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ReacH2O, Eddy和朋友们

blue and brown milky way galaxy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0 分钟

我的朋友,嗯,多年的好友,工作上10年的搭档Woo哥,前几天把微信公众号销毁了。没问什么原因,估计他现在正后悔呢。

反正下面这句话我是首先听他说的,“这个世界,白描就是荒诞,写实就是奇幻”,嗯,那是至少20多年前的事情了。


最近两个事情使我倍受打击。

玉莲在H2O的群里对我说,“有人读了eddy的文章,觉得他应该是一个暴躁的人,哈哈哈”。前面几句可以接受,后面的“哈哈哈”需要消化哈,哈哈哈……

在此之前,兆俊说,“越是在高位,越是要敢于自嘲,而且要乐在其中,这是颠覆儒家专制文化的有力手段,我在eddy 老师那里学到很多……”,水哥接着就说,“我们没事就批一下eddy,打发无聊”。


微读反馈群里,有一位“Khristophoros Z Prcland”下午突然在群里询问,“群里的zhang eddy跟最近一个公众号reacH2O的作者是一个人吗?不方便回答可以忽略😅”

我过了两小时,施施然从午睡中起来,看到这消息,不由虎躯一震,觉得这名字颇为熟悉,似乎哪里见过。而且,我疑心PRC = 誓反改革宗教会(Protestant-Reformed-Church),而Land或许指MainLand……

赶紧回复说,“挺方便的。是同一个人。请问您是……?”

答曰“公众号读者”。

好吧,这回答天衣无缝,我也不想继续占用微读反馈群宝贵的空间,于是心满意足地做其他翻译去了。


感谢Sally,常常在我的网站上留言。她算是好多年前的邻居了——西南政法毕业,而我住在宝圣湖边。

Sally在上海,有时会简单白描一下自己的生活。有一天我对她说,“你是天生的叙事高手。你要是开了公众号,就没有某些自诩”诗人“、标榜”作家“的公众号什么事了吧……

汉锋劝她开号说,”也可以租我的号,我的号快一年没更了,估计都长草了……“

于是,我就用100大洋收购了汉锋的号,改名reaH2O,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但主业应当是请Sally多写吧。


下面的文字就是Sally的素描了。嫌弃我”震惊体“书评的朋友们,总有一款是你喜闻乐见的。

ReacH2O是一个小型联合事工,大约如此吧。


3.16

小区刚解封一天半又封了

我所在的魔都松江某小区上周六早上突然通知封闭,说需要48小时内做两轮核检。可能是因为防疫人手不够,第二轮核检推迟到周一才做。核检结果没那么快出来,所以当时很多人推测会继续封一、两天。但周二早上近6点,楼下大喇叭突然通知解封。

今天上午有风声说又要封小区。中午我出去采购,发现每个卖菜的小店门口都很多人排队。嗯,这个时候花人民币有种满满的“币超所值”感。

一个小时前,各楼栋贴了正式通知,即刻起,只进不出,直到明晚24点。

附近的一个菜市场一周前就不允许营业了,说是有密接。这两、三天,根据网友发的一些盖红章的通知,大型疏菜批发市场只允许24点营业到早上7点。但我小区附近的小超市基本都还开着。哎,还活着的这些实体超市终于能从电商嘴里抠点东西吃了。

我加的兼职群里这两天招聘需求最大的两个岗位是防疫安保人员和生鲜电商临时配送员。安保人员基本是连续12小时上班,比较高的工钱是12小时280块。也有连续24小时的班,但工钱不超过500块。生鲜临时配送员的工钱要低一些,大多是每小时20块,而且工作时间会短一点。

在防疫这样的紧急情况下,越发觉得政府权力极大,学法律的极没用,公民社会极远。

4.6

家里除了常备米、面、油,还需准备卫生纸、卫生巾,还有燃气灶电池。今天早上我发现家里燃气灶打不着了。室友在楼道群里求助,同一栋的4楼有人愿意出借。但是,电池拿回来以后,还是打不着火。我在小区其他群里求助,12号楼有人说可以帮助。我就想办法跑到12号楼把电池取回来,啊哈,点火成功!等解封了,我得买两节新的,谢谢人家。

不要过于信赖政府。如果相信政府说的只封4天,然后傻乎乎地只准备4天的粮食,但就等着挨饿吧。居委会的人说禁止下楼,如果我傻乎乎地窝家里,不偷偷跑到12号楼拿电池的话,那就天天用电饭锅吃火锅吧,别指望炒菜吃。

4.14 解封两天了

我们小区昨天解封了,但规定了严格的出小区要求:每户每次只能一人持通行证外出,不能开车出去,不能带宠物出去,限一小时内返回。公交、地铁都停了,我只能走路或骑单车。路边都看不到哪家店开门。偶尔有一家开的,但人家只做社区团购。

听说昨天下午2点到5点,地铁站附近的大润发开门营业。昨天风很大,又下雨,不少人打着伞排队等待购物。但今天超市就被要求停业整顿了,因为发现了阳性。

傍晚出去溜达,看到路边一家小超市的卷帘门拉起来一些,里面有灯光。我钻了进去。吃的东西基本卖完了,还剩下些饮料。门口放着几件4*6百事可乐,是成件卖的,塑料瓶的100一件,易拉罐的90一件。超市老板在电话里和批发商讨价还价:“明天给我来10件水饺、4件汤圆……啊?汤圆没了?那就来14件水饺吧……1920块?老板娘,是不是搞错了单子了,这么贵呀……便宜一点嘛,你看我们做生意这么久,我从来都不还价的……”最后,我买了瓶洗发水和几根冰棍出来了。

有几个刚解封的小区出现了阳性病例,所以又被封上了。网上有消息说,明天一早全松江的小区全部封闭。但居委还没正式通知。

目前,团购最便宜的蔬菜均价10块钱一斤,最便宜的肉均价20块一斤。水饺,一袋500g的10块钱,不能挑口味。

我们小区的居委很称职了,前段时间为大家团购了米面油蛋,今天团购了水饺。

4月1号“一键暂停”后,我们小区收到了政府发放的蔬菜,而且收到了两次。虽然只是土豆、胡萝卜之类的,但总比没有强。

哎,能说啥呢?感谢党送给我几个土豆、几根胡萝卜吧。

4.18

隔壁镇至少有俩超市开门了。昨天我跑了其中一个,今天跑了另一个。超市内限流,超出需排队。虽然超市的蔬菜价格也很贵,4块8一斤的洋葱是最便宜的蔬菜,番茄要10块钱一斤。但感觉要慢慢放开了。

昨天我从超市回来路上,一个女孩子问我住哪里。我有点纳闷,但还是告诉她了。她也要去那个超市买东西。她担心自己被查出来是隔壁镇的人,不能进那个超市。哎,还是有“乖孩子”呀。

4.19
买不到冰激凌,买到了被挤扁的旺仔牛奶

傍晚,表姐打电话给我,问我能不能去给她家俩孩子买点糖、冰激凌吃。她家不远,但不允许居民出小区。我踩单车去了隔壁县一个超市。那个超市我前天去过,是对外营业的。超市没关,但营业员说“冰激凌早卖完了,而且政府政策一天一个样,我们现在不允许对外卖东西了,只提供附近三个小区的团购”。她还热心地让我去对面的全家便利店买。

全家的营业员挡在门口:“你们不能进来买。哎,我们是保供单位,但今天市监局的来说,不允许我们卖东西,只能团购……冰激凌早没了,你加我微信吧,我给你发货价上还有啥货的图片,你在图片上圈出来要买啥,我拿给你。”看完图片,我没啥要买的。

我想起我们小区附近有个小超市可以通过门缝买东西,于是又骑回来了。小超市亮着灯。隔着门缝,老板告诉我,冰激凌早卖没了。我看到货价侧面挂着些小袋装的qq软糖和旺仔牛奶糖,就让老板给我拿了十几袋。我隔着玻璃扫码付费后,老板才把糖塞出来。我问还有啥小孩子喜欢吃的,老板向我推荐了一箱旺仔牛奶。扫码付费后,老板尝试着把一整箱塞出来,但很费力。

我提醒说:“老板,小心把门撑坏了。”老板也很无奈:“那咋整呢?派出所给锁上了,我也没办法呀。”我有点惊讶:“啊?外面这个链子锁是派出所锁上的呀。”老板拉拉里面的链子锁说:“对呀,外面是派出所锁上的,里面的锁是我们自己的。”

一整箱塞不出来,最后只得一罐一罐往外塞。因门缝较窄,所以每一罐都被挤扁了。

时间不早了。我本计划明早再给表姐送过去。但表姐说“你现在送过来吧,谁知道明天你能不能出小区”。她小区门口的货架都很湿,应该是刚喷过消毒水。“大白”让我把东西放在了其中一个货架上。

准备离开时,一个“大白”用平板车拉过来几十件啤酒,想进小区,但被另一个“大白”拦下了:“这些啤酒有备案吗?没备案不能进去,要不然我们会挨骂的”。看来,这俩“大白”不属同一部门。


出品:Eddy@kuawentrans.com;eddyemma.com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或者https://paypay.me/eddyemma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