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在家教育25问|公民性?

text on shelf

在家教育25问——目录

0. 前言

  1. 合法性
  2. 胜任性
  3. 经济性
  4. 多样性……
  5. 执行性
  6. 社会性……
  7. 安全性……
  8. 使命性……
  9. 精英化?
  10. 公民性?

第10章 在家教育的学生会成为好公民吗?

与“在家教育的小伙伴们,能融入社会么?”紧密相连的是“好公民”的问题。人们认为,如果孩子未就读公立学校,他们将不知如何成长以及在“真实世界”如何与他人互动。

这种思维方式是怎么产生的呢?这种说法真实可信吗?

这种思维方式起源于哪里?

在美国和欧洲的公立教育系统成型之初,有影响力的社会工程师们(social engineers)设想了一个美丽的新世界。在新世界里,所有国家都被重新塑造,形成社会主义的新世界秩序。

新社会秩序

正是卡尔·马克思(Karl Marx)在共产党宣言中,论到“用社会教育替换家庭教育”的必要性。弗拉基米尔·列宁(Vladimir Lenin)设想了一个存在许多“有用的白痴”的世界;这些人绝对拥护掌权者的命令,让我们可以改变整个社会的面貌。他宣称:

抛开生活和政治的学校教育就是谎言和虚伪。资本主义社会就沉浸在这个谎言中——通过宣称学校教育在政治上持有中立态度,皆在为人民服务,来掩盖使用学校作为统治手段的事实。我们必须将学校隐藏的政治功能公诸于众。尽管我们之前的斗争旨在推翻资产阶级(中产阶级),但新一代人的目标则更加复杂:我们要建造共产主义社会。1

他也在1918年8月28日的首届俄罗斯教育大会上说明:“我们在教育领域的工作是推翻资产阶级斗争的一部分。我们要公然坚称,脱离生活和政治的教育不过是谎言和伪装罢了。”2

下面是摘自William L. Shirer的第三帝国兴亡(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Third Reich):

[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曾在自己的著作中强调赢得并训练年轻人为“新的民族国家”服务的重要性——这也是他成为德国独裁者之后频繁探索的主题。“当反对者说:‘我不会站在你那边’,[希特勒(Hitler)] 在1933年11月6日的演讲中说,“我会从容地告诉对方,‘你的孩子早就属于我们了……你又如何呢?你会离开这个世界。然而,你的孩子们现今有了新的阵营。很快,除了这个新社会,他们将一无所知。’” 1937年5月1日,他又宣称:“新的帝国不会将年轻人拱手让给别人,反而将重视他们,为他们提供受教育和培养的机会。”这不是街头段子,而是当时实际发生的历史事实。德国的学校,从一年级直到大学,急速地被纳粹化。3

显然,这些社会工程师们(social engineers)意识到,假如想使船朝新的方向航进,你首先需要做的就是让孩子们离开自己的父母,开始某种“再教育”或教导的过程。社会主义进步教育运动的鼻祖约翰·杜威(John Dewey),也曾公开承认:

常听到人们这样形容学校教育:“老一代作为一个整体,几乎难以改变。他们的“思想意识”被旧的社会制度所固化;我们只能等待他们步入坟墓。年轻的一代才是我们积极盼望所在。”4

“合格的”公民

如何定义“合格的”公民?“进步主义者们”的愿景是要塑造这样的公民:经济上的马克思主义者,神学上的无神论者或不可知论者,道德上的相对主义者。他们已经以令人吃惊的程度,完成了设定的目标。

美国共产党领导人William Z. Foster于1932年就预言(美国)国家教育部的建立,会协助学校建立新的社会秩序:

下面是美国苏维埃政权采取进一步加深改革的重要措施;将各学校和学院进行协调分组,归属于国家教育部、以及它的州立和当地分支机构分管。彻底改革学习内容,清除具有资产阶级思想意识的宗教信仰、爱国情怀等特质。教导学生以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国际主义和新社会主义社会的一般伦理为基础的知识。5

这一目标直到1979年才实现,时任总统吉米·卡特最终实现了“先进的”国家集权教育的梦想。

但是你需要明白的是,隐藏在政府控制教育背后的议程,自从这样的愿景孕育之初就已开始缓慢地推进了。美国公立教育系统并非起初建基于基督教教育理念,而后才“偏离方向”的。它的初衷就是要推广一种叫作“人文主义”的宗教。该信念认为,人是万物的主宰,所以我们完全不需要上帝来辨别是非。我们可以自己决定该做的事。这其实就是蛇在花园里对夏娃所讲的——自此之后人类就陷入堕落的深渊。

因此,当我们追问“在家教育的学生会成为好公民吗?”之前,有必要先定义某些术语。“好公民”是什么意思?

什么样的人才能被称为“好公民”?

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的世界观教导说,教育的目的是为着服务(国家的或全球的)政府的目的,塑造不会质疑的公民。基督教的世界观认为,教育的目的是荣耀神,以及为用实际行动爱邻舍、服侍邻舍做准备。

学术知识是预备年轻人应对生活的方式。这些知识、技能和能力可用于服侍国家(马克思主义)、个人(人文主义)或者上帝以及他人(基督教)。

从基督基督教的立场看来,培养未受“政党路线”影响的学生至关重要。我们期望学生接受真正的教育(而非仅仅是学校教育),让他们能够独立思考、不畏惧反对标准和质疑现状。家庭学习环境培养的个人主义正好与这一目标相吻合。然而,与此同时,我们也不期望培养的学生以自我为中心,只为自己考虑。我们期盼他们能真诚地关爱他人。这就是我支持基督教在家教育(而不只是在家教育)的原因。

基督教的定义是,我们愿意人们:

1. 明白自己的信仰(坚信)

2. 关注社会和文化问题

3. 愿意就重要的公民议题说出或写出自己的意见

4. 积极参与地方、州和国家选举

5. 帮助愿意保护和捍卫宪法的候选人胜出

6. 为慈善事业贡献时间和钱财

7. 用积极的方式回馈社区

8. 定期参与当地教会活动

9. 经济上自助/扶持家人

10. 依法纳税

11. 不参与非法的、邪恶的和不道德的活动

12. 对生活充满感恩

2007年,在家教育法律辩护协会(HSLDA)委托Dr. Brian Ray对曾经接受在家教育、现已成年、生活在“真实世界”的学生进行了研究。共有超过7300名在家教育毕业生参与了该项调查。其中,超过5000人在家接受教育的时间至少长达七年。这项名为在家教育的成年人(Homeschooling Grows Up)的研究表明,在各个可衡量的方面,在家受教育者都比接受公立教育的同龄人更加积极地融入社会。6

在家受教育者更容易:

取得大学文凭、阅读书籍、了解重要新闻的最新情况、参与宗教服侍、自愿服务社区、用发言或写作来捍卫自己的价值观、明了法律法规和政府职能、行使政治选举权、投票给候选人、资助政治运动等。

在家受教育者在多种职业的适应性上也更为成功。他们比公立学校出来的学生更易对生活感到满意。只有不足2.1%的人认为在家教育妨碍了他们的发展或是限制了他们的职业选择。92.4%的受访者认为,在家教育为他们成年之后提供了绝对的优势。

所以,关于在家受教育者不是好公民的荒诞说法就这样不攻自破了。进步主义人士对在家教育的担忧其实是,这种教育方式不会为他们塑造行为可预测、不会质疑而又政治正确的公民。难道不曾有做出愚蠢、非法、不道德以及使自己家人难堪之事的在家受教育者吗?当然有。当你有超过两百万的在家教育学生时(就像我们今天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些糟糕的例子。但是数据清楚表明:在家教育学生中的绝大多数,在各个可能的测量指标上,都是优秀的公民。

尾注

1. John Dewey quoted Lenin in Impressions of Soviet Russia and the Revolutionary World, 1929, from the chapter “What are the Russian Schools Doing?” http://ariwatch.com/VS/JD/ImpressionsOfSovietRussia.htm#chapter4.

2. Ibid.

3. William Shirer, Rise and Fall of the Third Reich (New York:Simon and Schuster, 1960), 249.

4. Ibid.Dewey, from the chapter, “A New World in the Making.”

5. William Z. Foster, Toward Soviet America (New York, NY:Coward-McCann, Inc., 1932), p. 316, https://archive.org/details/towardsovietamer00fostrich.

6. Dr. Brian Ray, Homeschooling Grows Up (2007), https://www.hslda.org/research/ray2003/default.asp.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