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工哲学(104)|代码管理

light art office abstract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

原创Eddy Zhang跨文翻译KUAWEN2021-08-25 17:45:16

#事倍工半

前几天,有在微信公号上结识、线下尚无缘见面的朋友希望我写一篇讨论代码的文章。我对此没什么特别的观点,也没有计划到这个题目,所以很客气地谢绝了,希望他可以写一篇讨论的文章,我可以发在这个公众号上。

昨天的《双塔擎天》在仅有92个KPI的情况下,今晨按照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美国民歌手Dylan的歌词,blowing in the wind了。


既然如此,还是说几句代码管理的问题吧。

说到底,我可以理解微信是一个商业公司,要求自己的生存,所以不得不放弃许多优秀的作者和内容——最终,也不过像其他国内自媒体,比如微博,知乎一样变成粉红信息的回音壁吧。

当然,这种事情无可不可,腾讯毕竟是要为股东负责的。毕竟我是给Google献过花的,也经历过微软给中科院开发源码,苹果变成“云上贵州”,Evernote变成印象笔记,Zoom变成瞩目等各种眼花缭乱的。近来有苹果内部的高层揭露说,苹果是互联网上儿童色情图片的最大分发源,迫使苹果承认从一开始就在扫描每个用户的相册——资本主义和股东利益,是远远胜过Jobs的情怀和佩林的“不作恶”的。


上一波封号中,我丢失了一些真正重要的文章,包括对“遍传福音团”唯一在世的任雅婷老人的采访记录。当然,这是咎由自取,因为曾经一度我竟然产生了某种幻觉,觉得不用在忙碌之中花费时间更新自己的个人博客。

但最终看来,真正能持久的内容都在个人博客上。


那些为了保护账号和自我审查内容的微信公众号创作者,已经开始用“S”,“JS”,“JH”,“JG”,“JDT”这类的代码了,也许以后大家还会用“SX”,“SWYT”,“CDR”,“MS”,“CFY”,“JD”,“LB”,“ZMS”,”DG“等代码大全,彻底将我们所信的变成“双鱼”暗号的。

好了,简单说一下我对文章里使用代码的看法。但我不是为了批评或取笑这些为了安全和尽力求活,为了提供更多优秀“主内信息”的公众号,只是简单说明为什么我情愿被封号,也不打算使用这些代码。

首先,作为一个从事人工智能和密码学研究的牧师,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使用代码只能让我的文章内容变得更加醒目而已,微信甚至可以直接用高亮渲染这些代码,或者自动统计在一篇文章中代码出现的频度,然后自动下叉。

其次,作为一个写作者,我不打算肢解自己的语言。索尔仁尼琴不会把他的书题为GGL(古格拉),或者至少他不会因为使用了代码而成为俄罗斯的良心。在这方面,我是钦佩沈从文先生的——不能写了,就去做古代服饰研究,远胜号称“二十世纪中国的良心”巴金几十年后写“再思录”。(“良心”称号,语出人民网。见:http://culture.people.com.cn/BIG5/22226/30600/30601/index.html)

第三,我不是主内公号,我的写作不是为了宣传某种意识形态。但即使这样,肢解语言也不太好。肢解语言的后果,大体上是让基督教文化更加边缘化,越发不被外人理解,也越发不足为外人道。即使今天是父亲节,你的老爸也不会对你说,你今天去JH LB了吗?MS的JD是什么JW?

我没有什么使命感,不是一定要写什么,或者既或写了什么,也不是一定要发表的。所以,我没有使用代码的紧迫感。

最后,我打算将来的写作都放在自己的博客上。但仍然正常地抄送微信公号。如果公号不能发出来,第二天就用二维码链接好了——可惜我的流量。

双塔擎天第8章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跨文翻译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

2 thoughts on “事工哲学(104)|代码管理”

  1. 看标题,我以为你要讨论专门的计算机代码,原来你是要讨论“主内代码”。之前你有在其他文章中说过这件事呀,今天为啥又特别说明呢,让那个网友直接翻阅旧文不行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