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文章虽不朽,秋蝶近悠扬(唐诗集句式筹款之二)

cup of coffee near flowers and book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9 分钟

关于《圣经女性观的形成》,封底和扉页推荐语。

推荐语

“奥威尔说过:‘若要控制未来,必先控制过去。’教会未能通过女性经验理解自身历史,大大削弱了我们对于基督教的理解。《圣经女性观的形成》从女性基督徒的角度,对父权制度的影响进行了深刻的历史反思。不阅读这本书,我们就无法完全地认识自身及我们的信仰。”

——米米·哈达德(Mimi Haddad),国际基督教平权组织(CBE International)主席

“《圣经女性观的形成》将在保守的福音派基督教中掀起一场波澜。巴尔的个人见证强而有力,她对教会中女性角色的辩论体现出扎实的神学和圣经功底,配合她那历史学家的分析工具,以古鉴今,使这部对父权制度和互补主义的挑战之作令人信服。这本书将带来剧变。”

——约翰·费亚(John Fea),弥赛亚大学教授

“在这本及时而宝贵的著作中,巴尔以其敏锐的笔触向我们说明,‘圣经中的女性观’与其说是圣经的规定,不如说是一种社会-历史的构建。我相信,这本颇为个人化、情感充沛的书籍将会赢得广泛的读者,尤其是那些是那些习惯了父权制的福音派圈子——他们或许会迫不及待地全盘否定它。

——托德·D.史提尔(Todd D. Still), 贝勒大学特鲁特神学院教授

对于当代美国宗教的争议焦点而言,《圣经女性观的形成》极富思想性,提供了宝贵的贡献。巴尔此书结合了自传体手法、典型文本分析和历史研究,写作风格清晰,令人倾佩。其成品既令人信服又感人肺腑。”

——菲利普·詹金斯(Philip Jenkins),《生育率与信仰:人口革命与世界宗教的变革》(The Demographic Revolution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World Religions)作者

“我从来没有生活在互补主义的世界中,但我通过许多学生和他们的教会近距离地看到了它的危害。巴尔尖锐地公布了她自己的经历,这使她对互补式释经及教会历史之破产的记述更显紧迫而有说服力。借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是时候停止这种荒谬的行为了!”

——贝弗利·罗伯茨·加文塔(Beverly Roberts Gaventa),贝勒大学教授

“通过揭露所谓‘合乎圣经的’女性只不过是一种文化构建,并没有反映基督的教导,巴尔动摇了我们浅薄的历史基础。她带我们重新经历了被排斥于信仰团体之外的心碎历程,以我们这个时代所急需的孤勇,活出了一个简单明了却颠覆常规的真理:所有的女人和男人都是按照上帝的形像创造的。”

——杰玛·提斯比(Jemar Tisby),见证者公司(Witness Inc.)首席执行官,《纽约时报》畅销书《妥协的肤色》(The Color of Compromise)作者

“这本书与我之前读过的书截然不同。巴尔利用自己对基督教历史的广泛研究,颠覆了你对基督教和性别的一切自以为是。”

——克里斯汀·科贝斯·杜梅兹(Kristin Kobes Du Mez),加尔文大学教授,《耶稣与约翰·韦恩》(Jesus and John Wayne)作者

“《圣经女性观的形成》以一册之力完成了近年来许多其他书籍零散表达的内容:所谓圣经里的女性观并不合乎圣经。虽然巴尔经过充分研究,在书中探讨和分析教会历史和神学,但这本书并不是无聊难啃的学术大部头。她将个人叙事穿插其中,提醒读者这一议题乃是关乎人性的。我从成年之后就一直想要读一本这样的书,真高兴它终于面世了。”

——乔纳森·梅里特(Jonathan Merritt),《大西洋》杂志特约撰稿人;《从零开始言说神》(Learning to Speak God from Scratch)作者

“我非常喜欢巴尔用中世纪教会历史的专业知识来解决教会中的女性问题。虽然我并不是百分百同意巴尔的论点,但是我确定,承认女性在教会历史上曾经担任过不同的领导角色,乃是有必要的,现在也应如此。我也确定,基督在他的教会中呼召了女性来教导。我还确定,对于那些维护圣经权柄的人而言,所谓的互补主义并不是唯一的选择,甚至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我很高兴她写了这本书。”

——艾米·伯德(Aimee Byrd),《走出圣经男女观》(Recovering from Biblical Manhood)和《无一是小妇人》(No Little Women)作者

“阅读《圣经女性观的形成》仿佛一场旅行,你不仅能进入巴尔自己的故事,体会到她时而痛苦、时而喜乐的内心;还能进入保守派那种‘圣经女性观’教义的密室——该教义并不比唱诗班的长袍、三点式布道法或基督教民族主义更符合圣经。巴尔揭露了福音派互补主义中存在的难以胜数的错误神学诠释。一本爱不释手的书。”

——司格特·麦克奈特(Scot McKnight),北部浸信会神学院教授


《圣经女性观的形成》是一本历史书,作者是贝勒大学(这学期才入职)的历史学教授贝丝·巴尔(Beth Barr)。她和另一位Beth (Beth Moore),都是去年离开美南浸信会的资深会友。Moore的故事我从前略有介绍,而Barr的故事则更加委屈。

Beth Barr的丈夫在一个很小的教会里担任牧师,她自己在神学院里教授历史,研究兴趣是中世纪教会史。坚定的美南会友,所以一向把自己的研究成果隐而不发,害怕配他人贴上所谓的“觉醒者”标签(关于这标签,可以参考最新的Shepherds Conference 2022上Dr. Voddie Baucham的演讲: 时间线 9:10:00)。

但她的丈夫后来被美南浸信会教会辞退了。连同Beth Moore因为批评美南的特朗普政策,以及其他事件,Beth Barr觉得不再有必要埋没自己的研究成果,于是出版了这本《圣经女性观的形成》。

过去一两年,他们夫妻失去了教会的牧职和大学教职,在一个极小的教会里聚会,一段时间甚至是靠着朋友们的支持维持生活。与此同时,此书受到热烈欢迎,也受到极为猛烈的攻击。比如,福音联盟的Kevin DeYoung 发表了极有争议的”The Making of Biblical Womanhood: A Review“,以及Micheal Bird的回应,《Speaking Up for Beth Allison Barr … Again》

但这是一本历史书籍,并不打算在正面攻击当代的”互补主义“。如果历史构成了冒犯,甚至牵连到叙述历史的人,大概在当代的中国读者和中国教会中间,不会有人觉得意外。


我相信在几年之间,”互补主义”会成为中国教会必须面对的核心问题之一。而徐州和丰县的事件,实际上很大程度唤起了许多人对这个议题的重视。从这个意义上讲,因其研究内容,也因为此书出版前后Barr一家的遭遇,以及西方教会围绕此书产生的大量评论、重述和争议,Barr此书将会在“互补主义”的讨论中成为“核心文本”的一部分——一个绕不开的事件。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翻译活动,目前已经有两位极富才华的女性译者在翻译此书。前面的“推荐语”就是她们翻译成果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我知道此书的出版难度,甚至其内容可能引发极大的反对。因此,纳入跨文的2022年自选项目,以支持两位译者的工作,似乎是我这里当然的态度。

筹款进度:目前此书筹款进度到了61.54%,两位译者一天的翻译进度已经到了3.3%。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


唐诗集句式众筹(1):结构疏林下,书案任成堆


  • 书名:The Making Of Biblical Womanhood
  • 作者:Dr. Beth Barr
  • 计划翻译英文字数(Source words):72,405
  • 译稿中文字数(估计):12-13万字。
  • 筹款金额:$4,344.3 (RMB 汇率:BOC今日中间价 $100/¥631.85)= RMB 26810

筹款链接:https://paypal.me/eddyemma

或者: zelle: eddy@kuawentrans.com

或以下二维码。

出品:Eddy@kuawentrans.com;eddyemma.com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或者https://paypay.me/eddyemma

1 thought on “文章虽不朽,秋蝶近悠扬(唐诗集句式筹款之二)”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