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临水歇半日,居家如在途

forest with sunlight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5 分钟

翩翩平肩舆,居家如在途。
膝上展诗卷,居家如在途。
食宿无定程,居家如在途。
临水歇半日,居家如在途。
藉草坐嵬峨,居家如在途。
风将景共暖,居家如在途。
始悟有营者,居家如在途。
方知无系者,居家如在途。
前夕宿三堂,居家如在途。
残春三百里,居家如在途。

——白居不易·东归无门

午睡醒来,颇觉劳累,似乎身体这一次比想象的更疲惫。

最近20天里开了两门课,每天6小时情绪饱满地讨论各种话题,语速似乎也不慢。下午下课之后,往往在轻轨上就沉沉睡去。两门课的间歇,是为了“橡树”的那本“成圣的福音奥秘”做编辑意见回应和修改译文。然后是抽空整理“救赎科学”的译稿。

想来现在不能像从前做数学建模大赛那样通宵不睡了。


周五提前放学,去陪着孩子们读书和运动。Jim的邮件又来了,询问复活节一家教会需要的手册是否翻译完成。这都是有时限的工作,只能在星巴克点一大杯冰拿铁,勉强做了一半的校对。剩下一半,回家睡觉之后才得以完成。幸好有12小时时差,仍然赶在美国的早晨8点交了最后的文稿。

为《信仰与学术》翻译的那篇“早期宣教士对女性宣教角色的看法”也一样。小桃来催了,才赶紧把稿子弄了一遍,放在MemoQ里检查,给她发过去。

还有两三位网友来信,暂时没有时间回复,薇薇安要求“创伤恢复”课程的试译,要等到周一给她回复——我觉得怎么自己才想是有创伤了。对了,还有“以赛亚计划”的交稿问题要在下周处理。

freenom的免费域名全军覆没。一直没有时间处理。服务器全都死得干巴巴的。周五回家,处理了Jim的项目之后,只能熬夜安装调试服务器了。


《圣经女性观念的形成》,两位译者都困在魔都。希望她们都能好好活下去,不要变成需要我写出师表“译者翻译未半而中道饿毙”。我们有空就在群里聊几句,但我实在开不出传送门来……

等我六月份处理完“救赎科学”(如果能处理完),就开始输出今年自选的三本书。


最近在听Tommy Emmaneul的吉他。许多职业吉他手的感想都是,听了Tommy,恨不得把自己的吉他烧了,改练更“简单”的弦乐四重奏去。嗯,我早已不弹吉他,就混bass好了,这周上课期间,所有的敬拜都是我弹Bass,效果还行。

上课的通勤时间,听了“批评性思维”的课程,基本上是科学哲学,形式逻辑和数理逻辑,认知心理学和大众心理学,伪科学和逻辑谬误,以及市场营销策略方面的综合讨论,挺好的课程。也许日后会给我的学生们开设这门课。

洗碗时间,开始认真看“Battlestar Galactica”。嗯,这是个很好的人工智能反思题材,比如,机器是否有灵魂,如果有,灵魂的特征是什么?答案竟然是忍受痛苦——太强了吧。其他的议题还包括,两个克隆机器人在不同地方存在,意识共存的问题……一个原则上只说假话的机器人,如何影响人的判断……

睡前阅读暂时停了“魔戒”,改为打桥牌,把BBO大师分弄到了1,400。等不那么疲惫,再来阅读好了。实在太累了。


两门课的内容分别是“以赛亚书”和“释经学基础”。这算是第6次讲授释经学了,这一版完全不使用英文和原文,算是第一次检查中文释经的实践。看起来这也是一条可以走通的道路。唯一的问题,整个“历史-文法”释经方法对于学生几乎是颠覆性的,希望他们能够下定决心,调整自己现在的“读经默想”法……

今天一直在预备讲道。需要把约翰福音4章的故事背下来,用自己的话讲一遍:

  1. 背景
  2. 第一轮对话:讨水喝
  3. 第二轮对话:你的丈夫是谁
  4. 第三论对话:心灵和诚实
  5. 第四论对话:回应第一轮对话,你知道讨水的这人是谁吗?
  6. 见证:你们来看
  7. 与门徒的对话:从食物到庄稼
  8. 尾声:我们不是听了你的见证才信了……好吧,你们赢了

嗯,明天不知道还能记得不记得。这是我要求学生的释经作业——用自己的话把叙事重述一遍,作为讲道的开头。


出品:Eddy@kuawentrans.com;eddyemma.com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或者https://paypay.me/eddyemma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