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在家教育25问|代金券?

assorted plants with trees photography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9 分钟

不知道这一章与当代中国的处境有何关系。在我看来,似乎暂时关系不大。Hold on, 不要滑坡。

在家教育25问——目录

0. 前言

  1. 合法性
  2. 胜任性
  3. 经济性
  4. 多样性……
  5. 执行性
  6. 社会性……
  7. 安全性……
  8. 使命性……
  9. 精英化?
  10. 公民性?
  11. 忍耐性?
  12. 互补性?
  13. 普适性?
  14. 稳定性?
  15. 价值感……
  16. 兼顾性?
  17. 代金券?

第17章 给在家教育学生发放代金券?

对那些不熟悉教育代金券概念的人来说,它的意思是,你不用送孩子到当地政府划定学区的学校,而是获得政府的补助(以代金券的形式),用来支付教会学校、私立学校或在家教育的学费。背后的哲学是: “作为纳税人,我有权决定如何使用税款。”

但是,接受教育代金券支付私立教育的整个想法,在很多方面都是错误的。当然,国家教育协会和左翼官僚们反对教育代金券制度,因为他们认为教育代金券会让更多的孩子离开“公立”学校,失去培养好公民的关键环节。凡是自由主义者控制的教育机构反对的事情都是好事,对吗?这种情况下,显然并非如此。

使用在家教育代金券有什么问题?

在家教育者接受教育代金券不对,其原因如下(也许更多):

1. 支持教育代金券,暗示着政府对儿童教育的兴趣是正当的、强制性的。我在不同的层面上都反对这一说法,但若要更深入地了解反对的理论基础,你应当阅读我的书《Education: Does God Have an Opinion?》上帝把孩子给了父母,是要让父母而不是政府来提供衣、食、庇护和教育。

2. 教育代金券可被没收,这无异于合法掠夺。(若要更多了解“合法掠夺”的概念,我建议你参考弗雷德里克·巴斯夏(Frederic Bastiat)那本关于政府和经济学的优秀小册子——《法律》(the Law)。)在罗宾汉的寓言中,劫富(拥有财富者)济贫(什么也没有的人)的概念听起来可能不错,但这无异于违背了上帝的第八条诫命:“不可偷盗。”并不因为这是政府行为,其不道德性就有丝毫的减少。其实上,政府作为上帝所设立的维护正义机构,这种做法就更显恶劣。

3. 一旦政府拿走了你的钱,它就不再是“你的钱”,现在变成“他们的钱”了。既然成了他们的钱,那么他们就可以随心所欲地花了。想象一下,你在一条小巷里被歹徒持枪抢劫。假设他告诉你,如果你用这些钱去买一辆车,他会把其中的一部分钱还给你。他会规定你能用多少钱买这辆车,以及从哪个经销商那里购买。你可以从停车场的任何一辆车里挑选(因为他很慷慨)。当然,他会成为这辆车的主人并且开着它,但你可以和他一起到处兜风。多么友善慷慨的提议啊!至少这也是一种能让你从“你的”钱中得到一些好处的方法啊。你会游说国会,让他们给他这样做的权利吗?我希望不会,但如果你推广教育代金券,你就在这么做。

4. 谁为教育买单,谁就能控制教育。只要政府参与,就不会有免费的午餐。看一看那些孩子可以通过政府特许学校,接受“免费”在家教育的州。(顺便说一句,所有的特许学校都是公立学校)。法律规定,在政府控制的在家学习计划中,父母不允许给孩子提供宗教教育,因为,如果政府为某种特定的宗教教育买单的话,它将被视为“国教”。对你来说,虽然政府支付宗教教育费用似乎是一件好事,但想象一下,如果你的税款是通过教育代金券,发放给所在社区的一所当地伊斯兰圣战学校,你(作为一名基督徒父母)的感受会如何。你真的希望你辛苦挣来的钱被拿走(如果你不交财产税/学校教育税,你可能会失去你的财产),去资助一个认为犹太人和基督徒是异教徒的宗教体系吗?就教育代金券的公平性而言,你不能歧视你不认可的宗教。这就是为什么政府不应该进入教育行业的主要原因——因为所有的教育本质上都是宗教性质的。如果你接受了政府的资助,可以确定的是,你最终会失去选择的自由。

备选方案

比起从政府那里以教育代金券(带有附加条件和规定)的方式拿钱,最好是坚持让政府从一开始就不要把手伸进我们的口袋。怎么办到这一点?你可以完全放弃义务教育(顺便说一句,我支持这种做法),但在我有生之年,这永远不会发生。因此,次好的办法可能是减轻那些选择私立或在家教育之人的税负。免除在家教育者财产税分摊的学校费用,将是个很好的开始!

另一个选择是非政府资助的Coverdale教育储蓄账户(ESAs)。这将允许个人或企业将资金存入专门用于教育目的私人储蓄账户中。这些账户类似于健康储蓄账户(HSAs)或个人退休账户(IRAs)。这样,你存入账户的钱而可以免税;但这是你的钱,不是政府的,因此政府无权干涉这笔钱如何使用。我写这本书的时候,这些储蓄账户只供你上公立学校使用,但如果立法可以改变,允许公立和私立学校都使用这些钱,基督徒就必须确保使用这些钱的时候没有添加附加条件——比如你能使用什么样的课程。

在明尼苏达州,你可以从在家教育的教育用品支出中扣除税款,但你必须声明,这笔钱没有用在宗教物品上。这往往是个难题。凡有政府介入之处,就不得进行宗教教育。

一些主张学校改革的人士,提倡为在家教育的人减税。他们认为这可以让在家教育者拿回一部分钱——因为他们被迫为某个自己不用的系统花了不少冤枉钱。有许许多多这种的计划,难处在于如何才能平等。那些没有孩子的夫妇该怎么办?那些已经退休,不再需要这个体系的人该怎么办?若我们允许部分人不交税,划分的标准要如何界定呢?

教育社会主义

今天的大多数人,甚至大多数基督徒,都沉浸在教育社会主义的世界观里,全然不觉得这有丝毫不妥。事实上,大多数基督徒会拼命来捍卫这样的体系。他们会推广“共同利益”的理念,也会讨论“社会契约”等问题。最后,他们坚定地认为,作为一个体系,自由市场根本不足以为所有人提供充分的教育。他们认为,最终只有社会主义的方法才行得通——我们必须有一个社会主义的“安全网”来抓住那些可能会从裂缝中掉出来的学生。

即使那些自称保守派的基督徒,从来没有想过投票给民主党候选人,在谈到教育问题时也浸透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强制性财富再分配是必要的,也是不可少的)。我的观点是,基督徒需要在这个问题上彻底改变他们的想法。我们需要学习把我们的思想建立在圣经的基础上,而不是基于我们自己的经验、文化规范或期望上。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写了 《Education: Does God Have an Opinion? (A Biblical Apologetic for Christian Education and Homeschooling)》一书。如前所述,此书从圣经的观点出发,讨论了教育应当如何进行的问题。我的论点是,《圣经》在它所涉及的每一个领域具有权威性,而且大量涉及教育问题。我请你拿出自己的圣经读一读,并和朋友们一起分享。在我看来,圣经是你能买到的最重要、最全面,完全从圣经角度讨论教育的书籍。

总结

那么,解决问题的方案到底是什么?就目前而言,最好的办法就是父母为自己孩子的私立基督教教育买单;他们应该充分认识到政府不但抢掠了他们,同时还让他们为所有公立学校上学的孩子买单。这是我和我太太的选择,我也希望美国和世界上许多热爱自由的父母,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只有当教育完全由私人资助时,才能摆脱专制。只有当教育摆脱了强迫和专制,它才能真正被称为“教育”。


版权所有:授权发表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跨文翻译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 https://paypal.me/eddyemma 或以下二维码。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