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题式荐书(并非书评)|《机智的好撒玛利亚人》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6 分钟

年底有点不知所措。似乎我的信仰也在deconstruction的过程之中。有一天,趁着陀思妥耶夫斯基诞辰200年,翻开“卡拉马佐夫”瞄了一眼,临睡前想了一想,这样也好。

我仍然认为,有限性是人的基本特征——无论在时空范畴,还是在历史文化范畴,或者知识和神学范畴下,人都是极为有限的。反过来,我看到自称“无限正确”的理解圣经,不容置疑的宗派,唯一进路的释经,都会忍不住地、不由自主地(潜意识在意识操控之前)怀疑一句“blaspheme”。

最近给学生上了一门“旧约概论”。本来我也打算偷懒,在家睡觉。但前一位请来的老师,虽然学位很高级,学术也很出色,似乎并不是一个有经验的老师。我们的旧约概论,最终成为了“旧约属灵散文”,历史书没有讲完,而是停留在了士师记的某处(我要求讲“创世记到雅歌”)。

为了不砸自己的招牌,我只好亲自重讲了一遍。到了周四下午,我们还在列王记上徘徊,一位听过上一门课程的学生担心地说,我怕老师你也讲不完吧。旧约概览的确是一门内容过于充实的课程,一不小心就离题了——事实上,我也常常离题,去讨论安息日,安息年,旧约女性的地位,甚至波阿斯与那本《When Helping Hurts》。


跑题!隆重推荐这本《机智的好撒玛利亚人》(英文版:When Helping Hurts)。

这本书的内容应当和Abhijit Banerjee的《贫困经济学》(中译:《贫穷的本质》)一起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递归式跑题我曾经批评过《贫穷的本质》的翻译质量。我认为其中最精微的地方,译者的处理是有问题的,大大削弱了此书的阅读体验和中文价值。出版社应当考虑让我这个曾经想过读一个计量经济学博士的译者重译一遍。[递归式跑题: 《机智的好撒玛利亚人》 中译版我没有看过。{递归式跑题:这本书是校园出版的。而我目前打算为橄榄华宣翻译几本书。}])

好吧, 《机智的好撒玛利亚人》 用了好撒玛利亚人作为主要线索。但在旧约概论上,我只能用波阿斯作为线索:

1 拿俄米的丈夫以利米勒的亲族中,有一个人名叫波阿斯,是个大财主。
2 摩押女子路得对拿俄米说:容我往田间去,我蒙谁的恩,就在谁的身后拾取麦穗。拿俄米说:女儿啊,你只管去。
3 路得就去了,来到田间,在收割的人身后拾取麦穗。他恰巧到了以利米勒本族的人波阿斯那块田里。

4 波阿斯正从伯利恒来,对收割的人说:愿耶和华与你们同在!他们回答说:愿耶和华赐福与你!
5 波阿斯问监管收割的仆人说:那是谁家的女子?

6 监管收割的仆人回答说:是那摩押女子,跟随拿俄米从摩押地回来的。
7 他说:请你容我跟着收割的人拾取打捆剩下的麦穗。他从早晨直到如今,除了在屋子里坐一会儿,常在这里。

8 波阿斯对路得说:女儿啊,听我说,不要往别人田里拾取麦穗,也不要离开这里,要常与我使女们在一处。
9 我的仆人在那块田收割,你就跟着他们去。我已经吩咐仆人不可欺负你;你若渴了,就可以到器皿那里喝仆人打来的水。

10 路得就俯伏在地叩拜,对他说:我既是外邦人,怎么蒙你的恩,这样顾恤我呢?

11 波阿斯回答说:自从你丈夫死后,凡你向婆婆所行的,并你离开父母和本地,到素不认识的民中,这些事人全都告诉我了。
12 愿耶和华照你所行的赏赐你。你来投靠耶和华―以色列 神的翅膀下,愿你满得他的赏赐。

13 路得说:我主啊,愿在你眼前蒙恩。我虽然不及你的一个使女,你还用慈爱的话安慰我的心。

14 到了吃饭的时候,波阿斯对路得说:你到这里来吃饼,将饼蘸在醋里。路得就在收割的人旁边坐下;他们把烘了的穗子递给他。他吃饱了,还有余剩的。

15 他起来又拾取麦穗,波阿斯吩咐仆人说:他就是在捆中拾取麦穗,也可以容他,不可羞辱他;
16 并要从捆里抽出些来,留在地下任他拾取,不可叱吓他。

17 这样,路得在田间拾取麦穗,直到晚上,将所拾取的打了,约有一伊法大麦。
18 他就把所拾取的带进城去给婆婆看,又把他吃饱了所剩的给了婆婆。

这大概是帮助穷人,又不伤自尊心的典范做法了:1)路得需要亲手劳动;2)波阿斯不仅供应物质的需要,也有安慰和鼓励的话语;3) 保护受助者的自尊心:并要从捆里抽出些来,留在地下任他拾取,不可叱吓他。

anyway,对于有足够的能力、渴望参与更多社会性事工的基督徒而言, 《机智的好撒玛利亚人》 应该是一本领域经典,代表着西方教会对福音事工(包括我们最近日渐流行的短宣队)的深刻反思。


要讨论的事情似乎总是很多,仿佛一个巨大的拼图游戏,每一小块都要慢慢地拾起来,尝试着放到应当出现的位置。

今年似乎特别累,对于过往若干观念的认识也受到最大程度的挑战,几乎不亚于2015-16年的Logos事件。

只好安慰自己说,改变就是盼望的源头,说明我还是一个有限的人,一切探索还在慢慢展开之中。

最近在阅读《Beyond Biblical Integration》,谈到世界观的终生发展问题:

  • 意识到自己的世界观图景和边界;
  • 有意识地寻求新的经验;
  • 主动处理所获得的经验,合并到圣经的宏大叙事之中;
  • 应用新的经验,改变自己的渴望、思想和行动,或者创造新的(广义的)行动。

也许,我的deconstruction并非Josh Harris的deconstruction吧。请参考《I Kissed Dating Hello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跨文翻译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