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工哲学(115)|分离主义、假想敌与“救赎科学”

white tealight candles lit during nighttime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3 分钟

我喜欢“Redeeming Science”这个题目。

无论是否可以实现(不是说基督无法实现救赎,而是我们这群基督徒是否可以“救赎”科学),这个现在分词,闪耀着持续救赎的光芒。

在我看来,这才是好的神学——一种体现出救赎能力,至少体现出救赎努力的神学。


隔壁教会的初信者话题》引起了隔壁教会一位或两位不能透露是否初信之人的意见。“向真光”网友留言说:

这里是不是还有神的羊,是被骗的、中毒的、饥饿的、营养不良的… 但是心中却渴慕真理的人啊…
求神给您怜悯的心,不再这样消极地(真的,这又有什么益处呢)说他们了吧… 至少去为他们祷告吧… 求神的恩典临到他们,使他们不再被牢笼了吧……
求神给您怜悯的心,爱惜这些可怜的畸形人。如果您的工作坊对他们有益,神会让他们来的(林前13:1-3)

我为您和他们祷告🙏🙏🙏❤️❤️❤️

而“无名”和“无无名”两位网友劝导我说:

你知道這樣說話顯得你很沒有耐心嗎

你這樣說話,顯出你很沒有愛心哦

一个针对现象,一个针对本质。

虽然我疑心他们并没有看懂我所写的并不是在指责任何一位“初信者”,而是在讨论“事工哲学”,但也只能如此。我从来不认为“初信者”心怀畏惧的问题是“初信者”的问题——这是如假包换的“教会论”问题。

另外,我也说过,任何值得书写的话题都必然是“引起冒犯”的话题,冒犯是应有之义,或者说“道成肉身”的救赎本身就是一种对现实秩序的冒犯。


年底很忙,而且出了几个意外,于是更加的忙。我仿佛坐在一艏漏水的破船上,拼命地往外一瓢一瓢地舀水,但无助地看着船一点一点地下沉,直到项目交付日期的来临。

但救赎是一种坚持,而不是放弃。就像“万圣节”这个日子,也许1200年前是德鲁伊的暗黑破坏神,但这个日子已经被“All Saints‘ Day”所救赎。

我们家今年没有过“万圣节”,没有预备糖果。但我并不认为,所谓“抵制”一个日子是一种救赎,“杀害”一个日子是一种拯救。

无法救赎的单边神学》是这种观点的镜像——我并不惧怕说明自己的看法。

实际上,我认为整个“基要主义”的福音派神学,都在渐渐失去救赎能力。作为一线译者,我大概更直接地体会到我们的城市福音教会将在今后五年内如何连环“追尾”美国福音派的车祸现场。

OK,保罗说,无论如何,ἵνα πάντως τινὰς σώσω.

(冒犯归冒犯,沉重归沉重,书写意味着还有盼望。 Happy All Saints!)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跨文翻译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