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事工哲学(119)|作为或然、应然与实然的洗粉工作

fried potatoes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5 分钟

虽然我一向不认为自己是“主内公号”,写作只是自我医治(自我牧养)的手段而已,并不肩负牧养“华人教会”之重任,但我自己担不起的重担,还是愿意放在别人肩上,顺便在键盘上动动指头(路加福音 11:46b)。

虽然我已经取关了大部分“主内公号”,或者这些“主内公号”被三次大围剿之后,要不就战略性大转移,要不就成为了符号主义的迷宫,二维码+标题党,但我还是在各种读书公众号之外,保留了三、四个长期关注的号。我愿意推荐给大家这几个号,但有一个条件,如果你读到他们的某篇文章之后,内心听见一个声音对你说,“好啊!点赞!”,“点在看!”或者不带批判性思维地转发(又称无脑转发),我先预警一下,我的自说自话的“自我牧养”,可能变成你的“属灵伤害”——所以,你应当慎重考虑取关我的博客与公号的事情,至少为此祷告三次(哥林多后书 12:8以下),看看主的意思如何。


我至今仍然保留的号,或者说这些足以抗击第5次大围剿的主内公号,包括(但不限于)“CMF圣辅”,“创造科学”,“生命树婚恋”和“倪宏恩工作坊”。

在进一步讨论之前,先说一下或然、应然和实然的问题。

如果你说“微信扫码”或许是启示录里的兽印,条码最后的“666”(或者有位弟兄居然配了一副666度 [2/3K] 的近视眼镜)或许是“兽的数目”,恭喜你,你已进入或然的领域了。

如果你说微芯片的嵌入是末世到来的前兆,疫苗注射是为了把芯片注入人体,打上兽印,恭喜你,你已经进入实然的领域。

如果你以言之龊龊的口吻大谈如何兽印,末了来一句“但是,我们不是说植入芯片本身是兽的印记。笔者的观点是这样的技术是铺垫,是将来预言被应验的预备。更加重要的是:当我们看见这些事渐渐地成就,就当谨慎、警醒。正如在经上所言——路21:31-36”,以为这样就不算造谣说谎,可以脱掉责任,恭喜你,你已经进入最高的应然境界了。


几天前,我在朋友圈里针对《“兽的印记”——一个正在应验且与你息息相关的预言》这篇文章,随口发了一句留言:

看这读者数和点赞数,反正我是希望朋友圈里为这点赞的自动拉黑我老人家。跟你们在同一个朋友圈里我觉得太没面子了。对了,顺便也取关〝跨文翻译〞吧。快忍不住要在公号上洗粉了。

事后,我有位朋友留言回复(朋友圈是私人空间,所以我Paraphrase一下):作者声明了,植入芯片本身不是神的印记,至于是不是兽的印记,作者只是做出合理的推测,与“时代论+前千”的基要主义反智说法还是不一样的。

这就让我陷入了比较两难、深深发呆的境界……

所以,我决定简单地批评一下 《“兽的印记”——一个正在应验且与你息息相关的预言》 ,给出我的理由(rational)。


作者在讨论这个问题的开始,语气是很笃定的:

相信21世纪之前,读经的人看到这段经文都会难以理解,这个“兽”如何能实现这个规定和目的。

后面就开始论证,为何芯片嵌入是兽的印记。仅仅在文章最后一段糊弄一下,我不认为就使其脱离了“时代论+前千”的基要主义反智,进化成为“改革宗+无千”的“创造科学”了。

现今科技已经为将来的人体芯片植入奠定了基础,虽然目前还未大规模实施,但这一切在不久之后就会来到。也许你对此不太相信,将来人体芯片的普及真的会那么迅速吗?

这种句子,有任何疑义吗?

首先,在2010年3月21日,在美国议会通过的健康保险法中规定,美国公民有义务植入这人体芯片,而且这是一项“带有强制性的义务项目”。在这个法案通过后,过36个月(3年),政府将制定施行令,开始实施这一法案。

大概作者不知道,现在已经是JB时代了(不要误会,我说的不是敬拜,而是美国人民对Joe Biden总统的亲切称呼)。这个新闻(2010年的),这个过了36个月的强制执行令(期间我正好在美国,亲眼目睹了川普上台的大选,也亲自申请过Obama Care的医保),我可以肯定地说,这个过时消息是假的。这篇文章的作者大概不知道世上有“Facts Check”这一说,睁着眼睛说谎,很好玩吗?


好了,至于什么释经学,末世论,基要还是反智的问题,就不说了。我要去查核酸了。

我还有末了的话说(以弗所书 6:10),请我的朋友圈里点赞这篇文章的好友取关我,拉黑我吧——如果你被我深深地“属灵伤害”。

出品:Eddy@kuawentrans.com;eddyemma.com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或者https://paypay.me/eddyemma

1 thought on “事工哲学(119)|作为或然、应然与实然的洗粉工作”

  1. 即使我喜欢的文章,我也不会点“在看”。因为,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在看啥。
    我手机丢了以后,才发现没啥电话号码特别重要。于是我就第一次清理了微信通讯录。不仅通讯录,家里的衣服也是需要时常清理的。一个小时前,我在慈善超市买了套睡衣。今晚回去,我就挑两件衣服出来,丢掉。
    今天中午的祷告会,我很诚实地分享说,近期觉得越发觉得讲道很乏味,讲来讲去就那些道理。肢体A问我:“你确定你听明白福音了吗?”我说:“头脑上我是明白的。”这个肢体说:“福音是很难明白的,我就觉得自己不明白的地方越来越多。”我问:“怎么才能明白呢?”肢体B说:“多听。”
    肢体B一向强调,好的行为是有信心之后,自然流露出来的,就像吃了东西要拉臭臭。我认为,信心和行为像一个双螺旋结构。一方面,我当然要求神赐下信心,让我因着信心有好行为。另一方面,我不能一直等着神做工,赐下信心。我要主动去做一些事。就像以色列人过约旦河时,抬约柜的要先把脚踏进水里,水才会分开,而不是在岸上一直等着神将水退去,再下脚。肢体B只是说了一个方面。但当我说另一方面时,我就涉嫌“以行为称义”。
    祷告会结束后,我在路上想起,除了说“神啊,求你赐我信心,求你让我经历你,求你赐下智慧,求你开出路,我把XXX仰望交托在你手中,愿你旨意成全”之类的话之外,我说啥都是有问题的。如果我说“看到别人那个样子,我想起我自己以前和他一样,所以我感谢主改变了我”,就会有人说“你这是骄傲吧”。如果我说“我希望神快快让我明白福音”,就会有人说“你这是在利用神成就自己的心意吧”。
    当然,一个得救的信徒不应该太care别人说啥。况且,我自己也常常不过脑子说些让别人不爽的话。只是……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