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在家教育25问》|在家教育在美国的合法性

a man using a horse drawn hay baler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0 分钟

按:本书讨论美国的在家教育运动,特别是Israel & Brook Wayne二人都是第二代在家教育家庭,对整个运动的历史而具体处境的变动,以及当前的趋势有很深刻的理解。

但这并非世上其他地方的运动或理想。比如,按照最近的新闻,中国家庭往往采取学校之外的补习班形式(在合法性上,大体和早期的美国在家教育家庭类似)。

历史的时间线索是很重要的。包括18世纪晚期的公立学校运动,1972年的Amish派Janas Yoder,以及采用判例法的美国法律系统……

目录

《在家教育25问》|前言

第1章 在家教育合法吗?

在大约6,000年的历史中,教育和训练自己的孩子都主要是父母的责任。正式的学校教育通常只负责很小比例的学生(一般来自于最为富有的或最有影响力的家庭)。

政府主导的学校教育,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地方都是一个新近才出现的概念。在18世纪晚期,普鲁士人才开始提倡政府控制的强制教育。在美国,唯一神教派(Unitarian )中有位名叫Horace Mann的人,自1840年开始在马萨诸塞州倡议强制入学教育的立法。第一部有关法律在1852年通过。到了1918年,密西西比州成为最后一个采取某种形式强制入学教育的州。

在强制进入公立学校的法律生效之后,逃学和长期旷课就成为了非法。这样,政府就全然垄断了全美的学校教育。直到1925年,在最高法院一个名叫Pierce vs. The Society of Sisters的里程碑式的判例中,全美罗马天主教赢得了强制入学教育的豁免权,拥有了开办自己的教区学校,与公立学校竞争的法律自由。

有位名叫Janas Yoder的安曼派教徒(Amish),最终在1972年赢得了Wisconsin vs. Yoder的案子,为安曼派教徒赢得了同样的权利。Yoder的宗教信念反对将自己的孩子送进学校,因为学校教导的价值观与他的宗教信仰有冲突。这个案子启发了其他新教教会,打开了他们自由建立私立基督教学校,为学生提供明确宗教指导的大门。

在家教育的再次兴起

在1979至1983年间,Dr. James Dobson几次邀请Dr. Raymond Moore上他的广播节目,讨论他对早期儿童发育方面的研究成果。Dr. Moore(根据自己的研究)支持年幼的孩子——特别是有阅读障碍的男孩——推迟进入正式的学校教育。在广播中,他鼓励家长们把孩子放在家里,让他们自由成长直到适合送去正式学校的年龄。他很快就开始把在家教育当作一般性原则来提倡,因为他看到有些家长在家里自己教育孩子取得了成功。

因为这些广播,全国数以千计的家庭开始把自己的孩子们从公立学校接回家(或者从未将孩子送去公立学校)。然而,这种做法招致了地方教育委员会和逃课监督的法律对抗。这些家庭违反了本州的强制入学教育法,因为他们拒绝将自己的孩子送进政府学校或私立学校。

在1983年,Michael Farris和J. Michael Smith创办了在家教育法律辩护协会(Home School Legal Defense Association ,HSLDA),很快就吸收了一位名叫Christopher J. Klicka的年轻律师(之前属于卢瑟福协会)。他们开始代表那些决定在家教育、但是面临学区逃学诉讼的家庭。

同一年,基督徒们开始在各州成立组织,并建立起跨州的在家教育大会。家长们可以来听取专家传授在家教育经验,并在大会现场购买出版的课程设计。

法律之战

基督教学校的管理者们——其中许多人曾经在法庭上奋战,争取单独的基督教教育自由,如今开始注意到这些家庭。他们中的许多人允许在家教育者在他们的学校注册成为私立学校学生,但是继续在家里完成大部分教育。私立学校为他们保留学籍记录,并且(在许多时候)向官方提供标准化考试的结果。法律不能强制私立学校交出这些学生的私人记录,因此尽管这些学生从来不去教室上课,但却很难被告。

同时,HSLDA 开始联系各州的在家教育联盟,希望立法豁免在家教育者们的强制入学教育义务。于是,在从前的“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之外,又出现了一个新的法律类别——“在家教育者”。各州的组织为他们提供重要的法律援助,密切注视每年的立法,监督是否会通过损害在家教育自由的法律。

早期的情况

当我们一家在1978年开始在家教育的时候,还很少有人听说过在家教育这个概念。那些不送孩子上学的父母通常会严守秘密。当时在家教育不仅违法,而且几乎没有支持者。为基督教学校设计课程的公司不会将课程设计卖给家长们。牧师们告诉选择在家教育的会众,他们这样做是不顺服圣经。他们说罗马书13章命令父母顺服国家的法律,所以试图在家为孩子们提供基督教教育是违背神的命令。

因为逃学监督的威胁或者保护儿童的社会工作者会突然出现在家门口,像我们这样的家庭在学校上课的时段都会呆在家里不敢出门。我们将窗帘紧紧地拉上。我们不愿和多嘴的邻居讨论学校的事情(他们会怀疑为何校车从来不在我们家门口停留)。我们很少跟人说起我们所做的事情。爷爷奶奶和其他亲戚以为我们已经穷途末路,坚信我们的实验会完全失败。他们相信我们会成长为无法适应社会的人,找不到工作,不知道如何与“真实的世界”打交道。

我们要承担的风险很大,因为一旦被抓住在家教育的把柄,你的孩子就可能被人带走。你可能失去做父母的权利,孩子们可能被送给别人寄养(政府强制寄养家庭将孩子送入公立学校)。这是一段担惊受怕的时期。许多在家教育的孩子实际上规划好了逃跑的路线,一旦社会工作者上门他们就可以尽快躲起来。

很难相信我们现在所谈的并不是冷战期间的某个共产主义国家,而是1970年代和80年代的“自由之地和勇敢者的家园”。我自己的家庭不得不几次上法庭捍卫在家教育的权利。我记得儿时最担心的事情就是不能和家人生活在一起,也不能再继续接受在家教育。有两次,因为法院判决的缘故(我读二年级和六年级的时候),我的姐姐和我被送进了私立的基督教学校差不多1年之久,直到情况缓和下来,我妈妈又尽快将我们接回,重新开始在家教育(在所有人都忘记了判决之后)。

如今的在家教育氛围中,这一切已经成为了遥远的记忆,想来真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但是,新近的在家教育者们学习现代在家教育运动的历史,是一件重要的事情。我创建了一个网站,采访了许多先行者,请他们分享自己的经历和故事。这个网站名叫 HomeschoolPioneers.com。

已故的Christopher Klicka曾经写了一本非常特别的书,记录了许多人为了在家教育者的法律自由而进行持久艰苦的战争过程。这本书名叫Home School Heroes:The Struggle & Triumph of Home Schooling in America.

在家教育合法了!

今天,在家教育在50个州以及世界上许多国家已经合法了。几乎每个人都认识一些正在进行在家教育或者曾经做过在家教育的人。在家教育几乎成为主流,各行各业都有人选择自己来掌控孩子的教育。

不同的地方法律要求各有不同,有严有松。有些州要求家庭向当地教育委员会提交年度报告。另一些州则要求通过一些标准化测试。还有一些州要求一定时数的正式教导,通常是在特别指定的某些科目上。因为没有联邦法来规范在家教育(大多数在家教育者希望联邦政府完全不插手教育的事),各州的法律差异很大。

最好的方式是随时关注你所在州的法律,成为HSLDA和你所在州的在家教育联合会成员(你可以从HSLDA网站上找到各州的信息)。

在家教育的未来

按照我的看法,未来对于在家教育的最大威胁不是强大的联邦政府寻求让所有在家教育非法。相反,我认为更大的危险在于在家教育的父母们轻易放弃了自治权和经过艰苦努力才赢得的合法自由,以换取政府向在家教育者发放的“免费”教育券以及其他政府资助的教育机会。谁为教育付钱,谁就控制了教育。

下一代的在家教育者们需要学习和了解先行者的历史,不要让他们的努力白费了。在以下的章节中,我会更全面地讨论在家教育者们如何应对公立学校和“教育券”的问题。唯有家长们和各个相信自由原则、认定教育应当由家长指导和控制的机构坚持不懈的努力,才能维护我们在家教育的自由。我们已经赢得了如此大的自由。现在是由你和你的孩子们来保守捍卫这种自由的时候了。


出品:Eddy@kuawentrans.com;eddyemma.com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或者https://paypay.me/eddyemma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