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跨文翻译”的2021

gray concrete bridge over river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6 分钟

刚整理完2021年的账单。

参与或组织翻译的书籍(涉及跨年结算的项目):

《Westminster Theology》。448页。

《Workplace Discipleship 101》。280页。

《Beyond Biblical Integration》。256页。

《Ministry Multiplication Cycle》。198页。

《Lord, Teach Us to Pray》。312页。

《Providence》。752页。

除了《Lord Teach Us to Pray》,其余几本书我都做了extensive editing,许多地方近乎重译。而且在详细编辑之后,还请了第二位编辑来做文字修饰和通读。《Providence》的情况比较特殊,有两位译者进行了完全的重译,我做了第一遍编辑,Annie做后面的文字编辑工作。


在翻译中跨年的书籍包括:

《Life-giving Leadership》,375页。2022年1月中结束。

《Ephesians: A Expository Commentary》,960页。预计2022年3月初结束。

《Redeeming Science》,384页。预计2022年6月结束。

2019年完成的《The Gospel-Mystery of Sanctification》,314页,还需要最后一遍校对,计划明年4月完成。这书的难度超过大部分译者的水平(我的两位译者中途放弃项目,基本算是新译+重译),似乎编辑也有些束手无策,如果有热心的志愿者想尝试一下我遇见的最难英语,也是一件乐事。


除了书籍之外,2021年翻译了两个长篇系列:

圣经辅导运动》与《低端护教学》,算是工作之余的发泄。

另外,还有三门课程的翻译,大概是新约概览,系统神学之类。每个课程讲义大约7-8万字,一共20万字。

另有几篇杂志文章,大约2-3万字。

总体上估算,2021年跨文翻译涉及的文稿大约300万汉字。引用2019年的总结:

作为一个Business As Mission的事工,“跨文翻译”不仅支持了我们一家在重庆的生活,而且为其他译者们提供了一点点支持,让他们也能有一点收入,有一点成长。这基本上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事工模式:创造更多的工作机会,让更多的人可以稳定地参与其他事奉或学习


明年的自选项目还没有决定。我希望是《The Making of Biblical Womanhood》,《When Narcissism Comes to Church: Healing Your Community From Emotional and Spiritual Abuse》,以及普兰丁格的《Knowledge And Christian Belief》。有没有出版机构愿意去拿版权?

明年上半年的官方项目已经定为Zondervan出版的教材:

  • The New Testament in Antiquity, 2nd Edition, 624页。
  • Thinking Through Paul, 416页。
  • Readings from the Ancient Near East, 240页。

年底巨献:感谢宁芳在博客上长期互动,以及各种有趣的分享。小礼物已经预备好,请微信联系我。

感谢几位好友帮助校对了几本书。这对于维持“跨文翻译”的质量和声誉,具有决定性的意义。


今年开始听了一点Podcasts,或者在audiable上随意听了一些课程(都没有听完)。

12月的两个课程,一个是讨论拖延症的,一个是讨论阴谋论的。在圣诞节出门开车的时候听过一点大概。

关于阴谋论者,一个基础结论是,越是指出阴谋论者的逻辑矛盾或事实错误,阴谋论者就会越积极地“传福音”转化新的信徒,反正说什么都会成为坐实“阴谋论”的最新证据。这个问题只要看看目前“主内”最著名的阴谋论者,“生命树婚恋”的每一篇文章的格式化导言就知道了:

在理解之中,也在想象之外,周六再次重发的这篇《解读《纳尼亚传奇》不是为了制造话题,而是为了提醒和发出忠告!》,继续了它之前的命运再次被举报阵亡了。

恰巧昨天因为有事停更,就收到了不少问候和担忧的信息,鼓励我们千万不要气馁而要坚持写下去。

实在是感恩,非常感谢大家的关心和鼓励,更感谢继续举报的人,两个方向都在告诉我们,必须要加油不能放弃。

嗯,几乎每一篇都是这样一段话开始的——我们写了这个阴谋,于是很多人反对我们,甚至举报我们。但也有很多人支持我们。所以,这个问题十分重要,生死攸关,需要继续写,继续揭露更多的阴谋——光某会(以及马云的湖畔),犹太人,罗斯柴尔,C.S.Lewis, J.K.Rowling, 王某宏……他们都是深层政府里面有组织的搞破坏的牠者。


关于拖延症,基础结论是,拖延是因为要做的事情会引起心理负担,所以只是找一些简单的替代事情,以避免面对这些事情。

昨天读到一对传道人夫妻的代祷信。他们自己反思了几个问题。1. 一年写的代祷信太少,4个月才一封。2. 没有跟进资助者,一年之内遭遇了较多的fade away,明年或许遭遇很大的经济困难。

写代祷信也是我的拖延症领域。不过成为freelancer的经历,或许比较好地帮助了我调整——翻译的问题在于每天都需要做一点,否则要不拖稿,要不就低质量交付。同时,翻译很少有人连续监管,所以需要自己不拖延才行。

但更严重的拖延症往往发生在没有deadline、没有具体目标、带来巨大心理负担的活动之中。写代祷信和为事工筹款似乎正是这样的事情。一方面,长年累月的植堂事工似乎总是缺少亮点(甚至缺乏果效),另一方面,我们的文化里筹款是一件“低声下气”的事情,而新的植堂者很少得到筹款技巧和心理方面的训练。

唉,希望2022年他们一切顺利。


有几位朋友都真诚地对我说,“对了,还有你公众号经常会看,受益颇多”,“同乐!您的文章给了我许多启发”,“感谢多篇科与信之译介”,“颇有价值事工”等。真是感谢朋友们的支持,2021年算是平平安安地过去了,没有什么缺乏之处,还有余裕可以做一点“工作坊”,教几门课程,也有时间在家工作,陪伴家人,教导孩子。

我知道这一年写了各种各样的主题,散乱不堪,自己也无法总结,当然也不好意思追问朋友们,“你觉得我是主内公号吗?”

版权所有。

出品:kuawentrans.com;eddyemma.com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或者https://paypay.me/eddyemma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