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在家教育25问|兼顾性?

black and white photo of pencils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0 分钟

按:意识形态的考虑过多。我不太喜欢这样强调分离主义的主张。继续提醒,这是美国的制度和因应之道,美国的税收制度和教育拨款。不要不假思索地入戏太深。

在家教育25问——目录

0. 前言

  1. 合法性
  2. 胜任性
  3. 经济性
  4. 多样性……
  5. 执行性
  6. 社会性……
  7. 安全性……
  8. 使命性……
  9. 精英化?
  10. 公民性?
  11. 忍耐性?
  12. 互补性?
  13. 普适性?
  14. 稳定性?
  15. 价值感……
  16. 兼顾性?

第16章 把公立学校搬回家怎么样?

想像一条双车道公路。一方面是政府的大型垄断,试图控制教育的方方面面,消除所有竞争。把孩子放在这个体系中的人,以及许多为之工作的人,通常都没有意识到这样一个怪物的危险之处。或者他们看到了此中的危险,却不知道如何逃离。

在这条路的另一端则是完全的教育自由。这就是我所说的“家长引导、私人出资、以家庭为中心、以家庭为基础的教育”。在这个模式中,父母——而不是政府,决定什么才是对他们家庭最好的教育方法。一条道路通向操控和有限的选择,另一条则通向不受约束的选择。

这条路上还有各种各样的休息区。对于那些要离开传统公立学校的家庭来说,第一站可能是虚拟的公立学校(或特许学校)。

家庭中的公立学校

玛丽是一位选择底特律公立学校系统的单亲母亲。她有两个儿子,一个11岁,一个14岁。不必说糟糕的学校设施和低下的成绩,学校里经常有人给他们毒品,引诱他们加入帮派,让他们暴露在可怕的社会氛围之中。

玛丽认为,对她的儿子们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离开有害的公立学校环境,参与一个所谓“在家公立学校”计划。虽然她必须工作养家,但她的母亲住在她们家附近的一套公寓里,白天可以在家陪孩子们。玛丽觉得,有了学校系统的问责制和母亲的亲自监督,她的儿子们至少可以待在家,远离很多来自同龄人的压力。他们所在的环境,使她能更清楚地知道他们在白天都学到些什么。

即便在家里进行学习,法律并不认为这种模式是正式的在家教育。这仍是公立学校。然而, 却是较好形式的公立学校。你还是不能使用宗教相关的课程,仍要听从州政府的要求和规定,但至少你的孩子可以待在家里。

公立学校和在家教育的混合体

这条路上的另一个休息区叫做”公立学校/在家教育联盟。”在这种模式里,大多数情况下,你会被看做是个体在家教育者。为了使学生合格,许多合作模式要求学生至少参加两个在线课程和两个当地公立学校的课程。作为交换,合作模式里的学生可以得到一些额外的好处,如参加游泳课、乐队练习、篮子编织或骑马。

对于密歇根州参与此模式的家庭(此州正在实施这种方法),除了要向当地学区报告以外,没有额外的规定(本州非合作模式下的在家教育家庭不需要这样做)。许多密歇根家庭,甚至可能大多数家庭,都选择不告诉政府他们选择了在家教育。他们不想引来劝学官员或当地学校当局不必要的介入。大多数情况下,当地学区会给你一些小恩小惠,作为交换,他们会得到该学年85%的财政拨款。因此,即使某个地区每年对学生的拨款低至每人1万美元,当地学区仍然可以因为在家教育学生返校注册而获得至少8,500美元的财政拨款。

如果我是一名希望增加收入的学校管理人员,我也会不断地提供偶尔一次的篮子编织课程,来换取每年8500美元的税收资助!这对于提供一两门非核心课程来说,这简直是一笔相当不错的交易(所有的合作课程必须是非核心选修课)!

按照目前的分析,许多家庭看不到需要拒绝参与这些项目的理由。况且,这样做似乎确实有一些好处。父母无须付费,就得到了一些活动或课程。

顾虑之处

我认为,合作模式可能存在以下问题:

资助了公立教育,增加了政府开支

就我个人而言,我想支持完全不受政府控制的教育。当我参与合作教育模式时,我便为当地的学区提供了他们目前所没有的额外资金。当我帮助当地学区获得更多税收时,我也让政府变得更大,而不是更小。同时我也给邻居们带来了巨大的税收负担,因为他们必须为我孩子的大部分“免费”活动买单。除非我每年缴纳的税款超过8,500美元,我那点钱连送一个孩子去参加这些项目都不够。这意味着,其他人——可能是独居在我家附近的老奶奶——不得不为此买单。如果我有五个孩子参加这种合作项目,我的家庭每年产生的税收负担,可能会达到42,500美元。十年之间,因为我的孩子们在密歇根州学习编织篮子,别人可能要额外支付42.5万美元的税收。如果我有十个朋友(有同样多的孩子——有些多点,有些少点)同时这么做,那就意味着,我们这个由10个家庭组成的小型在家教育群体,在未来10年里将花费密歇根州纳税人多达425万美元的税款。如果只参加了一些音乐或游泳课,这可是一大笔钱。

问题是,几乎所有这些课程都可以并且应该通过当地在家教育支持小组或合作小组私人出资,雇请私人来授课。许多家长表示,他们不愿意为这些服务支付少量费用,或者每周做几个小时志愿者,来换取这些免费课程。我想,如果你自己都不认为这些活动足够重要,值得投入一点金钱或精力,那么这些活动本身真的那么重要吗?我们的文化灌输给我们一种“权利心态”,认为我们想要某些东西,我们就应该“免费”得到它们。终究没什么是免费的。总得有人为这些服务买单。如果我们自己不能完全为这些服务买单,那么,其他人就被迫要为我们孩子的活动买单。这些钱,还会被一个并不尽心为你打算的官僚机构重新分配。

支持非宗教性教育

虽然我孩子参加的课程/活动名义上与“宗教”无关,但我让孩子参加合作模式教育,就会为当地学区带来额外税收,而这些钱可能被用来资助我作为基督徒不想资助的各种信仰。我不想资助学校教导说“达尔文的进化论是一个业已证明的科学事实”。我不想资助那些提倡历史修正主义的教科书,因为它们隐藏了基督徒对这个国家历史进程的影响,甚至取笑基督教。我不想资助学校教导情境伦理学或道德相对主义。我不想为学校分发避孕套提供额外的资金。学校拿着我们的税款,教导孩子们圣经不是道德行为的固定参照;相反,每个人可以自己决定对错。我不想资助变性人/同性恋(LGBT)的宣传攻势——他们教导孩子们说,性别是可变的,不存在固定的性别,成年人之间的任何自愿性行为都没有道德问题。我宁愿不资助这些活动,不想为了这些议题额外贡献每个学生每年8500美元。

社会环境

我最近遇到一位在家教育女儿直到15岁的母亲。当女儿14岁时,她为女儿报名参加了一所公立学校的合作项目,让她可以学习舞蹈和游泳。她的女儿很快就和公立学校其他学生成为了朋友,这些学生取代了她从前的朋友,就是她从前在基督教在家教育合作小组(Christian co-op)所结交的朋友。女儿要求下一学年还去传统的公立学校上学,因为她目前所有的朋友都在那里上学。她母亲同意了。她们就不再在家上学了。

我们可以看到教育之路就是这样变成双向车道。虽然我们为底特律的单亲母亲可以为儿子们找到了一个更好的选择而感恩,但是在这个案例中,我担心的是,一个曾经在基督化氛围中实施完全自由教育的家庭,现在却在政府控制的学校上学。这些学校不允许传讲上帝,而且大部分学生走的都是世俗化的道路,而非上帝之路。

废除在家教育的支持小组

在许多地方,政府通过“免费”提供类似服务,与私人资助的基督教在家教育小组及协会进行竞争,对后者产生了毁灭性的影响。在许多地方,数以十记的私人小组(合作小组、支助小组和州立在家教育协会)要么已经不复存在,要么已经减少到原来的一小部分。这样做的最终结果是,政府对教育的垄断越来越大,越来越强;反对政府控制的那些权力分散、家长主导的群体会越来越少。最终,甚至可以消灭那些在各州保护在家教育自由的立法工作者和法律工作群体。在家教育会议和支持网络的参与率急剧下降,因为成千上万的基督教在家教育的家庭蜂拥去政府那里接受帮助。政府,而不是上帝以及他们的基督徒兄弟姐妹,现在成为了他们的供应者和“支持群体”。我希望看到基督徒父母选择自由之路,而不是依赖和被控制的道路。


版权所有:授权发表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跨文翻译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 https://paypal.me/eddyemma 或以下二维码。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