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Quiverfull Movement与“箭袋神学 ”

brown and white wooden road sign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8 分钟

诗篇127:1 (所罗门上行之诗。)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儆醒。

2 你们清晨早起,夜晚安歇,吃劳碌得来的饭,本是枉然;唯有耶和华所亲爱的,必叫他安然睡觉。

3 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所怀的胎是他所给的赏赐。

4 少年时所生的儿女好象勇士手中的箭。

5 箭袋充满的人便为有福;他们在城门口和仇敌说话的时候,必不至于羞愧。


最近的Josh Duggar被定罪一事,可以略微展开说一下。Josh是Duggar家的长子,这家人一共生了19个孩子,到了不能再生的时候,还收养了一个——一共20个孩子。

在美国有些家庭推崇“Quiverfull Movement”,所谓“箭袋充满的人便为有福”。这是一个跨教会的运动,并不限于某个教会。比如Duggar一家就是美南浸信会的会友,也不会公开承认自己在实践“箭袋神学”,但他们的许多做法可算在这个运动之中。

极右的保守基督教网站“gotquestions.org”,总结了“Quiverfull Movement”的几个特征。但这么基要主义的网站也小心翼翼地与“箭袋神学”划清了界线。

按照gotquestions.org多少带点羡慕和积极(回避)的说法,箭袋神学运动的主义特征是:

• 神赋予男人绝对权威,掌管家庭;同时,男人应当工作养家。
• 女人在家里发挥自己的影响力。
• 除了家庭相关的工作,女人不应当外出工作。
• 单身女性的工作可以更加灵活,但大体而言,不鼓励她们从事男人一样的工作,特别不要在工业、商业、行政、军队里拥有和行使男人之上的权柄。
• 神全权掌控女人的子宫;所以不允许避孕,也不允许生育辅助技术。生多少孩子,神说了算。
• 生养众多,教育孩子,是所有基督徒的责任,为了要让基督徒后代的数量超过外邦人,让国家重新成为基督教立国的神治国家(Dominionism/reconstructionism)。
• 神将教育孩子的责任直接托付给了父母,而不是国家;选择教材、监督训练孩子,完全是父亲的责任。
• 女孩的教育最好围绕着她们将来要从事的角色——妻子和母亲——来设置。
• 按照年级分班的教学活动不好;孩子们很愚笨,同龄人相互影响会更加愚笨。
• 地方教会是“若干家庭组成的大家庭”;所有的敬拜和教育活动都是几代人同堂进行。
• 未婚的成年孩子在家里生活,受父亲的领导;尽管儿子可以出去就业或“娶妻”,但婚姻是父亲定夺之事。
• 女儿由父亲“嫁出去”,因此顺服的女儿在选择丈夫的事上会听从父亲的意见,尽管双方都拥有婚姻的否决权。

“Behold, children are a gift of the Lord.” (Psa. 127:3) Do we really believe that? If children are a gift from God, let’s for the sake of argument ask ourselves what other gift or blessing from God we would reject. Money? Would we reject great wealth if God gave it? Not likely! How about good health? Many would say that a man’s health is his most treasured possession. But children? Even children given by God? “That’s different!” some will plead! All right, is it different? God states right here in no-nonsense language that children are gifts. Do we believe His Word to be true?

–Rick and Jan Hess

事实上,“Quiverfull”家庭崇尚在家教育,不欠债,不使用国家的医疗保险和贫困救济。这还是要脸的——毕竟,生而不养,或者生而不能养,都是有损神荣耀的事情。神既然全权掌管子宫,自然也会养活一个大家庭(平均每个家庭的孩子在8个左右)。

Quiverfull家庭不鼓励孩子们读大学。一来,世俗大学,甚至那些神学院也败坏了,读了就再也控制不住了。甚至孩子们最好不要接触社会,成年之前只认识父亲一个成年男人为好。

在家教育阶段,这么多孩子自然是不能分班的(所以分班不好嘛!)。于是,姐姐往往承担教育年幼孩子的责任。

父亲一人工作,不欠债,不用国家补助,家庭经济可能相当紧张。(比如,某个父亲在奶牛场工作,一年收入5万,养活9个孩子……)所以,没有医保。Quiverfull家庭崇尚(或者迫不得已)自然生育,不去医院,能请个midwife接生就不错了。

Cult(或者按照单边逻辑的自然推论)的地方在于,Quiverfull家庭还是一个极权的父权家庭。妻子任何时候都不能拒绝(事实上,要求任何时候都喜乐地承受)丈夫的性要求。无论白天照顾孩子、哺乳(甚至怀孕)有多么劳累,都不能拒绝。所以,很多情况下——难以断清的“婚内强奸”,然后走”your words against my words“的教会流程,最终一无是处。

在Quiverfull运动下,女性成为生育机器,完全物化。从结婚到停止生育,Quvierfull女性大约会有20-25年不停的怀孕、哺乳、晨昏颠倒、腰酸背疼……事实上,在家教育和大部分家务,将由家里年长的女孩承担。有些案例提示,Quiverfull的女性在25年之后,才有机会重新进入大学学习。大部分女性在这个过程中,已经很难有独立生活的能力和技能,也失去了独立生活的安全感,所以她们似乎在面临外界质疑时,很可能坚定地站在自己的丈夫一边。(参见Josh和Anna Guggar一案,Anna的反应。参见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这样的家庭培养(如果可以说”培养“)出来的孩子,比如Duggar的”19 Kids and Counting“以及更多不那么有名、缺乏政治资源和经济支持的贫困家庭,其状态颇值得担忧。

Duggar家的长子Josh在15岁之前性侵了5个女性,其中包括自己的3个妹妹,一位保姆。这事他的父母显然是以隐瞒遮掩了事。后来,Family Research Council,一家右翼政治性组织,雇佣Josh(19个孩子的大家庭的长子,自然是推动美国家庭重视家庭价值的榜样)作为他们的政治游说组织(注册为501(c)(4)类型的组织。教会和事工机构的注册类型是501(c)(3)——题外话)的华府院外活动家(新学了一个词,lobbyist,还有另一个词,fundie),直到Josh性侵事件东窗事发。这事以后,Duggar一家的做法很奇葩。他们压制几位受到性侵女儿的声音,要求她们声明自己已经原谅了哥哥。他们家的妈妈出来说,媒体揭开这个往事对几个女儿的伤害,比当年哥哥性侵妹妹对妹妹们的伤害更大——不是吗?年幼的女孩不太有记忆,她们会忘记这事的。所以,这次Josh因为极度恶劣的幼女(有媒体说不到12个月的女婴)色情图片,被联邦起诉,定罪,立即收监,似乎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惊奇。这样的事情难道不是Quiverfull运动,这样的家庭,这样的神学,这样的父母影响下自然的发展吗,只不过许多的罪没有暴露在阳光下而已。(顺便说一句,Duggar家有位女儿,最近因为忽视儿童罪,正在受到起诉。看起来,又一起虐待儿童案而已……)

当然,Jim Duggar正在阿肯色州高调地竞选参议员,而在中国教会里,大家则津津乐道这位杰出的共和党政治家的19个孩子。


作为译者,我很高兴有比较委屈的手段,可以讨论大洋彼岸的事情,而不用和本土”箭袋神学“发生直接冲突。大部分正常的美国基督徒(甚至我们认为极右或基要的基督徒),都在迫不及待地与Quiverfull割席,与Doug Wilson、高维理的Advanced Training Institute断交,反思基督教古典教育和在家教育背后的神学、政治、性别、种族和经济因素。当然,美国福音派大多数人都会在Quiverfull这个词之后,放上一个cult——Quiverfull Cult。

少年时所生的儿女好象勇士手中的箭。那Quiverfull的人便为有福;(但愿)他们的儿子在家里和妹妹说话的时候,做父母的不至于羞愧。

出品:Eddy@kuawentrans.com;eddyemma.com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或者https://paypay.me/eddyemma

11 thoughts on “Quiverfull Movement与“箭袋神学 ””

        1. 父亲的意志强势到专横、极度不信任政府不信任社会甚至不信任自己的教派;遗世独立自给自足、带起来一大批跟随他们的人,就是这类cult感很像

  1. 如果是自愿生养众多而不是受到良心上的律法主义辖制被迫生育, 那么就无可厚非,而且确实在年轻时生育对父母和子女都有众多好处。老来得子(女)容易导致下一代的身体和心理健康状况非常脆弱,这一点我和我家姊妹都有切肤之痛。

  2. 这简直跟大陆增产保国很像了,圣经全面一点来看也不会出现这种激进的神学,新约里面的初代教会没有一个是通过积极生孩子来响应大使命而被记入圣经的,耶稣和十二使徒也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成就旧约中的约,甚至在旧约中亚伯拉罕和以撒都不是执着于生很多孩子的,雅各生得稍微多一点,但他也不是生育狂热分子。孩子固然是上帝的赐福,但是把生娃当做手段和工具就太令人咋舌了。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