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塔擎天|10. 决定一切的神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9 分钟

​ 庄严地宣告上帝能成就不可能的事是一回事;作为神的仆人,赌上自己的名誉让祂在敌人面前做不可能的事,则是另一回事。这就是以利亚的信心。他知道是神会通过超自然的行为,证明自己大能的存在。当他呼唤火从天上降下的时候,便把自己作为永生神先知的名誉置于烈火之中了。“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 以色列的神,”以利亚祷告说, “求你今日使人知道你是以色列的神。我是你的仆人,也是照你的话行了这一切事” 。若有火来,就证明神和他的仆人是对的。否则,神将被否定,先知也被证明是无用。

很少有神的仆人愿意将自己的名誉押在明确的“天火降下”经历上。但是,作为哥伦比亚圣经学院校长的弗里斯博士,不止一次地证明了以利亚的信心。他经常引用马太福音 9:5说,“或说‘你的罪赦了’,或说‘你起来行走’,哪一样容易呢?” 虽然在神的作为而言,赦免人的罪远比医治瘸腿更加伟大,但医治瘸腿的人却以更加可见方式彰显了他的能力。在弗里斯博士作为神的仆人在哥伦比亚圣经学院带领服事的这15年,这是上帝的能力在这不信的世代面前彰显的明证。他坚信神会为新校园的发展提供所需的一切,完全源于他那不屈不挠的信心,认定神不仅能够成就此事,而且会做成这事;因此,就如以利亚一样,他愿意在神成就不可能的事上,押上神仆人的名誉。

在弗里斯博士担任校长期间,他也是一位极受欢迎的福音大会讲员,常常收到来自全国各地以及海外的邀请。神越来越多地把弗里斯博士从繁重的行政职位转移到他所喜爱的讲坛事工上。1966年9月1日,他辞去了校长职务,因为主明确地带领他全心投入福音大会的服事中,在海外和国内各地传讲福音。1966年7月,《校友协会新闻报》报道说:

上个月初,弗里斯博士向哥伦比亚圣经学院大家庭解释说,越来越多的人邀请他去不同的地方服事,这迫使他再次寻求神的指引——在他的余生里,什么事奉是优先要做的。他知道不能同时肩负哥伦比亚圣经学院繁重的行政工作,同时又可兼顾教导、传讲神的话给那些从未听到过福音的人。然而,传讲神的话是神对他的首要呼召。

因此,在9月1日他的辞职生效,并且完成了今年余下时间的既定承诺之后,他将搬到自己毕生渴望的地方。“对我来说,幸福就是,”弗里斯博士打趣地说,“一本圣经、一把牙刷和一张飞机票!” 

校长的位置再一次虚位以待。学校董事会也再次开始严肃地分辨神对哥伦比亚圣经学院的带领,寻找可以领导学院的人。在此期间,学校日常运作由董事会主席保罗·范戈尔德、代理行政院长詹姆斯·哈奇以及校长助理厄尔·麦克奎组成的行政委员会暂管。寻找下一位继任者的工作持续了两年多。学校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建议。他们花了许多时间祷告、讨论。罗伯逊·麦奎金的名字一再引起董事会的注意。但是董事会并没有因为这位候选人乃是哥伦比亚圣经学院首任校长之子,而在情感上有所偏颇。他们只想寻求神明确的指引,他的决定,他的人选。

经过两年严肃认真的祷告、考虑,确据到来了。董事会主席约翰·邓拉普博士负责校长这一职位的甄选,但他不太了解罗伯逊·麦奎金的为人。他认为了解一个人的最好的方法就是去他工作的地方——日本东京。

在东京市区麦奎金所住的日式小屋里,这位高大的弗吉尼亚人常常不小心撞上低矮的门框。无论是坐在麦奎金家的游廊上俯瞰他那东方风格的小花园,或是在拥挤的东京地铁上手握吊环,邓拉普博士都会不停地提问:你对圣经学院的教育有何看法?你认为怎样的改变对于哥伦比亚圣经学院有益?你认为圣经学院的特色、宗旨是什么?

然后,他抛出了主要的问题。“你会接受这一邀请,来哥伦比亚圣经学院做校长吗?”罗伯逊·麦奎金是一位忠诚的宣教士,他已经与这片土地密不可分。他和妻子不得不面对他们生命中最困难的决定。5个月前,麦奎金曾对几百位在日本的宣教士讲道说,“宣教士们,留在这里!”为了恳请其他宣教士们“将尸骨葬在日本”,他还说,“若听到罗伯逊·麦奎金要离开日本,你们可以确信一定发生了两件事。首先,你们可以知道,他认为这是被降级使用了。其次,你们可以肯定,他一定得到比来这里宣教时更加强有力、更清晰的指引,才这样离去了。”

比起留在日本宣教,麦奎金更笃定不移的是,无论去到哪里, 他都要跟随上帝的带领。但明白神的旨意是一件极为严肃的事情。罗伯逊·麦奎金生动地回忆起1968年做决定的那些日子。

“我在世界最大的城市里最繁忙的街道上租了个小房间,花了三天的时间寻求神的旨意,“他后来写道。“有时候,我的妻子穆丽尔会来与我一起祷告。轰鸣的车流声和咔哒的木屐声,以及附近校园里孩子们的叫喊声,无不在夜以继日地提醒我对日本的呼召以及对日本人民的爱。我们等待着神按着他的应许‘指引你的路’。我们可以离开吗?我们愿意离开吗?上帝一直在告诉我们,与祂的纵向关系——我们对祂的爱,必须要控制其他的爱,于是我们迅速地告诉他,无论如何,我们愿意按照他的心意去行。穆丽尔想要从圣经上寻到一些兆头,下面是他们的回忆。

“我告诉她说,如果神能像圣经时代那样给我们一个梦,那就容易多了。日本人相信梦。第二天晚上,当我躺在草席上睡觉时,我做了生平第一个似乎有明确含义的梦。自从16年前他去世后,这是我第二次梦见哥伦比亚圣经学院的首任校长。我父亲来了东京,给我打电话并陪伴我经东京国际机场飞往哥伦比亚。我醒来后,多少对耶和华抱怨说我还没当真。但除此之外,我从这个梦境知道,我的潜意识显然不反对回哥伦比亚的想法。有用的信息,但并不是启示。如果这真是神想要的,或许他还会再托一个梦给我。快到早晨时我再次沉沉入睡,梦境又重复出现了。

“在那些日子我得到唯一确定的话就是,按照神在日本的事工中给我的教导,教会的声音是神指引他仆人的正常方式。我想我应该去和宣教机构的地区理事会谈谈,在去见见我的日本同工们。他们不太可能同意我离开日本的。想到这个方法,我心里大大松了一口气。”但是,当麦奎金与宣教团队的带领人和日本同工们交谈时,除一人以外,所有人都相信哥伦比亚圣经学院的呼召来自于神。

学校董事会邀请麦奎金来哥伦比亚再议此事。相反,他给他们寄去了一封措辞强烈的“反申请”信。在信中,他列举了各种理由,证明自己不是他们要找的人。同时,他还清楚地告诉董事会,按照他的意见,学校需要遵循怎样的原则,才能让神有效地在美国运作一所圣经学院。除其他外,罗伯逊·麦奎金指出,如果有人想找到第二个罗伯特·C·麦奎金,重拾过去时代的辉煌,无疑会大失所望。“上帝只造了一个罗伯特·C·麦奎金,虽然我希望不是那样,但我的恩赐和呼召实在与他不同。”董事会没有动摇。他们与麦奎金的感受相仿,也认为哥伦比亚圣经学院应当走向新的方向,从前的带领已经成为历史。他们比以往更确信,罗伯逊·麦奎金正是神的人选。正如神过去为我们预备了一位得胜的领袖,他也为现在预备了我们得胜的领袖。罗伯逊·麦奎金顺服神的旨意,接受了自己的“降级调用”,愿意放弃领导这一代宣教士和基督教领袖的任务,像从前哥伦比亚圣经学院的校长一样,让下一代也能“认识神,让神为万国所知”(To Know Him and to Make Him Known”)。1968年7月,他就任哥伦比亚圣经学院第三任校长。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跨文翻译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

1 thought on “双塔擎天|10. 决定一切的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