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辅导运动:纠结的网络

white and blue cables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1 分钟

圣经辅导运动:纠结的网络

Posted on December 20, 2014 by April

Redeeming Science

这是我关于圣经辅导的系列之一。查看前面的文章,点击“圣经辅导运动:揭发”,“圣经辅导运动:起源和哲学”。

在上一篇文章里,我重点讨论了圣经辅导运动的起源。其中我提到,运动的创始人亚当斯认为世俗教育和认证是圣经辅导的大敌。他的目标是建立一种非专业的咨询实践,认为只有那些(按照他的判断)受过完整圣经教育的人才“有能力给人做咨询”。

但在一个由学术共同体主导的领域中,名字后面不带上几个首字母缩写的头衔,没有人会把你的意见当真。请进入基督教教育企业(Christian Education Enterprises,CEE)。

CEE是一家1979年创建的501(c)(3)非盈利机构,旨在“向所有人提供基督教教育,无论其年龄、地理位置、经济地位、社会地位、族群或种族背景”。通过这个非营利实体,其董事会成员设立了一所远程教育学校,名叫Master’s International School of Divinity。CEE的主要董事会成员Dennis Frey被任命为校长,而该学校提供事工方面——特别是圣经辅导的——的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这所学校位于Evansville, Indiana,没有经过学分认证(unaccredited)。

Frey本人从三一神学院(Trinity Theological Seminary)获得了事工硕士、道学硕士、道学博士和神学博士四个学位——三一神学院也在Evansville, Indiana附近,也提供圣经辅导学位,也是一所没有经过学分认证的学校。在Master国际学校创立的时候,三一神学院刚刚成立了10年。而Frey在短短6年之内从三一神学院获得了所有四个研究生学位:从1982年到1988年——同时还在另一所大学攻读哲学博士(PhD),并且他的这些学位都是在他创建的非营利机构任命他成为他创立的学校的校长之后获得的。(有趣的巧合:Frey也创立了三一神学院的在线部门。)

圣经辅导运动的领袖们,看起来好像同学会的签到册:

– David M. Tyler, CEE董事会副主席:三一神学院事工硕士和哲学博士

– Ed Bulkley, 国际圣经辅导者协会(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iblical Counselors,IABC)主席: 三一神学院哲学博士

– Kevin Hurt, 国际圣经辅导者协会副主席:Msaster’s International School of Divinity的博士

– Steve Gallagher, Pure Life Ministries创始人和主席:Master’s International School of Divinity事工硕士(持有国际圣经辅导者协会证书)

– Jeff Colon,国际圣经辅导者协会董事会成员,Pure Life Ministries主任牧师: Master’s International School of Divinity道学硕士

如果你认为这些信息多少有些令人担心,你可以看看Master’s国际和三一神学院课程大纲上各位教授和员工的资历。Master’s的几乎每个教职员工拥有的最高学位都是在Master’s获得的。同样,几乎半数三一神学院的教师是从三一神学院毕业的。

然而,真正有趣的是Master’s国际的教学大纲。圣经辅导专业所需的大多数教科书是由学校的教职员工/校友编写的——你猜对了。例如,甚至在本科都没有上过心理学入门选修课的Gallagher先生,实际上是圣经辅导专业性成瘾方向(sexual addictions concentration of the biblical counseling degrees)所有专业——博士、硕士、学士——所有教科书的唯一作者。此外,入读Master’s国际的学生在攻读学士学位时最多可以凭借“生活经历”(life experience)抵扣三分之一的学分。

Evansville一带是不是有些古怪?

我不知道你们会怎么看,但至少在我看来事情是这样的,1979Frey等人创建了一所学校,然后利用这所学校让自己攻读了事工学和神学博士学位,用这些未经学分认证的学位在自己的名字前加上了“Dr.”前缀,然后以“Dr.”的名义出书,并用这些书籍作为自己创建的学校的必读教材。

我知道你会怎么想。看到这里,我自己都哑口无言了。

但事情并不单单如此。圣经辅导运动的领袖们还创建了他们自己的认证项目和训练中心,为那些希望进入圣经辅导领域的人提供认证。认证课程可以折算Master’s国际神学校的咨询专业学分,反之亦然。国际圣经辅导者协会和Pure Life Ministries出现在Master’s的国际教会伙伴列表中,与Gateway圣辅与培训中心(Gateway Biblical Counseling and Training Center)同列。

Gateway的主席是David Tyler。

此人也是美国圣经辅导者研究院(the American Academy of Biblical Counselors,AABC)的主席,

以及Master’s国际神学校圣经辅导系的系主任。

他写的四本书是Master’s课程指定的教材。

据我所知,上述一切做法都没有违法。三一和Master’s都根据印第安纳州宪法的宗教豁免条款来运作。只要一所未经学分认证的学校被归入神学院,就可以随意颁发任何学位给任何人,不受政府的管制。

但使用这些所谓的学位来谋取职业上的利益,(根据各州法律的不同)却有可能是违法的。换句话说,你不能自己创建一所学校,给自己颁发一个博士学位,然后就在自己简历上写下“XXX博士”的头衔。这种事情如果不是彻头彻尾的犯罪,至少是一种不诚实和恶心的事情。

尽管Master’s国际宣称自己的学生遍布50州,还有来自海外,但他们的学位并不是在每个州都得到承认。这就是为什么Master’s在举办可以抵扣学分的培训研讨会时特别挑剔地点的原因;有些州不承认Master’s是一所合法的、可以授予学位的机构。有人猜测这所学校是一个学位工厂——尽管这样的事情很难断定。

然而,另一件有趣的事情是,Master’s在印第安纳的办公楼,如今正挂牌出售

与美南浸信会的联系

目前还不完全清楚Evansville的群体和美南浸信会神学院怎样联系上的,但很清楚的是,美南浸信会的著名领袖们乃是圣经辅导的主要支持者。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院长Al Mohler最近为一本名叫《圣经与辅导》(Scripture and Counseling写了前言;此书正由圣经辅导联盟大事推广之中。该联盟的网站链接到亚当斯的学生和景仰者大卫·鲍力生所运作的基督教辅导和教育中心( Christian Counseling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CCEF)。(你可能会记得本系列第2部分提到过鲍力生。)

该联盟还列出了NANC(亚当斯的机构)、约翰·麦克阿瑟、Elyse Fitzpatrick、Howard Eyrich以及Lou Priolo等人。这些名字有何特别之处?他们的书全都可以在Master’s国际的课程表中找到。Master’s专门提到Eyrich是学校的兼职教授,尽管他的学位是从另一所机构获得的。  

另一件有趣的事情是,约翰·麦克阿瑟管理的基督教大学-神学院也分别叫做Master’s大学和Master’s神学院。这种与Master’s国际的名字相似可能纯属巧合,因为麦克阿瑟的大学(至少)是得到地区性学分认证的学校,除了事工和神学学位之外,也提供其他专业学位。CEE和Master’s国际建立之际,正是麦克阿瑟和他的教会因涉嫌辅导适当被人起诉的同时,这也可能纯属巧合。

但这里面的巧合实在太多。

与牧养运动(Shepherding Movement)的关联

真正让我感觉不安的,是圣经辅导与牧养运动的关联——后者也是1970年代继耶稣运动(Jesus Movement)之后兴起的一个运动。牧养运动声称,信徒应当受到牧师或“牧羊人”的管辖,由牧人来看管信徒的生活,让他们对神的话语负责,并作为属灵辅导给予各种指导。该运动到1980年代之后渐渐转入地下,因为好几个著名领袖和教会被发现利用牧养运动控制和灵性虐待信徒。

现代牧养运动中最著名的教会群体之一是Sovereign Grace Ministries (SGM)。这个组织由马汉宁(C. J. Mahaney)创建,而马汉宁是Al Mohler事工上的亲密朋友。马汉宁最近被告掩盖至高恩典教会长达数十年的儿童性侵,Mohler曾发表文章公开为马汉宁辩护。在丑闻最严重时,马汉宁将SGM的总部从马里兰州搬到了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以更接近莫勒任院长的南方浸信会神学院。

SGM还被控猖獗的属灵虐待;其从前的成员甚至开设了他们自己的幸存者博客

Mohler和MacArthur都是通过两年一度的“为福音在一起”(Together for the Gospel,T4G)大会而与马汉宁结交的。大卫·鲍力生的文章曾在2009年马汉宁的SGM博客上重点推广

当然,这一切并不能证明圣经辅导与牧养运动有着直接的联系。但是,这完全有可能:

我们向何处发展?在接下来的十到二十年里,我乐于看见:

教会认为牧养或辅导牧师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优先职位,或者,对于较小的教会而言,通过强大的圣经辅导项目来装备他们唯一的牧师或助理牧师——这是他们在传统神学院很少可能获得的装备。

这段话来自于红字基督教博客(Red Letter Christians Blog)最近对CCEF的辅导主任Alasdair Groves的采访。此处,Groves并未区分“牧养”(shepherding)和“辅导”(counseling)两个术语——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这样做。其他圣经辅导运动的领袖们则将圣经辅导称为“门徒建造”(discipling)。在我研究圣经辅导过程中读到的另一本手册鼓励辅导者不仅在辅导室内给予有限的辅导,而且要介入受辅导者的生活,以提供持续的指导和监督。

嗯,有人会维持界限吗?!?一位有职业道德的获照治疗师绝不会做这种事情;专业机构极不鼓励辅导师和客户建立这种关系,很多时候甚至美国辅导协会(American Counseling Association,ACA)或美国心理学协会(the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APA)的伦理规范直接禁止这种关系。

http://www.counseling.org/resources/aca-code-of-ethics.pdf

然而,若考虑到在实践中圣经辅导者们几乎没有任何书面的伦理规范文本,这样的事情并不显得奇怪。尽管Master’s国际以辅导专业为主打,去从未提供任何一门辅导伦理方面的课程。

但我猜想,职业伦理将对这些领袖们所大力推广的这类“辅导”设置巨大的障碍。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跨文翻译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