辑一些词条。

过了两天,我受到邮件,已经进入解封名单了。

于是,我重新翻译了《当预言失败》,做了比较完整的发布。这个词条对于理解各种虚假信息、阴谋论以及YECers都挺重要的,对于理解“属灵虐待”之后的PTSD、沉没成本或其他现象,似乎也有些帮助。

下一个修订,如果有时间,应当是“认知偏差”下的若干词条。


说起来,这就是我对4月的回应吧。感觉紧张,就做一点长期性的预备工作,不要失了当初的愿景。嗯,我的愿景也很小,不过在这个城市里尽可能坚持长一点,直到风暴之中,一条大鱼游来吞下我吧。

本来这周要去访问朋友。结果五一换休,许多人上班,未能成行。回头发现从前计划的时候忘记五一要换休了,所以临时决定周六增加了一次线上礼拜,而我这个无所事事的人,就临时预备了两篇讲道……

困顿之余,这两天分别陪着孩子们去了体育公园和游泳池。下周6继续线上讲座——“传道人的自我关顾(主日学版)”,作为我无法按期举办“赐予生命的领导力工作坊”的一个补偿措施。

请留意“信仰与学术(https://gospelchina.cn)”的广告。(我看到这种重复而颠覆的域名,IT人格就发作了,忍不住要笑起来。)


出品:Eddy@kuawentrans.com;eddyemma.com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或者https://paypay.me/eddyemma

3 thoughts on “维基百科与退烧药”

  1. 哦,下周六,4月最后一天,MARK 一下。

    4月14日下午,我出去溜达。商店都没开门。我看到路上有京东的配送车。于是,打开手机,下载了京东APP,纠结了半天,还是买了纸巾、烤馍片、苏打饼干、罐头、洗发水。15日,我打听到隔壁镇有超市开了,赶紧去采购了一些东西。然后我就把京东上的订单一一申请退款了。但洗发水退款不成,因为已出库。20日,我查到洗发水正在配送。我打电话告诉配送员要退货。京东客服说,仓库收到退回的货物后,退款才能成功。现在,退款还没回来。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