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工哲学(121)|未老先衰的5个因素

calm body of water beside sand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3 分钟

去年最大的生活变化是,Emma和我很少在午夜12点之前睡觉。

许多时候,我在11点才安抚两个妹妹睡着,开始戴着减噪耳机洗碗追剧。而翻译工作的展开, 往往要等到晚餐之后。

习以为常的生活节奏之下,压力似乎已经模糊入背景,不再是一件值得一提的事情,”我们中的许多人都生活在超负荷的痛苦中”(Swenson),“经历一场疲惫流行病”(Carpenter)。

Kaldor和Bullpitt(2001)说,职业倦怠可以发生在所有的职业中,但特别多发于那些涉及照顾和帮助他人的职业,如咨询师、社会工作者、教师、护士、医生、警察和传道人等等。”从事这类职业的人经常面临来自他人的高要求,特别是来自受到伤害或有强烈需求的人”。职业倦怠会带来严重的情绪损伤,使得人的情感变得迟钝。职业倦怠会影响到动机和动力,并产生一种无望感和无助感(Croucher, n.d.)。Chandler(2009)指出,情绪上的疲惫,加上过度的 “时间要求、不切实际的期望、不足感、对失败的恐惧、孤独和精神上的枯竭”(第274页),导致传道人的倦怠。而倦怠可能导致抑郁,破坏人际关系,对事奉产生负面影响。Hamid(2011)补充说:”人们可能没有广泛认识到,被按立的牧师是压力最大的职业之一”(§1)。

自我关顾是传道人防止倦怠,延长服事寿命的基本方式。但许多传道人往往忽视自己,忽视自己的情感需要,特别是属灵需要。

自我关顾,意味着”平衡对他人的关注和对自己福祉的关注,做一些可以增进我们身体和灵魂的事情”(Golden, 2007, p.1)。Halaas (2004)补充说:”自我关顾意味着理解积极健康的含义并为之付出努力”(第44页)。积极的健康意味着平衡健康的各个方面,建立属灵、身体、情感、社会/人际关系、职业和智力等方面均衡。平衡需要确立优先次序,安排生活,不要让某一方面的关切压倒其余的部分(Wolf Jones,2010)。Golemon(2010)说,”健康的获得,需要维持上帝赋予的各个维度之间适当之平衡”(第2页)。不幸的是,传道人的主要健康问题是无法保持平衡的生活。Sheep等人(2006)指出,在某种程度上,人们期待传道人提供 “超人的工作表现,同时又奇迹般地维持令人满意的家庭生活,建立良好的社会关系”(第5页)。除非传道人花时间照顾自己的需要,他们照顾他人的能力将会逐渐受损——事实上,他们可能会发现自己很难再照顾他人(Melander & Eppley, 2002)。
Oswald(1991)补充说:”自我关顾是我们领受神的呼召,成为全职传道人时对上帝的承诺”(第5页)。Horrex(n.d.)强调,传道人的自我关顾”绝非可有可无”(第6页),而是他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核心要素。自我关顾不仅能帮助传道人过上更平衡的生活,还能帮助他们更好地接触和关心他人。自我关顾不只是一种悦耳的理论,可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立竿见影,即刻生效,而是一种必不可少的长期努力。自我关顾是实现健康平衡、可持续服事的关键因素。

自我关顾的四个要素是,设立界限,限定工作时间,休息和建立支持网络。

1. 设立界限(Boundaries)
Oswald(1991)强调,时间是一种无法延展的商品,我们无法通过更好的管理时间而获得更多的时间,但 “我们必须学会更好地管理自己”(第167页)。时间管理需要建立明确的界限,以限制外部世界对我们个人生活、时间和空间的侵扰。沃尔夫-琼斯(2010)断言,”为我们的个人生活建立界限,有利于我们保持平衡,帮助我们在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持续地良好运作”(第10页)。Weems和Arnold(2009)强调,”如何划定家庭和教会生活之间的界限,对于传道人的健康及其家庭健康而言至关重要”(第3页)。艾伦(2011)断言,”神职人员生活中75%的压力来自于工作边界不明或者设置不当”(第6页)。尽管设置界限可能很困难,但为了保持健康的平衡和有效的运作,传道人必须为自己的事工建立明确的界限。

2. 限定工作时间
21世纪的挑战之一是,自愿加班似乎成为常态。偶一为之或可接受,但长期以往,就会造成不平衡。一般而言,工作多少小时是合理的?Wolf Jones(2010)指出,”在大多数情况下,每周最多工作50小时”(第10页)。艾伦(2011)提到阿尔班研究所(the Alban Institute)的一项研究,”每周工作超过50小时是’危险的'” (p.6). Oswald(1991)断言,每周持续工作超过50小时的传道人在身体上、关系上和精神上都会受到影响。此外,麦考尔(2011)提到一项调查,其中73%的传道人表示,他们甚至无法长期保证每周可以休息一天,而戴维(1995)强调,”许多传道人把’休息一天’视为一种逃学行为”(第3页)。因此,为了避免倦怠,传道人有必要详细记录和分析他们每周的工作时间,并确保自己不会过劳。

3. 休息与安息日
由于许多传道人的工作时间长得 “危险”,休息往往被最先牺牲掉。然而,休息对所有人类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因为 “我们受造的本性里有休息的需要”(Wolf Jones, 2010, p.11),休息不足最终会造成损失。剥夺休息,可以使人无论身体、精神、情感甚至属灵上变得迟钝。缺乏休息也会导致情绪波动,造成注意力不集中。传道人尤其需要”安静靠近神的时间”(Horsfall, 2010, p.47),需要拔掉世界的”插头”,为电池充电,并在上帝的同在中休息。在他的《从休息的地方开始工作》一书中,Horsfall(2010)提到了约翰福音第4章第6节耶稣旅程疲惫,在雅各井边休息。Horsfall(2010)说,”这个故事之所以发生,都是因为耶稣什么都没做”(第10页)。Horsfall(2010)意识到,”我们可以学习像耶稣那样,从休息的地方开始工作和传教”(第10页)。
然而,可悲的是,正如卢云(Nouwen, 2006)所强调的,”我们如此关注有用的、有效的和可控制的事情,以至于无用的、无效的和不可控制的时刻让我们感到害怕,并促使我们马上回到‘有价值’事情的安全感中去”(第18页)。桑福德(1982)断言,”仅仅偶尔地休息几个小时并不能使我们充分更新”(第19页),传道人需要确保一段时间内得到充分的休息,以便属灵更新,恢复活力。借用桑福德(1982)的游泳比喻,”你需要一直进入水中”(第19页),传道人也需要全身心地他们休息,认真对待休息。Oswald (1991)补充说,传道人常常为自己花时间休息而感到内疚,但 “他们没有意识到,除非定期休息,否则将没有属灵深度来维持健康的事工”(第95页)。
休息的方法之一是固守安息日。沃尔夫-琼斯(2010)喜欢把安息日看作是 “日常劳动的停止,或者是一个令人愉快和富有成效的分心”(第33页)。Shrier(2009)断言,安息日 “不仅仅是日常生活的休息,也是灵魂的恢复”(第13页),并补充说:”这种恢复可以减少因压力而变得倦怠的机会。……安息日不是在待办事项清单上多做一件事;它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停止做那些使我们无法与神相处的事情”(第17页)。钱德勒(2009年)强调,”休息,更新耗尽的精神、情感、心理和身体储备,可能有助于防止或减少倦怠”(第275页)。Baab(2005)提出,“Seven full days makes one weak”(译注:文字游戏,week – weak),并将这句话印在了书的封面上。 为了避免长期在事工中疲于奔命,或者为了避免倦怠,传道人必须得到充分的休息,享受安息日的乐趣和益处。

4. 支持网络
有助于维持健康的一个重要的自我关顾方式是建立强大而可靠的支持网络。沃尔夫-琼斯(2010)认为,传道人需要 “一些让自己无需扮演传道人角色的朋友;可以信任的人,爱和支持你的人,……以及不期望你成为完美的人”(第15页)。这些”支持”者可以是 “理解这种奇特而奇妙的呼召”(Daniel,2009年,第7页)的传道人同事,也可以是会众教会之外的朋友。Horrex (n.d.)说,”认识到我们需要来自他人的友谊和支持,是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第6页);Daniel (2009)补充说,传道人”需要自己的社区”(§7)——不是那些会消耗教牧资源的人(Faulkner, 1981),而是那些在那里为牧师提供所需支持的人。
传道人必须与其他传道人一道建立支持小组,作为 “一个安全的避风港,让压力释放”(Oswald, 1991, p.49),因为其他传道人可能有类似的经历,可以提供一些有帮助的视野。Halaas (2004)认为,传道人支持小组有助于”释放挫折或怀疑,帮助我们对会众问题进行反思,并提供道德支持和持续的专业成长”(第82页)。
Pastoral Care Inc. (2012)认为,”为了避免多重角色困境,许多牧师设定了界限,不与教会内的任何人走得太近”(第7页)。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Pastoral Care Inc. (2012)提到一项调查,”70%的传道人表示,他们没有一个可以分享他关切和困扰的亲密朋友”(§7)。Halaas(2004)断言,”拥有一个充满友谊关爱的朋友圈和家庭网络是非常重要的保护,可以防止我们陷入不健康的关系”(第47页)。Chandler (2009)指出,”教牧文献一再将孤独、寂寞列为与倦怠或缺乏教牧支持系统同样严重的影响因素”(p.276)。因此,支持网络对传道人而言至关重要。


以上简单摘译自预印本网站文章:https://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307765251_Exploring_Clergy_Self-care

Title: Exploring Clergy Self-care

Date: January 2013

Publisher: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Religion and Spirituality in Society 2(2):69-80


参考文献就不列了。昨天刚去了一趟广州,为Angela领取新的护照,顺便请朋友吃饭。定了极品航班,早晨4点半起来,7点的航班去了广州,9点30分到美领馆,在瑞幸点一杯咖啡,领了护照,然后就整天无所事事了。中午和汉锋、豆豆一起吃饭,散步聊天,然后去了广州图书馆找了一个椅子睡了一觉,直到广播赶人,图书馆闭馆。出门扫了一辆自行车,在珠江边晃荡几个来回,去林合吃了快餐,去机场点一杯麦咖啡,然后开始认真阅读“Mending The Soul“。

回到家已经是凌晨2点。咖啡因的缘故,没睡好。早晨起来继续折腾回重庆的机票,并对孩子们的不懈干扰发了火。David于是推说颈部肌肉疼痛,去了医院理疗。

我的脾气和休息睡眠的质量成正比。很显然,没有睡好的时候很容易对孩子们发火。也许新年立志应该是12点之前睡觉才对。

CIU的课程中,我学习了大概6门课程涉及属灵建造、自我管理、关系(婚姻)管理,包括spiritul formation (basic and advanced), marriage counselling, missionariy marriage issues, leadreship, self-care for chaplaincy.

但Dr. King的提示是,每年把过去制定的休息计划复习一遍,重新整理。还有几天时间,我还能为了自我关顾的四个要素好好祷告一下吧。

对了,继续开放每月一次的传道人支持网络。限重庆方圆50公里。但其他自我关顾的问题,就只能是自行解决了。说实在话,很多传道人似乎都有闲不下来的毛病,许多时候,我甚至觉得他们为了每月的Newsletter而创造了若干无所事事的忙碌,用事工将自己的时间占满,同时也将平信徒的闲暇时间尽可能地填满……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跨文翻译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