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辅导运动:坏神学

art design gallery group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1 分钟

圣经辅导运动:坏神学

Posted on January 23, 2015 by April

Translate by Eddy

这是《圣辅》系列的一部分。点击链接,阅读“圣经辅导运动:揭发”,“圣经辅导运动:起源和哲学”,“圣经辅导运动:纠结”,“圣经辅导:诱饵与开关”。

**内容说明:指控和虐待受害者的神学**

今天,我想重点强调引起圣经辅导运动的神学和解经问题。正如您将在下一篇文章中清楚看到的一样,这些信念决定了这些领袖们采用的辅导方法,而这些方法常常是破坏性的、不合圣经的。

是的,我相信许多圣经辅导方法事实上不符合圣经——因此,带来情感和属灵上的虐待。让我们慢慢分析吧。 

我们全然败坏(All Depraved

因为圣经辅导的神学依据是加尔文主义(或改革宗)对于圣经的观点,所以预设了人的全然败坏。全然败坏的教义说,因为原罪,罪触及到人类生命的每个部分,所以他们的每个行动、思想和信念都是被罪污染的。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人都不可能单凭自己的努力取悦上帝。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拯救的缘故。更清楚一点,这个教义认为罪是彻底的extensive,内生的)而非故意的intensive故意犯罪),基督徒常用这个教义来强调我们对神的帮助、恩典和指引之巨大需要。

但亚当斯的圣经辅导模型的问题在于,他在强调全然败坏的同时轻视了神的恩典。正如詹姆斯·奥克兰在美国科学家基督徒联合会(The American Scientific Affiliation)网站上指出,亚当斯在《圣灵的劝诫》中采取了与现代心理学家相反的进路,预设不良情绪是由坏行为造成的。于是,他的辅导模型的关键在于识别坏行为,指导受辅导者归正,让受辅导者“穿戴”好的行为,以激发好的情绪。圣经辅导坚持认为,不论这些艰难处境是否由他们自己造成,受辅导者都要为自己的每一种感觉或经历负责。任何寻求辅导的人都要以某种方式为自己的困境负责,必须悔改自己的恶行,以获得更好的感受。(圣经辅导员们宣称,坚持让受辅导者在所有情况下都为自己负责是赋能受辅导者成为推动改变的力量,从而可以为受辅导者提供最大的盼望。)

当然,这种方法被人批评为“基于行为”的辅导模型——事实上它的确是如此。受辅导者无法安息在神为跟随基督之人提供的恩典之上欢欣喜乐,而是承担了改变的责任,背负了全部的重担。如果他/她无法摆脱自己的不良情绪,他们就听到控告说,他们“死在过犯罪孽之中”,“没有完全信靠神”。

同时,圣经辅导员相信,因为全然败坏的缘故,即使悔改也不能真正让人从罪中得自由。鲍勃·琼斯大学(BJU)的圣经辅导员Greg Mazak博士这样总结说:

“我所做之事中,有一件可以脱离罪的败坏,以真正纯粹的方式荣耀耶稣基督吗?我的神学观点,我的答案是……圣经说,甚至恶人的灯也是罪(箴言 21:4)。在我最好的一天里最好的时刻,向着耶稣唱出我最好的歌曲时,我仍然是不完美的;我仍然被罪所污染。现在,也许你会问我,‘我的精神问题是我犯了罪造成的吗?’我并不这样认为。相反,罪是我的一部分,我每天24小时都在罪里挣扎。我坚信全然败坏的教义,不相信我可以从神学意义上在今生完全成圣。[……]从神学意义上说,我做的每件事都被罪所污染。”(摘自G.R.A.C.E.机构调查报告,第85页脚注17。)

因此,若坏行为或“罪”是不良情绪的原因,而没有人可以完全摆脱罪的影响(甚至通过救恩也不行),那么受辅导者还有什么盼望?完全没有。他们将永远被卡在那里。这种全然败坏的教义甚至用到圣徒的身上,直接违背了上帝的话语,让基督在十字架上的工作落空:

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了(罗 8:1-2)。

你们从前与神隔绝,因着恶行,心里与他为敌。但如今他藉着基督的肉身受死,叫你们与自己和好,都成了圣洁,没有瑕疵,无可责备,把你们引到自己面前。只要你们在所信的道上恒心,根基稳固,坚定不移,不至被引动失去福音的盼望(西 1:21-23)。

耶稣回答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仆。奴仆不能永远住在家里;儿子是永远住在家里。所以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约 8:34-36)。

将非罪之事称为罪

如果这还不够令人不安,圣经辅导员还有一个非常坏的习惯——将非罪之事称为罪。你在生气吗?那是罪。抑郁、焦虑或悲伤?罪。决定放弃回家过年,免得面对你那的唠叨的、榨干情感的亲戚?是的,那也是罪。

圣经辅导员相信,不良情绪乃是一个人为着不良行为内疚的结果。所以,如果受辅导者感受到负面情绪,甚至因为他们是受害者而难受,也意味着他们对自己的遭遇做出了某种不敬虔的反应。

诚然,圣经的确概述了各种不敬虔的对付虐待的方式:以恶报恶,寻求报复(罗 12:17、19),不怜悯、不饶恕悔改的人(太 18:21-35)、报以诽谤、争吵和恶意(弗 4:31)以及心怀仇恨和害人的想法(太 5:43-44;出 20:13)。但既然可以“生气却不要犯罪”(弗 4:26),那么生气本身就不是犯罪。圣经甚至承认神会因为人的得罪而发怒,但并未谴责这样的怒气(王上 8:45-49)。只有无缘无故的生气才是当受责备的(太 5:22)。

那么,恐惧呢?圣经辅导员说,因为圣经告诫我们“不要害怕”,所以表现出恐惧或焦虑是一种罪。但是,没有哪一句经文真正将恐惧定义为一种罪。在圣经里几乎每一处“不要害怕”的经文都是为了鼓励人面对潜在的危险和不确定局面。当我告诉自己的孩子“不要害怕”,我不是指定一个他必须遵守的规矩,若他还是胆战心惊,我也不会就此惩罚他。但是因为圣经辅导员认为圣经和神具有完全的权威,他们没有区分合法的命令和温柔的鼓励。他们再次向人呈现了一个不合圣经的上帝形象,一个没有怜悯恩慈,不体恤百姓苦难的上帝形象。

那么,为什么所有这些都是“罪”?那么,当你的辅导范式预设不良行为乃是每一位受辅导者的问题根源,最终不可避免会发明一些罪出来,以维护全然败坏的教义,并证明辅导者的面质辅导方法是正当的。如果他们接受了苦难可能违背一个人的意志落在某人头上的事实,他们的整个信仰体系就将分崩离析,整个的辅导方法也将因此而改变。

圣经辅导的简化主义(还原主义)观点

正如我在本系列前面的文章中曾经提到的,亚当斯的辅导范式建立在圣经希腊文单词noutheteo上,这个词的意思是“劝诫”。但正如Theo.Philogue网站的一位作者指出,这并不是圣经提到的唯一一种辅导类型:

“不幸的是,亚当斯将所有辅导方法都简化为了nouthetics。圣经辅导 = 劝诫辅导。事实上,他过分简单化了现实生活中辅导的本质,将其简化为“解决问题”,然后又将“问题”简化为了罪。然而,若要忠实于圣经的本源,就必须包括各种问题以及各种方法。我们必须“警戒[noutheteite]不守规矩的人”,但也必须“勉励[parameutheisthe]灰心的人”(帖前 5:14)。亚当斯也可以轻易将所有的辅导简化为paramouthetics,并教导我们通过各种方法来paramouthetic按照亚当斯的简化方法,若读者发现他从未提到圣经启示的“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教导,互相劝戒”这一方法(西 3:16),就不会显得那么吃惊。

这一段的含义不言而喻。

抹去心灵

如果你曾读过一些圣经辅导员写的书籍、文章或博客,可能会怀疑为何其中没有提到“心灵”(mind)一词。这是有原因的。亚当斯的作品部分受到精神病学教授托马斯·萨兹(Dr. Thomas Szasz)博士的影响。萨兹是最早提出这种观点的人之一(1961年)——既然精神疾病(按照他的观察)没有任何生理症状,无法客观测量和诊断,那么这种疾病或许并不存在。精神疾病只是描述社会不可接受行为的“隐喻”。心灵本身只是一个观念,而观念是不会生病的。

很容易看到,为何这种观点在亚当斯的范式中根深蒂固。如果你能抹去心灵的现实性,那么精神疾病这个问题本身就没有意义了。

但这里只有一个问题:萨兹从来不是基督徒。而圣经却反复肯定了心灵的存在:

“你要尽心、尽性、尽力、尽意[mind]爱主―你的神;又要爱邻舍如同自己”(路 10:27)。

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mind]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 12:2)。

事实上,圣经中有100多处经文提到人类的心灵。你可能以为这些看来对经文如此热衷的圣经辅导员愿意花更多的时间来讨论这个问题。但他们似乎满足于将人类简化为身体和灵魂的二分法,或灵、魂、体的三分法。没有心灵,没有精神疾病,没有需要对抗的认知失调。(但是,难道证明灵魂的存在比证明心灵存在更容易吗?)

从我的研究中,我发现圣经辅导的领袖们经常选择看起来可以支持他们反精神病学教义的世俗专业人士的理论和研究——不管这些理论是否符合圣经。对于声称反不在圣经之中或不被圣经支持的东西,一概加以拒绝的运动来说,这似乎是个大问题。这些严酷的世俗理论导致了一种咨询范式,削弱了基督的慈悲和救赎。

而任何削弱基督事工的东西都是假福音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跨文翻译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以下二维码。