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圣灰星期三的喧哗与骚动

two white concrete statues covered by dust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

我似乎不应当在年轻人的群里厮混——我看不懂他们的话题,也弄不懂他们的意思。

今天不小心在一个群里和几个朋友争执起来——这在我一贯“你是对的”原则下,实在是大错特错。

起因是加尔文的要义,1560年法文版主旨,第一段里加尔文老师的一句话(原谅我断章取义):

他们有责任在这方面帮助初学者……

所以我就不合帮助了一下初学者,当然,效果就是所谓圣灰星期三的喧哗与骚动,我自觉灵性受了内伤。

关于圣灰星期三的读经,据说读罗马书14章是不会错的:

5 有人看这日比那日强;有人看日日都是一样。只是各人心里要意见坚定。6 守日的人是为主守的;吃的人是为主吃的,因他感谢神;不吃的人是为主不吃的,也感谢神。

你要觉得这日重要,对自己属灵有益,何不守着这日呢?要是觉得这日在文本或传统中毫无根据,不守也挺好的——只要自己对这样的理解坚定就好。保罗后面还说了一些,比如不要轻看,不要论断。


在改革宗传统中,有楚门博士(Carl Trueman)在2015年的一篇文章,题为《Ash Wednesday: Picking and Choosing Our Piety》,大力反对这日;另有福音联盟的知名博主,福音派的查理士博士(Tim Challies)的文章《Is It Sinful to Observe (or Not To Observe) Lent?》予以温和的商榷。

我个人觉得, Challies的观点更丰富,Trueman的队形有点偏。但即使是Trueman,也是公平地说,

When Presbyterians and Baptists and free church evangelicals start attending Ash Wednesday services and observing Lent, one can only conclude that they have either been poorly instructed in the theology or the history of their own traditions, or that they have no theology and history. 

我不喜欢“要么……要么……”体,不喜欢Trueman这段话,但至少他在批评的时候,把自己的长老会传统放在了前面和里面。

比较起来,我更不喜欢空泛地用词,比如“科学家大战Yecs”,“改革宗大战福音派”,“心理学大战圣经辅导”之类,不提。

我打算从我自己的文章中抄袭一段文字:

有一本书,叫“护教学:五种观点”,介绍了经典护教学(classical apologetics),证据护教学( evidentialism)累积案例法(cumulative case method),前设护教学(presuppositionalism)和改革宗知识论(Reformed epistemology)。

但我身边常见的护教学却只有三种:

1. 非基督徒是错的,他们的科学和哲学,文学和数学都是错的
2. 改革宗以外的神学全是错的。他们的属灵资源不足以支撑任何事工
3. 立场或实践略微不同的改革宗,在不同之处是全然错的。

昨天和一位好友聊天。他说是的,有些人在推广某种辅导的时候,使用这样的护教学进路。有人推广教育理念,也用这样的护教学进路。推广基督为中心的讲道,也用如此的护教学进路。推广唱诗歌,也用这种护教学进路……
最后,不胜其烦的“敌人”全都避而远之,身边只剩下朋友。于是,那护教学的炯炯目光,就看向了自己的朋友……

以警告自己,不要为着所谓的“护教”,特别是为了抖机灵或抬杠,把朋友都护没有了。我今天就似乎心绪不佳,和朋友抬杠了。教训深刻,我这就Lent去了。


出品:Eddy@kuawentrans.com;eddyemma.com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或者https://paypay.me/eddyemma

2 thoughts on “圣灰星期三的喧哗与骚动”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