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in

close up photo of gray concrete road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3 分钟

开学第二周,神兽们归位,开始了新学期的学习。突然之间,似乎增加了许多的事情。很快就感觉记忆力下降,视力下降,缺乏睡眠,临近burn-out的境界了。

调整了一阵,看了一部武侠小说,洗碗的时候放弃了“Good Wife”,转而听播客和有声书。

一时间百无聊赖,不想预备讲道。

有朋友推送一个“圣辅”的号给我,说这个号还不错,比其他我批评的好一些。我没好气地回答说,出发点和方向都错,还有什么是不错的,程度不同而已。他似乎也察觉我的心绪不佳,所以多聊了几句。但我不太想聊“圣辅”,也不想和“圣辅”作对,随他们去吧。


另一个朋友一早起来在微信问我,你有车吗?

这是什么?难道……

所以我小心翼翼地回答,名下无车,但蒙老丈人厚爱,孩子们出行的时候,可以借车。

接下来,他就推送了一对广告给我,告诉我需要某个app,可以话费充值和加油。

我楞了半饷,默默地将和他的这场聊天记录删除了。


为了C&C主持婚礼之后,在群里聊起这事。有人说,亲耳听见另一位牧师在主持另一个婚礼时首先宣布,如果新人有“婚前性行为”,婚礼立刻终止取消。另一个朋友说,TA的教会在婚前培训最后一课会询问是否有这样的行为……

随口询问,“牵手”或“我就抱抱,保证不动”算吗?大家把我鄙视了一番,都说自己是好孩纸。

唉,我叹息一声,轻声说自己似乎也不介意主持“信与不信可以同负一轭型”婚礼的。


听《Margin》一书,前面不过俗套而已。不过基本概念还是很清楚,力量(Power)- 负担(Burden)= Margin。所以,为了健康地活下去,要么提升力量,要么减轻负担。

对我来说,写作是一种休息。翻译的时候,计较每个字每句话的耗时,而写作是可以慢慢下笔的。

不过事情仍然很多,很忙碌。在重庆这样的特大型城市里,任何一个社交活动,就是辛苦劳累的半天。

我已经感觉到Margin的逼近,有些事情在当初应承下来的时候,没有估计到会这样的复杂。有时真希望将这些难处完全交付出去。


三个不同城市的年轻人,在植堂和事工上都遇到各自的难处。

这是自然会发生的事情吧。有位资深宣教士说,去到宣教地的时候,我们总是幻想着各种活动充实每一天,但最后总结起来,能在那里长期留下来的人就成功了。

植堂或服侍也一样。无论情势如何发展,还愿意再来一次的人,就没有失败。


对于“坏”神学或者“坏”神学实践,批评大抵是无用。“铁拳”迟早会落在许多人的头上。

预备一点“好”神学,专注于可以沟通牧养的新一代,偶尔“降维打击”一下,不亦乐乎。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跨文翻译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

3 thoughts on “Margi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