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与生气日期

sunlight on floor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

刚学中文的Angela说,“Cereal包装袋上写着生气日期”。好吧,那是“生产日期”。


David从幼儿园回来,兴奋地说,爸爸,我有一个同学名叫“Bible”。好吧,你的同学名叫“白玉博”。


Lisa说,爸爸,我嘴里有“Crayon”,好吧,长了溃疡,不能吃辣椒了。



Taotao刚学会走路时害怕拿着大刀的螳螂,每在路上遇见,就静止不动,必要等螳螂先走。有一次在阳光下站了20分钟没敢动身,后来若有所思,郑重其事地对我说,“螳螂,又名偷油婆。”好吧,那是蟑螂?


David回家说,“我是姓宋的邮递员。”大惊,什么时候连姓都改了,好吧,“我是送信的邮递员。”


Emma问,“植物人大战僵尸”好玩吗?好吧,这两类的确有共同点,但那个游戏是“植物大战僵尸”好吧?


Taotao读书期间不修边幅,发型散乱,尽然穿白衣照相发图,我批评他“象貌如同闪电,衣服洁白如雪”(马太福音 28:3)。


垂死病中惊坐起,这个教师节……已经从教30周年了吧。现在保持联系的学生不过2-3人而已——其余的,有人进了腾讯,有人进了藤校,也有人考了公务员,进了中石化的加油站,还有人考了美国研究生,进了美孚。

每次上“C++与面向对象”,都会郑重地对学生说,将来毕业了不要说你们的C++是我教的。你们最多就学会了for循环,后面都不会,说出去我丢不起这个人。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跨文翻译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

Tags:

9 thoughts on “教师节与生气日期”

  1. Eddy 微信公号中你发了几首自弹自唱的歌。信主之后不是应该除了赞美诗,啥流行音乐,包括民谣,都不感兴趣吗?

  2. 几年之前的夏天,晚上10点左右,沙坪坝烈士墓,西政老校区大门口的毓秀湖边,经常可以听见一个男生用吉他弹唱那些知名的民谣。有时候,我还能听见保安赶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