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在家教育25问|社会性?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0 分钟

按:这是迷人的一章。担心社会化问题,所以选择在家教育……
同样,家长应当仔细分析利弊,同时了解孩子的特点,做出最佳选择。

在家教育25问——目录

0. 前言

  1. 合法性
  2. 胜任性
  3. 经济性
  4. 多样性……
  5. 执行性
  6. 社会性……

第6章 孩子如何社会化?

实际上多年以来,孩子社会化问题一直都是在家教育者最常面对的问题之一。该问题包含两种假设。第一个假设与结果有关;第二个与方式、方法有关。

第一个假设是:如果学生没有适当的社会化,当他们成年时就不会成为好公民。他们将不知如何与人交流、交往。

第二个假设是:塑造好学生的唯一方式是让他/她进入大家几乎都是同龄人的传统教室学校(通常一间教室可容纳20—40名学生)学习。

同龄群体的社会化合乎圣经的教导吗?

在传统教室内学习才能让学生适当地社会化,这个观念来自于哪里?我敢保证,这绝非来自于圣经。在箴言13章20节里,神警醒我们说“与智慧人同行的,必得智慧;和愚昧人作伴的,必受亏损。” (和合本)

这是非常严厉的警告!如果这教导是真的(我们当然知道这句话真实可信,因为这是神的话),那么作为父母我们必须谨慎避免(孩子)与愚昧人作伴。但如何定义愚昧人呢?《圣经》给出了两条清晰定义,我们全都能在公立学校里寻见它们的踪影!

首先,诗篇53章1节提到,“愚顽人心里说:没有神”。(和合本)

其次,箴言22章15节教导说,“愚蒙迷住孩童的心”。(和合本)

因此,你必须避免让你的孩子在宣扬上帝不存在、或是与上帝无关的教育系统里接受教育。请记住,与上帝无关的教育就等同于宣扬上帝不存在的教育。看见基督徒家长积极为自己的孩子寻找否认或是轻视上帝重要性的愚蒙孩子和教师为伴,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哥林多前书15:33告诉我们,“你们不要自欺;滥交是败坏善行”。(和合本)

社会教育理论

同龄人相依是公立教育的根本原则。杜威(John Dewey)这样激进的进步主义社会者清楚地知道,如果把同年龄的孩子放进一间教室,一年的时间就足以让他们所忠诚的对象从父母转移为同学。出于同样的理论,卡尔·马克思(Karl Marx)非常自豪地在共产党宣言中宣称:“当用社会教育替换了家庭教育时,我们就摧毁了最神圣的关系。”1

这种影响的发生是由两个重要因素决定的:

1. 时间

2. 肯定的言语

谁和孩子花的时间最多以及肯定他/她最多,就能给予孩子最大的影响力。父母应当追求那样的影响力,不要让位给孩子的同辈。主张文化左倾、社会主义、“进步主义”的社会工程师们(Social engineers),总是寻求让孩子脱离自己父母的方式,以便掌控一代人的思想,施加外部影响力。公立教育体系是这一进程的关键环节。

他们不会想念学校的朋友们吗?

父母需要知道孩子的朋友是谁,他们在做什么。当孩子与朋友互动时,家长最好也亲自在场。这样做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把自己的孩子与其他孩子孤立开来,但我们也不应假设孩子的所有友谊都是正面积极的(肯定不是!)

在传统学校模式中,孩子被迫与许多有负面影响的孩子交往。在在家教育模式中,家长可按自己的期望,选择能带给孩子正面影响力的社交场合。在家受教育的孩子通常与在家教育互助组(协作学习组、运动队、乐队和戏剧俱乐部等)、教会以及其他社区和家庭的孩子交往互动。大多数的在家受教育者绝非孤立于社会。再说,即使是那些因为地理位置或是其他原因被孤立在家受教育的人,成年后也完全适应社会。

如果你拥有我们家一样的大家庭,你就拥有了一个家庭内建的社交群组。我们的孩子从来不觉得孤单!他们从不缺少伙伴一起玩耍、做活动。如果你只有一个孩子,你可能需要刻意在教会、在家教育互助群或是其他志同道合的朋友中寻找社交活动。

他们如何交朋友呢?

“滥交朋友的,自取败坏;但有一朋友比弟兄更亲密。”(箴言 18:24;和合本)益友难寻。圣经从不鼓励我们送孩子进入愚蒙孩子群体中,而是提倡我们的孩子发展敬虔的友谊。假如有人想获得友谊,他们就得学习友好地展示自己。让你的孩子了解其他孩子,使他们可以相处互动的最佳方式,无疑是邀请其他家庭来你家作客。了解对方所有家庭成员,而不是让你的孩子远离你的监督,离开家单独与其他孩子相处,会带来友谊和责任。

友情对孩子来说是珍贵的,但是其重要性不应该高过家庭的合一。

我的孩子会不会有社交困难?

某些人确实在与他人互动时面临挑战。但这是个性问题,而不是上不上学的问题。如果一个人性格内敛,他/她在学校也不会是外向的。如果一个人性格外向,即使他/她在家接受教育,他/她也会喜欢与人交流互动。我认识上百个从公立学校毕业的人,他们都有社交困难。去学校上学不能治愈人的社交困难。若你的孩子有社交障碍,你需要与孩子一起,帮助他/她克服恐惧、坏习惯、和/或拘束感。

我14岁时就拥有了自己的广播节目。我会去商场和青少年常去的场所,就文化问题采访青少年伙伴。我一直都是一个喜欢社交的人。我每年全国旅行,依靠在成千上万人出席的会议上演讲谋生。在与他人互动方面,在家教育并没有成为我前行路上的绊脚石。但是我却认为,在私立基督教学校读书的那两年(2年级和6年级)绝对是灾难。那会儿我活跃过头了!在学校,我所擅长的社交反倒使我陷入麻烦之中。

最后我想说的是,有研究已经证明接受在家教育长大的成年人更喜欢参与社交;与接受传统公立教育的同龄人相比,他们会给自己的社区带去更多正面的贡献。

孩子愿意花很多时间和家长在一起吗?

再一次提醒大家,时间和肯定的言语同等重要。你期待给予孩子多少影响力?你想其他人给予你孩子多少影响力,特别是他们会反作用于你的影响力时?除非在一起时让人感觉明显的消极,大部分的孩子是不会憎恶与父母兄弟姐妹一起玩耍的。如果家长常常表现出沮丧、愤怒以及充满压力的情绪,那么孩子就会渴望在其他地方,与非家庭成员互动。

我们需要牢记:关系远比学业重要。关系到位,你才能发挥自己的影响力。有了影响力,你就能教导自己的孩子。若是失去影响力,你不可能有效地教导和激励孩子。

如果孩子总是喜欢你不在的场合,以及渴望参加没有家庭成员参与的社交活动,大概是你需要省视你们关系的时候了。可能你需要花时间和你的孩子玩耍来建立关系。

教室里的从众心理

20世纪50年代,一位名叫所罗门·阿奇(Solomon Asch)的社会心理学家在大学教室进行了从众试验的研究。在试验对照组里,知情的学生故意对显而易见的问题给出错误答案。其中只有一名学生不知道他/她是该社交试验的参与者。试验发现,即使在大学里,学生清楚知道给出正确答案是获得合格成绩的关键,但同辈群体的力量仍是强大的。对照组里大约四分之三的学生都对同伴压力表现出了敏感性,为了和大家保持一致而更改了答案(甚至他们知道自己给出的是错误答案)。2

对于为什么明明知道正确答案,却还是给出错误答案,他们给出了两个主要原因:

1. 他们不想被班上同学嘲笑。

2. 他们怀疑自己是否头脑清醒。

即使我们都已成年,公众意见对我们来说仍极具说服力。对渴望(有时这种渴望比生命都重要)被朋友和同伴喜欢和接纳的小孩子或初中生们而言,这种吸引力之大可想而知。

社会化问题远不是选择公立教育的必要因素,反而应该成为我们为孩子选择在家教育的主要因素之一。我们期待孩子们在各自的家庭、家族、教会和精挑细选拥有积极影响力的朋友中找到爱和接纳,而不愿意看到他们迫于持有不同信仰和价值观的老师们以及学生的压力,陷入可能成为愚昧人、习得不敬虔行为的境况中。

尾注

1. Marx & Engels, The Communist Manifesto, “Chapter II.Proletarians and Communists” (1848).

2. https://www.simplypsychology.org/asch-conformity.html.


出品:Eddy@kuawentrans.com;eddyemma.com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或者https://paypay.me/eddyemma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