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ebruary 2022

star of david made of branches

语言学习之不可速成

《信仰與學術講座:新約和合本翻譯與釋經影響》。欢迎大家听了之后给我意见,当然最好是鼓励为主。

technology computer lines board

一个示例

“Because, son. We were born Americans, but in the wrong place,” he replied.
My father said that as naturally as if I had asked him what was the color of the sky. It was so obvious to him why we should head for America. There was really no other option in his mind. What was obvious to him, unfortunately, took me nearly 20 years to learn.

old ruins of columns of medieval temple

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所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名将以结硬寨呆阵为不可胜,而不是出奇冒险而胜之。

aurora borealis in starry night above snowy mountains at seaside

自媒体时代的宣示

据说地球的磁极曾经翻转过多次,而对于我来说,似乎凡是可以改变的神学实践,比如圣礼,崇拜方式,植堂,宣教,教会治理,婚姻关系,辅导方法,创造论……无一没有颠覆翻转过几遍。

green trees surrounding lake

总把新话换旧约

我不相信通过看“人人都爱雷蒙德”可以帮助我克服“唯独爱雷蒙德”的情结和狭隘。

clear glass jars filled with cereals

报税季

说起来,每年都为跨文的合作译者承担了部分税金吧,因为我开不出W-2或1099或者W-9,或者有些译者还是在美读神学的在校学生,只能通过国内的Freelancer路径来安排他们的工作。

个体经验与老年痴呆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简单读了一遍《事工哲学(8)|安全感》,深感后悔。因为,我尽然在最后一句话里用了“告诫”一词,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其实,大部分人一生所能经历的,不过有限的几个教会而已(至于宗派,甚至会更少吧),远不能说见多识广,可以开口闭口就胸怀天下,指点中国神学或华人教会的程度。 但作为一份历史文件,我只能解构它,让它失效,没必要去修补了。 只能这样说吧,从个体经验而言,我对于全职牧会缺乏安全感。但我这是受过各种属灵ptsd的幸存者,其实这种经验不能算数。 我给我的朋友DL聊起来,他就说,这个时代还是要有人付出全职的代价才行。当然,他是对的。 于是我总是在矛盾之中。如果全职是一种代价,那么究竟谁有权力呼召一个人进入全职,付出这样的代价?我不认为自己可以为了任何一种“崇高”的事业,要求任何人付出这样的代价。 前几天,有位好友读了《角色关系》之后来信和我讨论,难道对于初信之人,那毫无方向的懵懂之人,而我们明明已经清楚看见他们的问题、需要的改变和当行的道路,也不该说“圣灵告诉我,你要……”吗? 是的,我的确是这样认为的。如果只是从常识意义上给出经验性意见,我绝不会为了话语的权威性而说“圣灵告诉我,你要……”我最多只是说,我给你讲一讲我的经验和我的意见,但这完全是你自己的决策,不要将责任归在任何其他人身上…… 今天是国际河马日,International Hippo Day,要不把昨天当作留言bipo day吧,简称“interaction bipo day”?

abstract art blur board

一句留言

在这个博客上留言,是无需使用bipo,施工,木者,ggz,以及诸如此类的代码的。我既不会出动人工智能删帖,也不会公布留言者的meta-info,完全无需担心。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