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神学翻译杂谈(26)|作为译者的人(中)

hands rolling pasta dough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

和Andrew开玩笑,“木星的光环靠自转,神学博士的光环靠内卷”。


最近在翻译以弗所书的注释。Hoehner的注释是从希腊文开始,然后自己翻译(大体上按照希腊文语序),然后再逐字研究和注释。

这样的注释书翻译,无法顺着和合本或者任何中文译本。所以,我的画风大体上是这样的:

Text: 4:29. πᾶς λόγος σαπρὸς ἐκ τοῦ στόματος ὑμῶν μὴ ἐκπορευέσθω, ἀλλὰ εἴ τις ἀγαθὸς πρὸς οἰκοδομὴν τῆς χρείας, ἵνα δῷ χάριν τοῖς ἀκούουσιν. 4:30. καὶ μὴ λυπεῖτε τὸ πνεῦμα τὸ ἅγιον τοῦ θεοῦ, ἐν ᾧ ἐσφραγίσθητε εἰς ἡμέραν ἀπολυτρώσεως.
Translation: 4:29. “Let no unwholesome word come out of your mouths, but whatever is beneficial for the building up of that which is lacking, in order that it might give grace to those who hear. 4:30. And do not grieve the Holy Spirit of God, by whom you were sealed for the day of redemption.”
翻译:4:29. “不健康的言语一句不可出口,只说有益于建立他人所缺的话,为要给予听见的人恩典。4:30. 也不要叫神的圣灵忧伤——你们原是受了他的印记,为了得赎的日子到来。”(译注,和合本作“污秽的言语一句不可出口,只要随事说造就人的好话,叫听见的人得益处。 4:30. 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你们原是受了他的印记,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

注释和辞典一样,不需要发挥,需要准确。所以,我就这样跌跌撞撞地翻译了一遍以弗所书,还有另外几封新约书信。

但我想讨论的是译者的生态,所以开篇的那句话应当是:

“木星的光环靠自转,博士的光环靠内卷,译者的光环靠回卷……“


翻译是这样的。当我看到unwholesome这个词的时候,我并不知道Heohner后面会如何评论这个词。所以,我首先会按着字典含义,并接受和合本的”污秽“。到了具体注释的地方,Heohner说,

In the present context the word could not be rendered “rotten” but it could be “foul, putrid.” However, because of the immediate following words the implication appears to go beyond just foul language. Since all words are to build up fellow believers, it may well be that the adjective σαπρός has the idea of “unprofitable”,and could be translated “unwholesome”。

所以,这里明确地说,这个词不能翻译为”污秽“,而是具有”无益“的意思,可以译为”unwholesome“。

这个时候,我已经离开前面的译文12句话之外(还是因为unwholesome是经文中需要解释地第一个词,所以不是太远)。

于是,我需要回卷到所有出现unwholesome的地方,并调整译文,确认整本书里术语的一致性和表述的流畅性。


简单地说,翻译不是一个线性过程。一个负责任的翻译,会不断地回到从前的译文上进行调整,因为他/她在翻译后面的文字时,发现了新的信息,恍然了旧的错误。

我在提交以弗所书注释的译稿时,每一次都会提交不少修改。有一次,我发现Meyer这个名字在我的术语库里是迈尔,而在译文中有一部分被神秘力量译为了密尔。这位老兄写过一本Critical and Exegetical Handbook to the Epistle to the Ephesians and the Epistle to Philemon,在Hoehner的书里引用了一两百次。

所以,我得全文修改一遍。而有的时候涉及误译或理解错误,需要修改的地方会更复杂。

但这一切都是没有迹象的。50-60元千字所支付的,不过是线性的酬金而已——译者是一个机器,原文从一端输入进去,另一端就出来了译文。于是,我们为了这个线性的过程而支付一点费用,并不鼓励译者花费时间去”回卷“。

我常常需要使用concordance一类的手段来定位某个译文,只要望文生义一下,就知道con-cor-dance是怎样的一种舞蹈了——脐带缠绕般的难产的翻译。


版权所有:跨文翻译(Eddy Zhang)

出品:kuawentrans.com;eddyemma.com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