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ebruary 16, 2022

个体经验与老年痴呆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简单读了一遍《事工哲学(8)|安全感》,深感后悔。因为,我尽然在最后一句话里用了“告诫”一词,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其实,大部分人一生所能经历的,不过有限的几个教会而已(至于宗派,甚至会更少吧),远不能说见多识广,可以开口闭口就胸怀天下,指点中国神学或华人教会的程度。 但作为一份历史文件,我只能解构它,让它失效,没必要去修补了。 只能这样说吧,从个体经验而言,我对于全职牧会缺乏安全感。但我这是受过各种属灵ptsd的幸存者,其实这种经验不能算数。 我给我的朋友DL聊起来,他就说,这个时代还是要有人付出全职的代价才行。当然,他是对的。 于是我总是在矛盾之中。如果全职是一种代价,那么究竟谁有权力呼召一个人进入全职,付出这样的代价?我不认为自己可以为了任何一种“崇高”的事业,要求任何人付出这样的代价。 前几天,有位好友读了《角色关系》之后来信和我讨论,难道对于初信之人,那毫无方向的懵懂之人,而我们明明已经清楚看见他们的问题、需要的改变和当行的道路,也不该说“圣灵告诉我,你要……”吗? 是的,我的确是这样认为的。如果只是从常识意义上给出经验性意见,我绝不会为了话语的权威性而说“圣灵告诉我,你要……”我最多只是说,我给你讲一讲我的经验和我的意见,但这完全是你自己的决策,不要将责任归在任何其他人身上…… 今天是国际河马日,International Hippo Day,要不把昨天当作留言bipo day吧,简称“interaction bipo da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