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在家教育25问》|前言

chairs on table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8 分钟

按:蒙作者和版权方授权,连载此书。

也是为了今年的自选项目筹款,承诺要连载此书。

这是2018年翻译的书籍了。译者是几位跨文翻译的朋友,我做了统稿和校对修改。后来在一个推广在家教育的公号上发表。但公号早已在第三次浪潮中被关闭,此书如今也无踪影。再次连载出来,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阅读。

请注意,这是有版权的文字,未经许可,请无转载。原书英文版链接:《Answering in Homeschooling


前言

我不经意间在社交媒体上提及我的这本书,果不出所料,有人就尖锐地做出了回应。(或许可以写本书来谈谈这种可预见的网络现象!)“为什么还要写一本关于在家教育的书?你想说的可能都被已出版的书提及到了。再说,谷歌就可以轻易解答任何一个疑问……关键还是免费的!”

出于直觉,我肯定那人的属灵恩赐绝对不是“ 鼓励”。 但这引出一个重要的疑问:“这本书为什么重要?”

获取信息要考虑的事情之一就是经验和来源的可信度。很多人可能对我并不熟悉,所以我将简要介绍一下我在在家教育运动中的经历。

Israel Wayne是谁?

在被我称之为“现代在家教育运动”的那段时期里,我家是最先尝试在家教育的几个家庭之一。在家教育与亚当和夏娃一样古老,从创世以来的6000年,一直存在于家庭生活中。但在我们所处的时代,却看起来是一个全新的尝试。

1978年,我的父母将姐姐从幼儿园带回家,开始了我们在家教育的冒险之旅。1988年,我的母亲成为Home School Digest (HSD)杂志的创始出版人(该杂志是美国有史以来存在时间最长的基督徒在家教育期刊)。她的杂志,在八、九十年代及至二十世纪成为许多在家教育支持者和作家发声的重要阵地。

这带来的祝福之一,就是在这场运动中我跟许多先锋和领导者形成了亦师亦友的关系。我读过他们写的书和文章,也出席过他们的研讨会,并且接待过他们的来访(也到访过他们的家)。

1991年,在家教育还只是在部分州合法时,我就从其高中毕业了。1993年的1月,我就任HSD的营销主管。第二年,我就HR-6议案发表了人生中的第一篇文章。(HR-6,国家法律强行要求在美国实行在家教育的父母必须获得教师资格的议案)反对这个法案的声音非常强烈,国会大厦不得不关闭他们的电话转接中心。那次事件前所未有地引起了公众对在家教育的注意。

1995年,我开始在在家教育会议上发表演说,从此就未间断过(过去的多年来,我在数以千计的场合发表过演讲)。1999年1月,我与同样接受在家教育的Brook步入了婚姻殿堂;她从1983年开始接受在家教育。她的家庭在亚利桑那州的在家教育运动中起到了重要作用。我的第一本关于在家教育的书《从圣经的世界观来谈在家教育》(Homeschooling from a Biblical Worldview)出版于2000年。

2001年,我们一家做在家教育的故事中被刊登在了时代周刊的封面上。众多讨论在家教育的国家广播电台和电视节目经常提到我的名字。我也是三个在家教育杂志的定期专栏作家:HSD,Home School Enrichment以及The Old Schoolhouse。我的在家教育方面的文章也发表在WORLD Magazine和HSLDA’sCourt Report上。

现在,我和妻子有9个孩子——2岁到17岁不等。我们的孩子都是接受的在家教育。也感谢上帝的恩典,我们将继续采用这种方式。

迄今为止,我已在美国、日本、俄国、墨西哥和加拿大等的在家教育会议上发表了多场演讲。我也为INCH的领导团队(Michigan’s official Christian state homeschooling association)和全国基督教在家教育领导联盟的咨询委员会(the National Alliance of Christian Home Education Leadership)提供过服务。我也为许多向在家教育学生提供资料的基督教教育出版商做过营销咨询。

总的来说,我几乎坐在前排,目睹了当代基督教在家教育运动的发展历史。

那又如何呢?

这就使我成为教养子女和在家教育方面的专家了吗?肯定不是。我多么希望是这么回事,但事实是,我和你们一样。我也尽力想要做到最好,但常常失败,觉得自己能力不足。我拥有许多的优势以及非常棒的导师资源,但我也像其他人一样,努力尝试寻找合适自己的方式。我深知自己不是完人。我的孩子也像其他人一样会犯罪,我也像你一样有过发怒抓狂的时刻。(是的,我的头发可能比你们的要少那么一点!)

我的意思是,我不是一个刚实行在家教育两年的妈咪博主。你从网络获取的许多关于在家教育的信息都来自新晋的、充满热情的作者。他们有很多不错的观点,但是缺乏经验。个人而言,我认为这是一件非常棒的事!我们当然需要许多这方面的作者!我很感恩他们的出现。但我们也需要听听有经验之人的建议。

当我接受在家教育时,它还未得到法律的认可。如果被发现,我就会被从家里带走。我接受在家教育的时候,这个术语甚至还没有发明,更不用说被公众广泛接受了。事实上,我家曾经几次在法庭上捍卫我们在家受教育的权利。我已经为父母掌控孩子的教育奋力战斗了几近40年。几十年来我都致力于服务和装备其他在家教育的家庭。甚至一年多达200个夜晚我都在做这件事,当然大部分时候我的家人也参与了其中。

我真的不是在这里信口开河。从本书你将获得切实诚挚的、直接而真实的引导与建议。我会把自己所知的,有十足把握的信息分享给大家。对于不确定的内容,我也会坦然告诉大家。由于自己并不擅长家庭管理和时间管理两个领域,所以我请妻子承担了那两章的内容。

独一的天使

除了从一位曾经的在家教育的学生,以及实行了在家教育的父亲两个角度来谈之外,本书的特别之处还在于,我们会帮助你更有信心地决定在家教育,也会帮助你为了这项决定,与前行路上必定会邂逅的怀疑者们进行辩护。

不是每个人都会对你在家教育的决定感到高兴。当你阅读我对这些问题的回应时,我希望你坚定自己的心。当他人向你提及这些问题或是指责时,你可用我所建议的方式进行回应。该书简明扼要,是我那本篇幅更长、详细论述教育的圣经哲学基础的大部头的补充:Education:Does God Have an Opinion?

那本书是一个大的蓝图,而此书则是实际操作的体现。前者从圣经的角度,就什么是在家教育以及为什么要在家教育进行了辩护;而此书则解决了如何进行在家教育的问题。如果你还未看过那本书,我强烈的鼓励你读一读。我相信它有可能改变你的一生。

谢谢你花时间读这本书。我祈祷它可以预备你,为你要完成的事情增添力量。也请与朋友分享本书!


出品:Eddy@kuawentrans.com;eddyemma.com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或者https://paypay.me/eddyemma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