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021

crop man packing carton box with scotch tape dispenser

隔壁教会的初信者话题

我很少看到一个正常的初信者。他们要么太过于热情,要么太过于惧怕担心,要么吃掉了太多属灵大餐,有些消化不良,但身体并不见得健壮。他们笨拙地、竭力要说出一切所知的神学知识,却没有一点打算要爱坐在身边的基督徒。(抱歉,一不小心就写成”要么……要么“体了)

orange tabby cat on white table

神学翻译与加油站经济学

说起来令人心碎。一本200多页的书籍,所要的翻译费不过$3,500元而已。但是我的译者通常需要好几个月才能做完这么一点工作,算起来时薪还不如北美的最低工资标准。但就是这样的报价,似乎在这个世代也很难得。所以我实在不想再拖更多的译者“下水”。

cold snow landscape sunset

事工哲学(111)|人数与安全感

我的教会更像一个流浪猫狗临时收容所。有很多被遗弃、被偷窃、被好心的网友偶然拾得的受伤小动物,偶尔会来我这里包扎一下,喘息几天,然后他们会继续去寻找自己更永久的家园。

photo of abandoned vintage volkswagen beetle near rusty drum

事工哲学(110)|退出策略

有些结论是几乎可以直接推断出来的,也很容易观察——也许下次讨论,全职传道人对补偿性“尊重”的需要(马斯洛的阶层跃迁——传道人跳过了社交的需要,直接要求尊重。或者说,乌希亚王没死的那52年,他坐在高高的宝座上,未赛亚 6:1)。

drone shot of a vehicle driving on long highway

事工哲学(109)|传道人的安全感(1)

最近接触了好几位后悔成为全职,放弃了自己职业生涯的传道人——他们大多在主任牧师的手下,在堂委会的手下委屈着。哦,对了,罗马书11:29说,神的恩赐和选召是没有后悔的(真是一个脱离上下文释经的好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