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总把新话换旧约

green trees surrounding lake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

环球退休的胡总编最近有句新话,劝大家不要对徐州喊话,“难道不正是这种集体沉默形成的态度等来了事件出现新的转机”。感谢我的朋友王跑跑之父,在朋友圈里指出这句话来。

今天在朋友圈看到另一句新话,语出Christianity Today中文版,“巴文克与21世纪的华人教会何干?”:巴文克对基督教信仰大公性的关切,可以帮助华人教会克服“唯独改革宗”的情结和狭隘,及正视基督教信仰的处境化。

感谢我的朋友“何苦”,在朋友圈里指出这句话来。


两句话有异曲同工之妙,而我并不太相信一个死去近百年的欧洲(荷兰)改革宗系统神学家可以帮助,就像我不相信通过看“人人都爱雷蒙德”可以帮助我克服“唯独爱雷蒙德”的情结和狭隘一样。

读点N.T.Wright或者Roger Olsen,或许疗效会更快一点吧。


集中打包几个关于新话的博文,其中有些涉及的公号文章已经原地自爆了,我也懒得更新,反正历史文件是没有意义的:

不平衡的讲道理(9)|Newspeak-那些年,我们遇见的新话

语言的贫乏(2)| = 思想的贫乏

事工哲学(29)|用爱发电

排中律与“要么要么”体


当然,流行歌曲几乎全是新话,比如学友的名著“如果这都不算爱我有什么好悲哀谢谢你的慷慨是我自己活该”

出品:Eddy@kuawentrans.com;eddyemma.com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或者https://paypay.me/eddyemma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