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辅导性侵受害者

geometrical illustration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3 分钟

圣经辅导性侵受害者

Posted on January 25, 2015 by April

Translate by Eddy

这是我关于圣经辅导运动的系列之6。

点击链接,阅读“圣经辅导运动:揭发”,“圣经辅导运动:起源和哲学”,“圣经辅导运动:纠结”,“圣经辅导:诱饵与开关”,“圣经辅导:坏神学”。

**内容说明:受害者指责、对创伤的无知,以及对性虐待的描述。**

如果你一直在关注这个系列的所有帖子,你可能已经猜到圣经辅导会如何伤害那些精神病患者。然而,今天我想告诉你们圣经辅导员如何看待性侵犯和性虐待,以及这种咨询对性虐待幸存者造成的破坏。作为一个受到过性侵的人,我特别关心这个问题。

如果你想要一样东西,以至于夜不能寐,甚至想要将手中的电子设备扔到墙上,读一下调查鲍勃·琼斯大学的G.R.A.C.E. 报告可能会让你略微平复。对于还没听说此事的人简单介绍一下背景:BJU最近因为对性侵受害者提供不当的“圣经”辅导而遭受了调查。真正令人作呕的内容大致从报告的70页左右开始,直到100页左右。多年来,这些辅导员在辅导时显出的无知和对受害者的羞辱指控,简直令人无法理解。他们还有胆量为自己的行为辩护!

但真正让我震惊的是,参与BJU性侵案受害者辅导的辅导员们不是圣经辅导运动的新军,而是这个运动的领袖们!他们制作和销售培训视频,教导那些想要从事圣经辅导之人,传授他们对性侵和性虐待的观点:

伯格博士(Dr. Berg)告诉那些将来要成为圣经辅导员的人说,“发生的侵害影响到你的身体。但它并不一定影响到你的灵魂……我的意思是,‘请注意我的表述。如果你不注意我的语气和我的表述,很容易误解我的意思。但是,身体和属灵是不同的,这样的事情只是发生在你的身体上。’我不是要淡化发生的不幸,而是强调这一点:没有我的允许,我的灵魂,我的属灵部分不会被任何人侵害。若对身体的侵害触及到我的灵魂,一定是我的意志想要悖逆,我的愤怒不能节制,以及诸如此类的事情在心里纠缠。(摘自《危机咨询I:理解和以符合圣经的方式克服童年性虐待》(Crisis Counseling I, Understanding and Biblically Overcoming Childhood Sexual Abuse),视频,1992年;GRACE 报告第87页,脚注23)。

伍德博士(Dr. Wood)说,他利用这一模式来为性虐待受害者提供咨询。在教授辅导时,他还鼓励未来的辅导员使用这种模式,并在辅导培训视频中说,“我的朋友,如果那些遭受过性虐待和身体虐待的人能够明白这种模式,了解他们内心发生的事情,理解他们的灵魂和头脑是如何受到影响的,如果他们愿意改变,你可以立即让他们得到释放,摆脱生活中这些失败的影响。”(GRACE报告,第87页,脚注25。)

这里的错误太多,我几乎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分析。首先,这不是圣经的教导。圣经没有任何地方告诉我们,一个人的身体和灵魂之间存在着如此深刻的脱节。其次,如果有人声称性虐待只针对身体,实在是令人发指。这些辅导员实际上对虐待的现实选择了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为了说明这一点……

我8岁时曾被一个信赖的成年人骚扰。一个我喜爱并且有着良好关系的成年人。一个不仅称自己为基督徒,而且有责任保护我的人。当虐待发生时,我对这个人、对我们之间关系的理解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这个本应提供安全和安慰给我的人,现在成了我无力逃脱的、持续不断的危险来源。他还将某种身体的现实强加在我身上,不顾我当时在情感上和发育上都没有准备好接受。虽然他让我意识到这一现实,我却不允许谈论。我的施虐者强迫我带着他的耻辱,沉默了多年。这引起了我的精神、情感、甚至精神上的苦恼。我的身体可能是受虐待影响最小的东西。若有一个辅导员建议我说,我自然而然的恐惧、悲伤、愤怒和困惑反应是我的失败,我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控制发生的现实,这简直是极端的愚蠢。

为了免得你认为这些观点仅限于BJU的辅导员,请让我解释一篇题为“辅导被骚扰儿童”的文章,作者是圣经辅导运动的性上瘾“专家”史蒂夫·加拉格尔(Steve Gallagher),发表于2007年。请记住,Gallagher拥有一所未经学分认证的神学院办法的硕士学位(他的书被那所学校用作课程材料),并且没有经受医疗或专业咨询培训。这篇文章可能还有我所不知的更多错误,因此我的讨论只集中在以下部分:

在许多情况下,法院介入,罪犯被送进监狱。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受害的儿童需要你在整个法律过程中提供情感和精神支持。你可以让孩子安心——他/她现在已经安全的,但不用过分强调这一点。发生在孩子身上最糟糕的事情之一是,引导他相信施虐者已经永远消失了,最后却看到那人在六个月后出狱,再次出现。当你想安慰和减轻受害者的恐惧时,要诚实地向他/她解释这种可能性。

让我这样说:如果你是父母,有人虐待你的孩子,你绝不应当对孩子说,侵犯者有一天可能还会出现。申请限制令、搬家、离婚,无论做什么,一定要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只要孩子尚未成年,不管施虐者多么悔改,不要让那个人再次靠近你的孩子。即使施虐者发誓不再施虐,损害已经造成。你的孩子可能永远不会再觉得可以安全或舒适地待在这人身旁。请不要让你珍贵的孩子继续忍受施虐者的心理折磨。这简直太有害了。如果您是辅导员,请告诉家长你的建议。

如上各例所述,性虐待对受害者造成了很大的情感伤害,必须加以解决。你必须努力寻求与那些不再信任和尊重成年人的孩子建立融洽的关系。虽然向孩子表达爱意(例如给他们一个拥抱)对你有好处,但在以任何方式触摸孩子之前,你应当请求对方许可。

!如果你正在辅导一个遭受性虐待的孩子,触摸他们的想法甚至都不应当出现在你的脑海里。辅导员在年轻受辅导者心目中的权力和权威实在是太大了,受辅导者不会随意拒绝拥抱的要求。当我的施虐者骚扰我时,他没有按住我,用暴力强迫我。他只是问能不能碰我。我让他这样做了,因为我被教导,如果一个成年人要求某样东西,作为一个顺服权威的孩子,我无权拒绝。拒绝会让上帝不悦,并可能(而且常常)招致惩罚。这导致我在11岁时再次受到一位宣教士的侵犯

巧合的是,Gallagher遵循了这句话:

除了灌输信任,还必须重新建立对权威的尊重。

是的,因为天国禁止一个孩子反抗一个试图伤害他们的成年人

避免陷入人本主义的怜悯,因为这无非是赋予儿童权力,使儿童用自己新发现的“受害者”身份来谋求自私的目的。聪明的辅导员将会表现出爱和鼓励,但绝不会允许孩子控制他们之间的关系或用它来操纵他人。

我只想在这里提一句,Gallagher这篇长达两页半的文章中大约进行到一页半的地方,他还没有讨论如何解决受害者的痛苦问题。第二,我不知道这一段是什么意思。什么是”人本主义的怜悯”?一个没有权力的孩子如何利用他们的“受害者身份”来达到自私的目的?孩子如何控制咨询关系,或用它来操纵他人?Gallagher没有加以解释或提供任何例子。

随着你和孩子之间形成适当的关系,你可以慢慢开始解决虐待造成的其他深层次问题。恐惧也许是受虐待儿童面临的最常见反应。有些恐惧是恰当的反应,是提醒危险将至的健康感受。然而,当一个孩子一心想着某人可能伤害他/她,痴迷于保护自己的想法时,并不讨上帝喜悦。

没有经文克制支持这种说法。完全没有。Gallagher说得这好像是事实一样。实际情况是:如果你是一个孩子,随时可能遇到或仍然经常遇到你的施虐者,你会自然而然地沉浸在可能再次受到伤害的想法中。这确实是一种“适当的恐惧”。大多数施虐者并不是一次性施虐。

孩子必须面对的另一种典型感觉是内疚。[…]当他们[在受侵害是]体会到身体的快乐,内疚就会更加严重——因为他们的身体会按照上帝创造的方式对刺激做出反应。然而,尽管侵害者要对所发生的一切承担100%的过失,但年轻人有时确实会正当地觉得自己也有错。作为辅导员,重要的是明白,内疚主要不是一种感受,而是对神话语的违反。[…]作为一名圣经辅导员,你必须帮助年轻的受辅导者区分真正的罪疚和虚假的内疚。

每当我读这一段,我的视力就会变得模糊不清,我的思想也变得不连贯。而且,这是为了表达简洁而有所删节的版本。以下是我对Gallagher的解读:“帮助受辅导者区分真正的罪疚和虚假的内疚。但内疚本身就是一个迹象,表明受辅导者以某种方式犯了罪。所以,其实没有什么虚假内疚的说法。”点击阅读经典的圣经辅导运动诱饵与开关

儿童受害者在遭受性虐待方面可能也有过错,不管Gallagher的意思如何, 都是令人作呕、令人发指和不能接受的。接受培训的辅导员很可能以最坏的方式接受这种陈述——而且,如果将GRACE报告视为指征,这种情况可能经常发生。

在其他材料中,圣经辅导运动领导人试图解释,所谓受辅导者可能在某事上有过错意味着什么。也许受辅导者因为受到伤害,会在学校的考试中作弊、悖逆父母、或通过与他人发生性行为来回应虐待行为。这些领导人接着说,辅导员应该处理这种内疚,因为这确实是受辅导者不良情绪的根源。就像一个人手断了去看医生,医生说,“我看到你手上有个已经感染的切口。一旦我将这个伤口治好,失去肢体的痛苦将消失不见。”废话。

Gallagher文章的结尾有以下一段话:

辅导员安慰年轻的受害者, 帮助他们以取悦上帝的方式回应, 这真令人高兴!

基本上在两页半的文章中,Gallagher从来打算花时间讨论受害者的痛苦或描述带给他们真实安慰的方法。他甚至从来没有提到受害者的医治。他说的一切都是为了帮助受害者避免犯罪,并“以敬虔的方式” 回应虐待。有趣的是,在所有这些鼓励敬虔回应的谈论中,只涉及到一处参考(罗 12:21)和一个关于约瑟的故事。将来要从事辅导的人必须凭着信心接受Gallagher在这篇文章中给出的断言。

我痛恨这种咨询方法可能对性虐待受害人带来的巨大伤害和危险。这些辅导员故意无视创伤及其影响,有系统地给予受害者二次创伤,使他们失去希望。一页又一页GRACE报告中受害人的故事证明了这一点。如果你是性虐待的受害者或受虐待儿童的父母,我警告你远离这些辅导员。他们没有同情心,乃是瞎子引瞎子。


进一步阅读,请访问GRACE报告全文,幸存者网站 http://bjugrace.com/ ,以及BJU的回应,https://www.bju.edu/grace/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跨文翻译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