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工哲学(111)|人数与安全感

cold snow landscape sunset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5 分钟

我遇见过一些寻找新教会的朋友。或者是因为搬家的缘故,或者是因为对自己过去的教会有些不满意,打算考虑其他的可能性。反正各种情况都有。一般而言,他们都不认识我,而是由我认识的或者不认识的网友推荐。

大体上,大家关心的问题都是这样:这位Eddy大概什么神学背景?什么神学立场?什么宗派?什么教会异象?

很难解释这种问题。所以,一般遇见这样的情况,我都会羞愧地说,我们这里就是一个小小的教会罢了,目前没有什么背景立场与宗派。我自己勉强算是PCA一派的,不过大部分熟悉的朋友都批评我是最不像PCA的PCA——其实大部分这样评论的朋友,大约从来没有参加过PCA,而我曾经在美国参与过植堂一件PCA教会(嗯,这件教会叫做哥伦比亚长老教会,又被亲切地称为Cola Pres)。

同时,对于各路好奇的朋友,我一般也真诚地希望他们先去看看别的教会。所以我们的缺省回应是,如果你来自成建制的改革宗、浸信会、传统几大家、中国的耶路撒冷或者重返耶路撒冷……,我们这里的文化大概会使你有些不适。不过我们欢迎大家来看看——一般改革宗9:00开始聚会,直到下午5点都有分别为圣,浸信会则晚上还有训练传道人的短讲,而我们这里是早晨10:30聚会,一般拖家带口的会到10:45才开始,12:00过就结束了。我说的文化不适,就是说这个。

另外,我们教会的讲道是很浅薄的,如果要了解我如何讲道,欢迎参加我的“释经和释经讲道工作坊”,听听我对“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的各种意见讨论,以及为何我要使用最为笨拙的“历史-文法-宗教”方式解经和讲道。


42 所以,你们要儆醒,因为不知道你们的主是那一天来到。
43 家主若知道几更天有贼来,就必儆醒,不容人挖透房屋;这是你们所知道的。
44 所以,你们也要预备,因为你们想不到的时候,人子就来了。

马太福音 24:42-44

耶稣把自己比作贼,所以我打算冒险做一个比喻:

我的教会更像一个流浪猫狗临时收容所。有很多被遗弃、被偷窃、被好心的网友偶然拾得的受伤小动物,偶尔会来我这里包扎一下,喘息几天,然后他们会继续去寻找自己更永久的家园。

有的时候,这些小动物受的伤太深,所以他们会深深地惧怕再次受伤,极为警惕地想要了解我的神学。但我不打算用系统神学的绷带来包扎他们,因为在我看来,一个因为系统神学或系统性的、结构性的、制度化的律法主义的、反智的、你懂的方式受到伤害的人,最不需要的就是强化地对他/她说,我们的神学和你从前的教会是一样的,制度也是一样的,只不过我们水平更高,不会像从前那样伤害你……

但很遗憾,不,我认为许多问题是系统的问题,不是个体教会和个体传道人的问题。所以,我小心地保持着一个小小的教会,不打算配合许多误入我这里的朋友的单纯认知。

到我这里来,是需要范式转换的包扎,需要(升维认知意义上的)降维看待你从前的教会和制度,需要在福音的……(此处省略一本300页的“伟大教义”)上得到更新才行。

嗯,我有点喜欢薛华老师的“避难所”,找些年轻人来聊聊天,然后就打发他们进入世界了。我甚至连“前车之鉴”都可以不写,乌拉!躺平在前人的肩膀上该有多好!


作为传道人,我的安全感不建立在教会人数多少的基础上。我和教会的水长老、黄长老等几位长老讨论过,在现在的处境下显然是人数越少越安全。严格地说,我们希望人数低于传说中的安全红线……

所以,还是要回到安全感的问题——你的安全感是从人数上来,这是不错的,但容我追问一句,是从人数多上来的安全感,还是从人数少上来的安全感?

今天看到禤老师的“无所事事”,当然,他大概也感受到压力了,不得不说几句。从传道人的角度,我也是如此的无所事事,巴不得把自己那1000块的恩赐再分给别人999块,我保留1块,埋在地上,以后再打着灯笼去找,找到了就请客,大家一起哈皮,找不到了,我就一个人在黑暗中哀哭切齿,然后找钰伟帮我补补牙,也是一件快事。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跨文翻译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