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我们下一代的吗哪

landscape photography of mountain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家有4个孩子的负担很大,特别是这些孩子们一天一天长大,衣食住行的消费,文体才艺的内卷,陪着每个孩子聊天,一个一个教他们骑射相扑的时间成本,都在日渐增加。

有时候我会设想,一代人的信心是无法直接传递给下一代的(读一点士师记前几章就知道)。他们的吗哪总有一天会在我们的手中停止下来。所以,无论是教育的选择,还是为了将来可以提供一点学费给他们,关于全职服侍的代价问题,都需要考虑。

但这事也就说说罢了,大部分传道人是顾不了将来的。说多了徒然增添许多烦恼。


改善传道人金钱意识,改变他们处境的事情急不来,或许真是下一代人考虑的事情去了。我自己的策略,大体上在几篇文章之中:

事工哲学(14)——我们下一代的吗哪

《事工哲学(69)——在家教育

事工哲学(101)——今年的退税

《事工哲学(109)|传道人的安全感(1)

《事工哲学(110)|退出策略

本着缺啥补啥的原则,这些文章似乎反映了我的焦虑感。或许时候将至,某一天我将不再焦虑,也未可知。

出品:Eddy@kuawentrans.com;eddyemma.com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或者https://paypay.me/eddyemma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