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学翻译杂谈(23)|日复一日的倦怠感

body of water at daytime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3 分钟

17947,今天早晨8:38,开始工作的数字。

这句话是:

Also, the idea of source is emphasized in the prepositional phrase (ἐξ οὗ) in the next verse (v. 16).

18229,晚上9:45,倦怠工作的数字。

这句话是:

The subject “the body” mentioned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verse united with the verb could be rendered “the body … causes (brings about, procures) the growth of the body.”

早晨6点过把孩子们叫起来看日出,结果遇雨,无功而返。上午就没有再出门,而是在家里翻译。下午小睡之后,领着孩子们去沙滩上修建“城堡”,然后是各种琐事,预备明天的出行(给Angela取护照),家庭礼拜,为疲倦了不幸磕到脚的Lisa读书,安慰她不要再哭。中间偶然有时间,可以翻译几句话。

有些句子特别长,比如:

This supports the ongoing concept that each member of the body has been gifted and as each member utilizes the gifts as he or she makes contact or connection with other members of the body, the body will grow.

18229 – 17947 = 282

这就是今天翻译的句数。

而这本书还有7523句话要翻译。已经翻译和第一遍审核过的句子数量是17966,这个月内初译待审的句子数是1767句。


一般而言,翻译到一定的数量,我就不由自主地生出倦怠感,症状是看着长句和复句就不想下手,脑袋一片空白。在我精力充沛的时候,我会集中注意力,像钻井平台一样剖析句子,给出通顺的译文。但在倦怠的时候,我甚至需要把句子复制到deepl中过一遍,然后才讶然失笑地想,这是一个简单句呀。

翻译于我是一件难事,大概每次集中精力工作,高效工作时间不会超过2小时,然后就自觉消耗殆尽,不能思维。

有的时候,我在紧张的翻译之中,孩子们来身边说英语,我几乎无法理解。所以我就对David说,对不起,请你重复一遍。因为爸爸的大脑正在英语和汉语两种语境下高速地切换,不断地试图理解英语,寻找对应的汉语,回溯译文的一致性,调整汉语的可读性……所以即使是简单的英语口语,我也充耳不闻,泥古不化。同理,如果我正在翻译,没有回微信或邮件,或者就此忘记再回,请原谅。事实上,被打断的工作流往往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工作状态,所以工作时不太看微信。

日复一日的倦怠感。或者说,每天的翻译都是在倦怠中结束。

我可以理解,为何那么多雄心勃勃要以神学翻译为志业的年轻人,其实可能连一本书也翻不好就退场了——每一天的翻译都是拖延症的灾害高发期,没有人监督, 没有人检查进度,没有站立会议,没有冒烟测试……一天不做,似乎对进度也没有太大的影响,做了300句,对7523句的大山以及日日临近的deadline而言,似乎也没有太大帮助。

今年似乎应该把翻译视为消耗,而不再理解为灵修方法了。


好了,发泄情绪结束。我要开始工作了。赶到300句收工吧。我的假期已经快结束了,提前进入工作(消耗)状态。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跨文翻译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